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笔趣-第九九七章 奇謀分享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塔格示意秦逍靠近,这才道:“你有什么话,可以直说。”
“好。”秦逍扫视几人一眼,这才道:“塔格,你之前说过,贺骨人倾巢而出,最多也就能集结两万兵马,这一次他们猛攻罗支山,至少也有一万多人,你预估他们应该派了一万五千人攻打罗支山?”
世界级歌神
塔格点头道:“不错。挛鞮奴云对我们的情况也很清楚,知道我们需要防备步六达人,所以增援罗支山的兵力不会超过两万人。她既然铁了心要拿下罗支山,就一定会将贺骨主力骑兵都派出来。”
“那么诸位估计,留守铁山的兵力能有多少?”
塔格一怔,古单吐屯想了一下才道:“铁山是贺骨人的圣山,贺骨汗帐就在铁山之下,素有兵马守卫。他们有一支一千人的碎骨者,是保护汗帐的近卫骑兵,如果我估测没错,即使加上碎骨者,汗帐的守兵不会超过三千人。”
“那就对了。”秦逍唇角泛起一丝笑意:“诸位,贺骨精锐尽出,算得上是孤注一掷,可是那位挛鞮可敦却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那就是铁山空虚,如果我没有说错,现在的铁山汗帐是前所未有的薄弱。”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瞬间反应过来。
“你是说…..偷袭铁山?”塔格惊诧道。
其他人也都是显出愕然之色,毕竟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会想到趁机去攻打铁山。
“中原古时候有一个很高明的战术,叫做围魏救赵。”秦逍没少在茶馆听说书,笑道:“现在贺骨主力都在罗支山,如果我们有一支兵马出现在他们的后方,只取铁山汗帐,不知道结果会怎样?”
羊叱吉看着秦逍,眼中显出赞叹之色,兴奋道:“如果铁山受到攻击,罗支山的贺骨人就不得不撤军回去救援。”
“如果运气好,我们打了铁山一个措手不及,甚至可能将那位挛鞮可敦变成俘虏。”秦逍目光闪动,沉声道:“塔格,若是擒获了他们的可敦甚至贺骨汗,到时候真羽部提出什么条件,相信贺骨人也不敢不答应。”
秦逍这出人意料的策略,着实让帐内众人都有些兴奋。
乌晴塔格美丽的大眼睛闪着光,道:“如果抓住挛鞮奴云和贺骨汗,他们自然不可能再染指罗支山,向恭,就像你说的,铁山受击,罗支山的贺骨主力一定会仓惶撤军救援,那么不用流血,罗支山也能回到我们手里。”
这时候也终于明白,秦逍先前说不用流血就可以解罗支山之围,却是这样一招妙棋。
古单吐屯神情却是严肃异常,摇头道:“向恭,你这招确实很高明,不过要想成功,十分困难。”拿起桌子上的物件摆开,道:“这里是罗支山,往北二百多里地,便是铁山,我们无法从罗支山那边直接穿过,所以要想前往铁山,只有两条路。一条是从罗支山西边绕行,但罗支山往西是图荪人汪合部的草场,汪合部三年前就已经归附了杜尔扈部,我们的兵马从他们的草场经过,根本不可能避开他们的眼睛,而且他们会找到借口,说我们的兵马进入了他们的草场,甚至会因此让图荪人有借口攻击我们。”
“这一条路不能走。”秦逍微微点头,直到这种时候,就是要避免图荪人插手进来,问道:“那是否可以从罗支山东边绕道过去?”
乌晴塔格和古单吐屯对视一眼,神情却是黯然下去。
秦逍察言观色,知道有问题,问道:“塔格,怎么了?”
“要从罗支山东边迂回前往铁山,就必须经过黑水泊。”古单吐屯叹道:“那里方圆一百多里,全都是沼泽地,表面上就像是一片草场,可是一旦进去,几乎就无法出来,我们都称它为死亡沼泽,那里不但没有人居住,甚至连禽鸟都不敢靠近。”
塔格颔首道:“不但有难以看到的沼泽,夏天的时候,还会有沼气,不用靠近,远远就能见到死亡沼泽上面弥漫着一层雾气。现在是冬天,沼气或许不存在,但沼泽地却依然是吞噬生命的怪兽,如果从死亡沼泽迂回,只怕还没有踏入贺骨人的土地,兵马便会死伤惨重。”本来袭击铁山汗帐让塔格看到希望,但一想到死亡沼泽这条拦路虎,心情顿时低落下来。
“塔格,向恭的主意很好。”突牙吐屯忽然开口道:“虽然从死亡沼泽迂回十分凶险,但是比起在罗支山血战厮杀两败俱伤,我觉得可以冒险一试,如果成功,咱们甚至可以一举将贺骨部铲除。”
塔格若有所思,沉吟片刻,终是向其他人问道:“你们有什么意见?”
古单吐屯有些担忧,没有说话,倒是其他几人跃跃欲试。
“塔格,如果迂回黑水泊,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一切顺利的话,至少也要四天。”古单吐屯回答道:“从乌颜山赶到黑水泊,至少要两天时间,黑水泊虽然不大,但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至少也要花去一天的时间,如果真的穿过黑水泊,向西挺进,一天的时间足以抵达铁山。”
突牙吐屯显然对秦逍的计划十分支持,道:“塔格,这件事就交给我去办。给我两千兵马,我直接杀到铁山,将挛鞮奴云那条母狼抓起来,还有那个贺骨达,我也会将他绑到塔格面前。”
“两千人太少。”秦逍摇头道:“虽然是奇袭,兵马不宜太多,但铁山至少也有三千守兵,如果一切顺利还好,但凡有差池,没有按照计划抓获挛鞮可敦,那么这支孤军很可能反倒要落入贺骨人的包围圈,到时候想撤都撤不了。我估计至少要三千五百人才可能实行计划。”顿了顿,才道:“塔格,如果你信得过我,可否让我和突牙吐屯一起前往执行这次任务?”
他主动请缨,倒不是真的愿意去冒险,但他也看得出来,这突牙吐屯虽然勇猛,但性情暴躁,甚至有些意气用事,这次计划不能有任何的疏忽,一旦失败,罗支山之战固然不可避免,贺骨人有了防备,再想袭击铁山就绝无机会。
他自然不能说不放心突牙吐屯去执行这次任务,只能向塔格请战,自己跟随突牙吐屯一同前往,至少可以让突牙吐屯不至于轻敌冒进,犯下致命的错误。
“你很聪明。”突牙吐屯向秦逍一点头,赞许道:“你可以跟我一起去。”
塔格看了秦逍一眼,眼眸深处竟然有一丝担心,一闪而过,再次问道:“你们是否有意见?”
古单吐屯和其他人互相看了看,终是站起,齐声道:“听从塔格决议!”
乃乃與戀戀 早上
“既然如此,你们从集结的兵马中抽调三千五百骑兵。”塔格知道不宜踌躇不决,很干脆道:“挑选各帐最强壮精锐的勇士,这支兵马交给……向恭统帅!”
此言一出,在场众人有些错愕,突牙吐屯张了张嘴,终是没有说什么。
“突牙吐屯,计划是向恭提出,他对计划中的细节一定比你更清楚。”塔格看着突牙吐屯道:“你勇猛善战,由你带领勇士们袭击铁山,我相信一定可以成功。不过这次计划,你要听从向恭的指挥,是进攻还是撤退,必须遵照他的军令,否则计划有失,我一定会砍下你的人头。”
突牙吐屯性情虽然暴躁,但对真羽汗忠心耿耿,而且对塔格也素来尊敬,真羽垂欲图夺取汗位,突牙吐屯那是支持塔格的铁杆派。
虽然塔格下令由秦逍主持这次袭击计划,突牙吐屯脸上有些不好看,不过他心中也清楚,塔格这样安排,也是为了能让计划顺利成功,奇袭计划关乎到真羽部的存亡,为了部族的胜利,自己受点委屈倒也没什么,向塔格横臂一礼,又向秦逍一礼,道:“你帮助我们真羽部击败贺骨人,我愿意听从你的军令,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秦逍知道突牙吐屯是个爽直的草原汉子,立刻躬身还礼,道:“吐屯,领兵杀敌,我远不及你,我能做的也只是保证这次的计划不要出现差错。”看向乌晴塔格道:“塔格,你率领主力兵马继续前往罗支山,我知道贺骨人不会答应谈判,但你们尽力争取,在我们那边有消息之前,控制你们的怒火,不要强行与贺骨人厮杀。”
“我知道怎么做。”塔格现在已经将这次迫使贺骨人撤兵的希望寄托在秦逍身上,向其他人吩咐道:“给你们一个时辰的时间,抽调各帐兵马,我们连夜出发,留人在这里等待还没有赶到的其它兵马,抵达之后,让他们直接去乌洛兰增援。”向秦逍和突牙吐屯二人道:“等我们出发之后,你们再领兵出发,这样没有人知道你们的计划。”
两人都是横臂行礼,塔格吩咐其他人立刻去调兵,羊叱吉也一同下去,只留下秦逍一人在帐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