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寒門崛起討論-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收買人心分享

寒門崛起
小說推薦寒門崛起寒门崛起
李姝的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咚咚咚又沉重又急促的脚步声,还有王小二“欧大师,慢点慢点,等等我”的声音,以及轿外几个老妈子大声呵斥“大胆那黑厮,止步止步,休得冲撞了小姐”的声音。
听到外面的动静,李姝不无可惜的道了一句,“看来是行了……”
既然行了,小姐怎么还有些可惜啊,是可惜没能打晕绑走吗……
琴儿想到这,不由吐了吐舌头。
下一秒,就听到轿子外面传来欧止戈滚雷一样声音,急切的问道:“贵人,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您手下给我的两页纸乃是焦玉大师所著《火龙经》的残篇,其第二页末尾正讲到一个名为‘炸炮’之物,我研究的‘震天雷’正是借鉴了焦玉大师的‘炸炮’。您的手下说您有此书的全本,这是真的吗?毕竟焦玉大师的《火龙经》已经失传上百年了,我搜集数年也只得只言片语,受其启发研究‘震天雷’等物,若是能得窥全本,定然对我研究大有助益,可惜贵人给我的两页纸正讲到关键之处,却没了下文……贵人,您真的有焦玉大师《火龙经》的全本,不是骗我的吧?”
“炸炮制以生铁铸,空腹,放药杵实,入小竹筒,穿火线于内,外用长线穿火槽,择寇必由之路,连连数十埋入坑中,药槽通接钢轮,土掩,使贼不知,踏动发机,震起,铁块如飞,火焰冲天……”李姝抑扬顿挫的声音在轿内响起。
这内容,这内容……欧止戈一下子瞪大了眼睛,激动的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这内容正是接着第二页的内容,欧止戈一听就听出来了,顿时激动的满脸通红,如闻仙乐,如痴如醉,不过正当他听得入迷的时候,轿内的声音止住了。
“下面呢……”欧止戈顿时忍不住抓耳挠腮的问道。
“怎样,现在还怀疑我有没有全本吗?”李姝的声音在轿子内传了出来。
极品阴阳师 葫芦老仙
“不敢,不敢。若是贵人愿意将焦玉大师的《火龙经》全本借我一观,我愿意分文不取,供贵人差遣五年,不,十年时间,只要贵人每日给我三个时辰自由研究便成。”
欧止戈迫不及待的说道,为了观看大名鼎鼎的《火龙经》都愿意卖身十年了,还是分文不要倒贴的那种。
“不行。”李姝的声音从轿子内传来。
“啊?!”
琴儿的声音还有欧止戈的声音同时响起,对于李姝的拒绝,琴儿还有欧止戈都很意外。
琴儿意外的看向自家小姐,用眼神询问,小姐,咱们不是给姑爷招揽欧止戈的嘛,他都同意卖身十年了,为什么拒绝啊,琴儿百思不得其解。
欧止戈也很意外,想了想,挠了挠头,再次开口道,“也是,《火龙经》乃是焦玉大师耗费毕生心血所著,十年也确实太少了,那就二十年吧,只要贵人愿意借我一观《火龙经》全本,我愿意分文不取,供贵人差遣二十年。”
二十年,小姐快答应吧……琴儿激动的看向自己小姐。
“不行。”
李姝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啊?”
琴儿和欧止戈意外的声音再次同时响起。
小姐,他是要卖身二十年啊,为什么还拒绝啊……琴儿万思不得其解。
欧止戈意外过后,闭上眼睛,下定了决心,坚定道:“只要贵人愿意给我观看《火龙经》全本,我愿意毕生供贵人驱使,只要,只要贵人每日给我三个时辰,不,两个时辰自由研究就好,最少一个时辰,不能再少了。”
“不行……”李姝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琴儿……亿思不得其解。
欧止戈难以置信的张大了嘴巴,一脸哀莫大于心死,自己都已经卖身一辈子了,分文不取,只要每日能够研究一个时辰就行,为什么还是被拒绝了。
“唉,看来是我此生与焦玉大师无缘,没有荣幸拜读大师的《火龙经》,成为大师门下走狗了……”欧止戈一声长叹,心痛的滴血,遗憾如黑洞一样,彻底将他吞噬,看样子这辈子也是难以走出错失《火龙经》的遗憾了。
“我是说分文不取不行,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李姝悠悠的道了一句,“我话已经说过了,每年给你两千两银子,你少拿少一文都不行。”
“啊?”
峰回路转,欧止戈意外的张大了嘴巴。
“只要你同意去浙军效力,不仅可以随意观看《火龙经》,每年还给你两千两银子。”
李姝悠悠说道。
“多谢贵人,多谢贵人,只是真的不用银子,只要给我看《火龙经》就行了。”
欧止戈激动地说道。
“那你是拒绝了?”李姝悠悠道。
“不不不,不拒绝,不拒绝。”欧止戈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连说道,“只是贵人,真的不需要那么多银子,每年给我十两银子养家糊口就行。”
“不拒绝就好。我说了每年给你两千两银子,那就一文也不会少。至于你想怎么花,那是你的事,养家糊口也好,做研究也好,你自己随意。王小二交给你了,拟一份契约给他,待他签字后,让人给他送来两千两银票还有《火龙经》。”李姝淡淡的吩咐道,不耐烦此地的味道,摆了摆手示意起轿走人。
“多谢贵人,多谢贵人。”欧止戈激动的连连向轿子道谢。
这贵人真是信字当头,诚字为先,出手大方。不仅将《火龙经》送给自己观看,还坚持说到做到,给自己每年两千两银子。贵人待我以诚,我必回以全部心血,誓死要报效贵人,誓死要为浙军效犬马之劳,死而后已。
这两千两银子,自己可以升级铁匠炉,买进大量的铁锭、铜锭、硝石、硫磺等物做研究了……
欧止戈下定了决心。
“小姐,那个铁匠都愿意分文不取了,为什么还要给他两千两银子啊?”
走在半路,琴儿忍不住问道。
“当年,长坂坡前刘备摔阿斗,愠而骂之‘为汝这孺子,几损我一员大将!’,换得赵云肝脑涂地跟随。我只用两千两银子,就能收买一个人心,相比刘备,不知便宜了几百倍。况且,那铁匠铁痴一个,给他两千两银子,估计他能全部用来买铁锭、铜锭、硝石等物用来研究,反倒能帮我省两千两银子给他添置了……”李姝眯着眼睛微笑着说道。
琴儿闻言,不由张大了小嘴,然后掀开窗帘,往回看,正看到欧止戈激动的连连向轿子拜谢的样子。
看来,他就是姑爷所说的那种,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铁憨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