人氣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486、公費出差看書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所以在放弃了成为一名飞来飞去的武者之后,他选择了成为一名养生小达人。
“天人合一”、“道法自然”这种高深的,他肯定是不会的,但是什么“阴阳合一”、“阴阳交互”、“居移气,养移体”,他却是无师自通!
“天地合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
林逸摇头晃脑的道,“阴阳不交万物封。”
“王爷教诲的是,阴阳者,气之大者也,草木阴阳亦两齐,若还缺一不芳菲。”
洪应心有感慨,如果不是和王爷点化,他此生怎么可能入大成呢!
悟了鱼投水,迷因鸟在笼。
曲径多岐,旁门小法,误了人多少!
直到如今,他才明白文昭仪说的那句“世人明此道,立便返童颜”是什么意思。
林逸见洪应似乎心有感慨,以为自己口无遮拦,说到了对方的痛处。
毕竟小应子是个太监,哪怕再努力,也没有阴阳合一的条件啊!
想到这里,心有愧疚,便立马改口道,“提擎天地,把握阴阳,固然厉害,其实最重要的还是捐弃**,呼**气,独立守神。
烦气为虫,精气为人,养浩然正气,如此才能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成为真正的大丈夫。”
全金属弹壳 小说
其实也是实话,凡事过犹不及。
要是死在紫霞或者明月的胯下,那不得冤枉死?
囊有钱,仓有粟,腹有诗书,足为山中神仙。
身无病,心无忧,门无债主,堪称人间逍遥。
不能太过分。
“小的谨遵王爷教诲。”
洪应心生感动,他们王爷无时无刻不在点化他!
希望他能够更上一层楼!
他要是不再努力一点,真的会辜负王爷的期望。
林逸笑了笑,再次看向惨兮兮的小喜子道,“起来吧,别装可怜吧。”
“谢王爷!”
小喜子一边磕头一边大声的道。
他没有敢表现出一丝犹豫。
天大地大,和王爷最大,根本不需要询问他师父的意见。
他要是瞻前顾后,考虑他师父的心思,那才是最惨呢!
天掉下来,也不能逆着和王爷的命令!
“你这小子,”
林逸在洪应的搀扶下重新坐下,然后又接过洪应的茶盏,笑着道,“确实是不打不长记性,这以后做事啊,还是要机灵一点。”
“小的再也不敢了。”
小喜子心里苦涩。
他挨洪应的揍那是因为自己做错事吗?
他是洪应的徒弟,他对自己这个师父的性子很了解。
在师父这里,从来没有对错的。
不管自己杀多少人,做了多少恶事,哪怕是把天捅出个窟窿,这个师父的眼皮子都不会眨一下。
臭鱼烂虾,死也就死了。
有什么打紧?
自己最大的错误反而是让和王爷生气了。
和王爷一生气,后果很严重。
是个人都知道!
洪应打人疼,杀人也不眨眼!
要不然依照和王爷的性子,还不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挨两句叱责,万一能成一件大事,划算!
也算他倒霉,千算万算,没算到师父会在今日回来。
Childhood’s End
导致如今朝野都知道自己挨了洪应的揍!
这面子是彻底的栽了!
找回来?
怕是死的不够快。
他隐隐有个感觉,哪怕是功夫已经出臻入化的和尚想在洪应面前耍威风,恐怕都难。
“和王爷仁慈,”
洪应一边给林逸捶一边陪笑道,“这共东西不好好捶几顿,真的要上天了。”
林逸点点头,看向小喜子道,“瞧你这皮开肉绽的样,估计很痛,赶紧下去疗伤吧,别留了疤,到时候影响形象。”
“是,小的这就退下。”
小喜子长松了一口气。
他们这位王爷对武学一道还是不甚了了。
他已入九品,九转九还功若就,定将衰老返长春,区区皮肉伤算得了什么?
林逸等小喜子退出后,摆手道,“坐下吧,你这初回来,还是要好好休息,暂时用不着你伺候。”
洪应陪笑道,“王爷,小的没有一日不在想你,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你,哪里舍得轻易离开,你就惯着小的这一回,让小的好好陪你说会话。”
“行了,回来就好了,不要哭哭啼啼的。”
傾世風華 小說
要是别人搞这一套,林逸早就一脚踹过去了,他身为大梁国的摄政王,三千弱水任他取,满林桃花任他摘,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和一个太监搞基!
但是洪应却是不一样,这是陪他一起长大的小伙伴。
他相信洪应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实意的。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愿意为他效死,为他付出生命,洪应肯定是其中的那一个。
而且是无怨无悔的!
这个世界上,终究还是有值得他信任的人。
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是。”
洪应再次抹了抹眼角。
林逸突然想起来什么,打着哈欠道,“你真的去了什么西荒?”
洪应点点头道,“启禀王爷,小的径直往西去,穿过漫天黄沙,终于到了那所谓的西荒。”
“沙漠?”
林逸皱眉道,“黄沙迷茫,一眼望不到头,你一个外人,什么都不懂,哪怕不累死,说不定也会渴死,也敢往里闯?”
“王爷,小的这不好好地回来了吗?”
洪应更加感动了。
自己千里赴西荒,和王爷关心的居然不是什么情报,而是自己的安慰!
“万一回不来呢?”
林逸没好气的道,“你对沙漠的可怕之处简直是一无所知!
沙漠那么宽,那么长,任你功夫通天,日行百里,那又怎么样?
你跑得出来吗?”
素材采集家的異世界旅行記
“小的虽然愚钝,但是还没到不通世务的地步,”
洪应陪笑道,“小的看到那漫天黄沙,岂有不惧的道理?
我的御獸都是神話級
小的入沙漠也是找了骆驼,花重金请了向导的。”
他这话倒是真话。
他早已入宗师,这吃喝二字,已经不是什么紧要的事情了,三五天不吃喝也没什么,但是架不住沙漠里的高温,身体的里水不但没补充,反而每日流失,他功夫再高也不行。
“花钱请的向导?”
林逸笑着道,“算是长脑子了,知道公费出差了。”
洪应是和王府的大总管,伺在自己左右,随时掏钱买东西或者打赏,口袋里的银子充足,从来不差钱。
所以花重金这种话,林逸是信的。
可惜的是,那是自己的银子!
这小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