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七百四十八章 夢想已死,尊重對手!熱推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血雨飘零。
鸟师发动了。
神族的种子种下,经过时光的培育,早已经开花结果。
鸟师……变节了!
一批又一批的野心家活跃着,以神人契约的名义,渐渐侵吞着曾经人族的坚持。
而在重华暗中的帮衬下,这一代新人,不断的换了旧人,一场政变,无声无息的令江山变色。
于是。
当重华最后传达下去旨意,猝然间发动武装,对内部进行大清洗,对火师和云师划清界限乃至于是出兵压迫,重创人族根本气运……就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鸟师本来并不坏。
其中仍有无数的仁人志士,为人族的发展做贡献,坚定的支持道路的开拓与前行。
奈何?
神族的路出现,很多事情就脱离了轨道。
当重华摊牌,给出最后通牒,限于多少时日内转移立场……等他们不同意,甚至是抗议之时,便遭到了最血腥的镇压与清洗!
最短的时间内,东夷的大地上,沾满了刺目的鲜血。
许多不愿意与全新天庭共荣圈同流合污的仁人志士,他们的血漫无目的的流淌着,似乎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
这片土地上,人族伐天,反天道、反天庭的伟大事业,失败了!
希望与曙光的种子,才刚刚长出枝苗不久,就被残忍的扼杀。
杀戮,不能解决问题。
但是,它能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在变节的鸟师王庭,全新的人道共荣圈体系里,最高的统领者冷酷的主持着这件事,最短的时间内杀鸡儆猴,试图以白色恐怖,震慑着从上到下此间所有人族,让鸟师这艘大船彻底的为其所用,成为扎向人族腹心的那柄刀!
与此同时,也加紧着收买的步伐……示威完毕,是时候施恩了。
重华在东夷组建着神系,给予一个个愿意投诚、追随他脚步的各个氏族领袖者以红利。
如此软硬兼施,一手大棒一手甜枣,局势似乎真的被他控制住了。
清剿了为人族正统仗义执言的无畏牺牲者,震慑了归属东夷的各个氏族的领袖,又以重利收买——一边是十死无生的绝路,一边是只要点头,倒向共荣圈,就可以一起剥削天下苍生……
这能有多少人能拒绝、敢拒绝呢?
况且,帝俊为这一天,准备了太久太久!
早在绝杀龙师之前,就已经在埋伏暗子,运筹帷幄……这些年一路走来,通过大洪水计划,一步步控制了诸多氏族的经济命脉、生存根本!
到了这一步,冰冷的令人窒息的现实局面,警告着东夷这片大地上的所有氏族领袖——不要一腔热血就谈什么反抗。
想想你们生存所需要的各种资源!
看看它们如今都掌握在谁的手里!
反抗?
可以啊!
不提鸟师上下无数强兵猛将……单是交通线被切断,所有关键的修行、治疗物资都不再流入,孤军奋战,困都能困杀你!
哪个氏族的领袖能忍心?
让自己氏族的同胞,因为自身的一意孤行,踏上一条几乎看不到一点胜利希望的赴死之路?
很多人,不是没有血性。
只是他们看到的更多。
现实的沉重,让他们不能只顾着一腔血勇,就义无反顾的去反抗……因为反抗真的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似乎就是单纯的做无用功!
既然如此……
还不如默许了罢!
跟着重华的路走……似乎也不坏?
大不了……
不剥削自己的同胞和子民,转而对外压榨,从其余万族身上获取利益……
这般做法,既满足了个人私利,也对人族同胞勉强能有个交待了?!
——我们偏离了人族最初的道路,但又没有完全偏离。
改进!
只是简单的改进!
应该……不成问题吧?
梦想已死。
现实长存。
冰冷的时代,人族大局的倾颓,让坐在加速的人道列车上的人们茫然的随波逐流,只能被动的被裹挟着前行。
“果然。”
重华弹着被重铸的屠巫剑,此刻它再现锋芒,淡淡的微笑着,有种从容自若的风度,“人心这东西,是经不起考验的。”
“多么浪漫又伟大的事业,最终都要对现实低头。”
“巫……一群人的顶天立地,共同描绘了一幅最伟大的梦想蓝图。”
“可惜啊。”
“我这柄剑,专杀梦想。”
圆满的屠巫剑,不见有多么慑人的杀气与煞气。
它并不用最锋锐的剑刃去威胁……事实上,对于真正的杰出者,越是刀山火海,他们越是坦然无惧!
谁会怕死?
都不怕的!
所以,想要诛杀这等人杰,要靠……诛心!
恰好。
现实……往往就是一柄最能诛心的凶兵。
此剑仿如现实,剑身修长,带着淡淡的寒意,在冻绝着人心,为每一个生灵之间竖下高耸的心之壁垒。
有壁垒,就有隔阂。
有隔阂,便不能互相理解。
大家都在黑暗的森林中行走,残酷的法则决定,让每一个人都不敢对彼此托付信任,只能从最利于自身的立场出发,去考虑问题。
囚徒困境,杀掉了互相的信任,每一个生灵,其实都是一座孤岛。
“哪些道友,会成为此剑下亡魂呢?”
重华掂量着屠巫剑,思维发散着,思虑着十二祖巫的情况。
屠巫剑出,足以斩断阵营气运对个体战力的加持,甚至于是短暂影响到大罗者本身的状态!
大罗,无限时空永恒自在,是心灵的超脱。
而此剑,对心灵有特攻加持。
说打落境界,那不至于。
但是干扰一时半刻的状态,却不成问题。
在决战中,这一时半刻,足以决定胜负生死了!
这是真正的大杀器。
不过,重华考虑半天,反倒是有些愣怔了。
“真是让人为难啊……一个个的,都有背景。”
“现在收拾起来很轻松,事后有的烦恼……”
“那些女神,抱团的紧密,又跟夫人她们关系密切……我这里下了重手,他日难免被羲和在耳边唠叨……”
“剩下的……天吴?烛龙?雷泽?”
“唔……应该不成问题吧?”
“唉……真是幸福的烦恼啊……”
重华弹着屠巫剑,脸上浮现莞尔的笑意。
他自觉胜算在握了。
只要按照他的计划,一步一步走下去……大事可成!
尤其是,当巫支祁前来禀报,东夷大地上的诸多氏族都主动或被动的整合完毕,大致的拧成了一股绳,可以西进之时!
“很好。”
重华颔首,对巫支祁吩咐道:“既然各部整合成功,那就全力出兵罢!”
“为火师送葬,为云师立碑……”
“巫妖时代的征伐,该结束了。”
“死的生灵,已经够多了。”
重华幽幽叹息,话音中充满了对无数生灵死难的难过与悲伤。
在这一方面,他终结战争的想法,却是与风曦一致了。
不过……
区别在于。
风曦哀叹众生之死,欲要终结战争,是为了苍生不值,死在了古神大圣的利益之争、道路之争中。
而帝俊……
“生灵死的太多了,那还有谁来为这个世界创造劳动价值呢?”
“没人创造价值,神者……何以为尊贵?”
他在以看待生产工具的视角出发,对这些工具被无意义消耗的情况不开心。
同样的表现,却是不同的立场。
帝俊维护苍生,是为了维护神族道路的稳定。
人道不能进入大繁荣的状态,神明也不好剥削压榨不是?
大搞狼性文化,又不适当的丢两块肉进去,当心急疯了的群狼,生生咬死了主人。
“为了天庭……这个时代,该落幕了。”
重华眉眼舒展,平静缓和,自有俯瞰大千、轮转诸世的神韵。
他渐渐有了种无比超然的姿态,如一尊盘古般,一言定人道兴衰。
“遵命!天皇陛下!”
巫支祁不由自主的俯首,领受了天皇的旨意。
鸟师的兵锋,因此而彻底爆发了!
最短的时间内,他们便长驱直入,一连攻破了火师的诸多要地关卡!
人族的运数,越发的飘摇了,仿佛随时都会崩塌、倾覆。
这直接影响到了最巅峰处的战场。
“当!”
震撼诸世的钟波连响,将岁月的河流都截断成了一段又一段的状态,从一切光阴的源头,到巫妖时代的确切锚点,都在分裂、错开!
这是极尽辉煌的战力,是东皇在驾驭着天庭的气运强势进击,而今占据了绝对的主动!
本来情况不会那么糟糕……人族好歹也是有本钱的,当年女娲打了太昊的秋风,直接取走了全部的“开天功德”,劫富济贫——这劫的富,可是龙凤时代最丰盛的宝藏。
这样浑厚的资金,注入到了人族中,化作了无边的底蕴……越是危机,反而越是能刺激底蕴的爆发,提供了爆种的可能。
人族可能会吃亏,但想要一败涂地……却很难。
但这只是正常情况,是单纯的面对外敌。
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鸟师的变节,核心道路动摇,纵然有底蕴,但何去何从?
人族的气数,一下子不稳了,对炎帝和轩辕的加持动荡,在与天庭的对拼中渐渐不敌!
两位人皇,因此遭受了重创……东皇下的是死手,趁你病,要你命!
粉碎诸世的拳光闪耀古今,太一前所未有的意气风发,瞬间的交错而过,带走大片的血水。
“放弃吧。”
刹那的间奏中,他甩掉沾染的血水,负手立在时光的源头,背对摇晃的炎帝,踉跄的轩辕,尽显赢家的风度,“你们修出这样的成就,实属不易。”
“这天底下,苍生无数,成道大罗者不过三千虚数。”
“及至太易,甚至不满二十之数。”
“每一个,都是我的道友,都是洪荒最宝贵的珍宝。”
“为了道路之争,便生死相向……我本心是不愿的。”
“所以,你们投降罢。”
太一有着几分超越阵营的格局。
“先活着,再言其他……你们如今的路,不适合时代,但未来或许未必,有那么一线统治时代的希望。”
“留着有用之身,多少也能有点将来的念想。”
东皇平静而语。
“咳!”
鲜血模糊了轩辕的双眸,他半边身子残碎了,太极图都护不住他,血液止不住的流淌,可他却没有多少在意,“我可不想接受被施舍的苟活……”
“跪着生?这从来不在我的选项中。”
“我要站着。”
“人族要站着。”
“人道……更要站着。”
生活系游戏
“哪怕是站着死……但还是要站着。”
“因为我怕啊……我怕这一跪下去,以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所以……”
“太一!”
“你也不用说什么了。”
“有本事的,就来彻底杀了我们,埋葬下我们!”
“对了。”
“事后记得,给我们高一些的评价,权当是尊重曾经的对手。”
轩辕咳血说道。
“……”东皇转身看着他,微微颔首,“好。”
“我会记得的……毕竟尊重敌人,也是尊重自己。”
“你们若太过不堪,那战胜你们的我们,又有什么值得夸耀的?”
“我不仅尊重你们,我还要夸赞你们的骨气……只有这样,天庭的胜利才会更加的闪耀!”
太一眸光清亮,睿智无比,“这是最简单的道理,我自是晓得。”
“哈哈哈……”轩辕笑着,笑声越来响亮,“很好!”
“太一!”
“你比你的兄长,可是出色不少!”
“你若比帝俊先盘古,我还是乐见其成的。”
仙 帝
“你在挑拨我们的兄弟关系?”东皇却不喜了,“我兄弟间的事情,何须你这外人来饶舌?”
他步履前行,步步紧逼,崩塌了无穷混沌,都在炸开,那景象比开天辟地还要可怕,万物泯灭,混沌焚烧。
“我说真的,你怎么就不信呢?”轩辕笑道,摇了摇头,却也不再就此争论什么,只是重整旗鼓,与炎帝并肩,拿命去血拼征战,挡下东皇的脚步。
两位人皇,将希望寄托在无数的同胞子民身上。
这不仅是他们的战争。
更是无数人族,乃至于是天下苍生的战争!
希望的火种虽然在飘摇,但尚未熄灭!
果不其然。
鸟师的顺遂是一时的。
很快,他们便遇到了对手。
在火师危急、防线节节告破的关头,有援兵到了!
九黎氏出击!
蚩尤统领着八十一个氏族,成为了最坚定的防线。
而在他旁边,还有一个愤愤不平的小姑娘,圆睁双目,很凶。
“岂有此理!”
“敢偷我的家?!”
“敢撬我的墙角?!”
“帝俊……重华……你活腻了!”
这赫然是女娃。
她统领灵山巫部,与蚩尤兵合一处,要挡住鸟师进击的脚步,使人族的境况得到缓解。
而在一旁,则是一个面色祥和的僧人,微笑不语的站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