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小閣老》-第五十五章 皇帝和言官分享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小阁老
虽然不再微服私访,但这天寒地冻、风雪交加的鬼天气,还是把爷俩硬生生堵在了路上,连春节都是在济南府过的,直到万历十六年二月才抵京。
海瑞此番没带家眷也没带随从……全天候多功能老仆海安已经八十好几了,实在干不动了,便留在琼山养老,没跟着进京。
他便拒绝了部里给准备的大宅子。爷俩直接住进了刑部衙门的尚书官廨。
身为七卿之一的刑部尚书,在正式上任前按例是要上本谢恩的。等皇帝亲自接见后,才能正式上任。所以海瑞也按规矩上了本。然后便等着皇帝召见。
谁知左等右等,整整十天都没等到传召。来拜见他的官员虽然络绎不绝,可是一天不上任,就耽误一天部务!
海瑞这下坐不住了,把同病相怜的刑部右侍郎张位叫来商议。
张位是隆庆二年进士,与赵守正同科。及第后馆选庶吉士,授翰林院编修,然后按部就班转迁于詹翰之间,仕途也曾很是光明。
但万历六年,他因为与同乡何心隐、罗汝芳等人过从甚密,被张居正怀疑参与了针对自己的夺情风暴,一度命人搜集证据,要把他抓起来审判。
老鐵,給口藥唄
幸好贵同年赵守正入阁,他也算上头有人了。赵守正硬着头皮好说歹说,才帮他免了一场牢狱之灾。不过他还是被贬为了徽州通判,后又升任徐州同知,在佐贰位上蹉跎了多年。
张太师这一去,所有被他打击过的官员,这下集体大翻身了。张位自然也不例外,去年九月被升为南京尚宝丞,未及上任又升国子监祭酒。等年底到了京城,再度升为刑部右侍郎。
侍郎上表谢恩后,虽然皇帝兴致来了也会接见一下,但不接见直接上任也是常态,所以他没有海瑞的苦恼。
“洪阳,你比我早回京,可否指教老夫一二?”就坐后,海瑞便问道。
“老部堂言过了,但有所问,下官自知无不言。”张位虽然五十多岁,但在海瑞面前就是个弟弟。
“好。”海瑞便开门见山的问道:“皇上迟迟不肯召见,是对谁都如此呢,还是只对老夫一人?”
“这个么……”张位捻须略一沉吟道:“兼而有之吧?”
“此话怎讲?”海瑞微微皱眉。
“据说今上自太师去后,确实不大上朝,经筵日讲也停了,就连阁臣都没召见过几回。”张位苦笑道:“反正下官进京以来,除了元旦大朝,就再没睹过一次天颜了。”
“这都二月底了……”海瑞一阵无语。
“有口谕说是陛下每日起床后都会头晕目眩,站立不稳。所以需要停止早朝和经筵日讲。”张位道:“赵相公每日在平台请安,得到的答复总是,圣躬依然欠安。”
“皇上年纪轻轻,真的病了?”海瑞沉声问道。
“可不敢妄议圣躬。”张位苦笑一声,压低声音道:“反正听说皇上在紫禁城骑马驰骋,还在后果园亲自指挥内操呢。接着又传说他是骑马摔到了额头,不想让廷臣看见,总之是众说纷纭,云里雾里。”
“哼……”海瑞暗骂一声,好事儿不跟他爹学,就学会整天泡病号了!
“那你说也是针对我,什么意思?”他又问道。
“哦,虽然皇上也不上朝,不上课,但跟先帝的区别在于,他是抓权而非放权。”张位解释道:“内阁所有票拟,皇上都要司礼监念过才批红。有不满意的就打回内阁,也不说哪里不满意,就让三位大学士自己揣测。”
“帝王权术,原来是随了他爷爷。”听张位说得如此真切,海瑞估计八成是赵阁老跟他吐槽的。
“而且陛下还经常绕过内阁,直接给部院下旨,是怎么坏规矩怎么来。”张位说着放轻声音道:“海公可是皇上亲自起复的社稷重臣。就算真的不方便召见,也会下旨解释一番,让你先上任,容后再召见的。”
“你是觉得,陛下故意先晾着老夫了?”海瑞微微皱眉。
“八成是这样。但老部堂无需烦恼。”张位忙轻声安慰他道:“这很可能不是皇上的本意,而是有人挑唆作祟。”
“什么人?”海瑞确实一无所知。
“有那么一批言官,有六科的有都察院的。”张位轻咳一声道:“他们痛感科道接连被两任首辅打压了二十年,言路闭塞,万马齐喑。于是在张文忠公去后,一起发誓要重振言路,不再为阁臣凌辱!”
我 愛 西紅柿
“他们总结的失败原因就是之前老跟皇上对着干。原先他们的首领是吏科都给事中张养蒙,他决定先改弦更张,利用皇帝急于揽权的心理,积极与皇上配合。”张位揶揄笑道:“这位张大科长振振有词说,他们本就是皇家的看门犬,为什么要给臣子当狗呢?纯属自降身份,自取其辱!”
“……”海瑞心说好家伙,脸都不要了。
“但去年秋天,张养蒙突然请了病假回山西老家了。本来以为这帮人会消停下来,没想到他们依然我行我素……”接着,他用只有两人能到的声音道:“而且据说张养蒙临走前,帮他们跟如今当红的东厂太监张鲸搭上了线。”
冯保已经散尽家财,带着私藏的《清明上河图》回家养老了。张宏接任了他的司礼监掌印太监之位,张鲸升任首席秉笔兼东厂太监,成了万历皇帝的左膀右臂。
“言官与东厂搭上线?”海瑞都听傻了,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太快啊。
“呵呵,稀奇吧?”张位笑道:“世风日下,哪还有什么风骨可言?”
“你继续说。”海瑞端起大茶缸子喝一口高碎。
“现在皇上想干什么,就让张鲸给他们通个气,这帮言官就按照皇上的意思上本言事,然后皇上就顺水推舟照准。”张位接着道:
“好比去年秋,张太师灵柩前脚离京,山东道御史丁此吕后脚便上书进言,指责张太师为政操切不能容忍,窃主上威福以自专。因而建议起复他主政期间被打压贬斥的大臣——陛下虽未批红,却予以报闻!自然会被解读为一个强烈的信号!”
海瑞点点头,老师尸骨未寒,学生就把别人骂他的弹章公开。不是表态,已经胜似表态了!
“虽然元辅、申阁老、还有六部公卿都为张太师鸣不平,要求严惩丁此吕。然而陛下却将他们的奏本都留中了,丁此吕现在还好好的。反倒是起复我等的旨意一道接一道下了吏部。尤其是夺情事件中被廷杖的邹元标等人都尽数起复,更是再明确不过的信号!”
“接着,御史江东之弹劾徐爵十二大罪状,并言兵部尚书梁梦龙与徐爵交欢。结果徐爵自焚,梁太尉有口莫辩,只能求去。陛下准其致仕。”张位叹口气道:
“而丁此吕、江东之则成为了陛下的心腹,时常被引入宫中面圣。据说陛下看到抄来的冯保一党的财宝便心生欢喜,直呼他们为‘乖儿’。”
“真是斯文丧尽!”海瑞重重一拳捶在茶几上。
“受到两人成功的鼓舞,科道都按捺不住,纷纷跳了出来。凡是太师生前推行的,他们便反对;凡是太师生前废除的,他们便要重设。譬如太师整顿驿递,命官员非公务不得乘驿,更禁止官员家属奴仆冒用兵部的勘合。但在言官的努力下,现在乘驿的禁例取消了。官员和家属又可以随便占国家便宜了!”
张位虽然深受张居正迫害,却依然愤慨道:
上午十點半
“太师好容易裁汰冗官,现在冗官一律恢复了;太师严令不得滥广学额,现在学额一并从宽了。太师严命各省严刑法,现在也宽大处理了。乃至他遵守世宗遗训,命外戚封爵不得世袭,现在也一概世袭了。还有他对宗藩的削减,也统统都不作数了!我看用不了多久,万历新政也就要名存实亡了!”
捡漏
“嗯……”海瑞点点头,这些事在赵昊那里他基本都听说了。要不是因为万历皇帝倒行逆施的这么决绝,他也不会一句都不劝赵昊,直接就进京来当比干了。
“张文忠推行的新政,是为了朝廷为了大明的。不能人亡政息,尽反其政!”他斩钉截铁说完,又问道:
“内阁诸公呢,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吗?”
“不是说了吗?皇上不见元辅和申阁老他们。还有六科廊配合皇上,阁臣徒之奈何?”张位两手一摊道:
“而且对方攻势凌厉,大僚们自身尚且难保——就在前天,丁此吕、李植等人又弹劾兵部员外郎嵇应科、山西提学副使陆檄、河南参政戴光启,当年为乡会试考官时,私张太师子嗣修、懋修、敬修、允修,助其窃取功名!”
“但他们的目标不是嵇、陆、戴这些不大不小的角色,而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张位神情严峻道:“如今内阁四位大学士,不是取中张文忠四子的主考官,就是副考官,无一例外!”
本月,礼部左侍郎许国进东阁大学士,入阁办事。成为赵守正、申时行和刘东星之后的第四位大学士。
因為喜歡所以不能接受
其中申时行是取中嗣修的主考,赵守正是副考。刘东星作为副考取中了懋修、敬修;许国则是上一科的主考,取中了允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