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萬古第一神-第2963章 我發誓!我發誓!(爆更18)

萬古第一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神万古第一神
“棂儿!”
他不顾身躯的伤重,狂奔而来,当他到达姜妃棂身边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只是一团金色的涅槃之火!
“棂儿,你……”
李天命伸出手,去触摸那金色火焰,可哪怕是他的魔天臂,都被灼烧得刺痛。
眼前的姜妃棂,根本没有了实体!
她只剩了一团火。
李天命看不到她的倾世容颜,感受不到她的柔情。
这让他的内心,急得冒火。
叮!
一个戒指落了下来,正是太和先生的须弥之戒,李天命的两大超级秩序神源,还在里面,同时这里面还有很多来自万道谷的东西。
“哥哥。”
就在李天命茫然的时刻,她的声音在这一团烈火当中响了起来。
李天命浑身一震,连忙道:“棂儿,你怎么样了!”
她的面容,在烈火中浮现了出来,那一双眼睛颤动着,充斥着对李天命的眷恋。
李天命不顾那涅槃之火的滚烫,用那一双手捧着她的脸,看到她成了这样子,他堂堂七尺男儿,豆大的泪珠竟然滚落了下来。
如果不只是极度的心疼,李天命不会这样,他宁愿自己承受血织的折磨,都不想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承受着这样的苦难。
他受不了!
平时,她是他心里最大的宝贝,捧在手心都怕化了。
“哥哥,我有点太搞笑了。我忙活了半天,好像什么忙也没帮上,你自己就能解决了。”姜妃棂流泪笑着说。
火焰中,她的泪水,也凝结成了火焰珠子,亦如珍珠一样。
“说什么胡话呢!没有你牵制太和,我以一敌二,哪里有反抗隐魔的机会!没有你出现,若是那太和先生对付老林、义父,对付我爷爷奶奶,对付其他人,就这么短时间,怕是大家都要死绝了。最重要的是,我如今还是重创,没有你杀了太和,我和他谁死,那都不一定呢……”
李天命终究是人,解决隐魔已经倾尽了他的一切,如果这时候太和先生没死,没有姜妃棂制裁这个最强敌人,一切还真是不好说。
“嗯呐,我有帮上忙,那太好了。”姜妃棂破涕为笑,她在烈火当中凝结出了一条火焰臂,轻轻帮助李天命抹去了急切的泪水,柔声道:“哥哥,男儿有泪不轻弹,不许变娘哦。好些人看着你呢,会闹笑话的。”
李天命心如刀割,急切问:“别说这些了。你快告诉我,你现在怎样了,我要怎么才能让你回到我身边!快告诉我啊……”
连自己死,他都没急着这样。
血织缠身,李天命都不慌,可现在,当他感受姜妃棂身上的涅槃之火焰,正在变化的时候,他真的怕,怕自己好不容易活下来,她却燃烧成灰烬,就这样离开自己了。
那就真的是永世的悲痛了。
“没事儿,不是第一次了,哥哥。”姜妃棂身为即将去渡劫的人,她却比李天命要冷静许多,这也是她的成长,时至今日,她早就不是一个小女孩的心态了。
“第三次,永生涅槃,最后一次……”
李天命瞪大眼睛,他想起了第一次,她在月之神境用命拉着自己,第二次,她孤独在坤澜界里渡劫,终于活着回到了他的身边。
那两次,都如此惨烈,简直万死一生。
何等意志,才让她活着回到自己身边啊……
他作为男人,如今亦被她的坚韧、洒脱,深深震撼着。
“对,最后一次。”
姜妃棂抿嘴一笑,哪怕眼神颤动,许多情绪控制不住,她还是努力的笑着,因为她知道,只有这样离开,接下来的时光,他才会不那么担心吧。
美味新妻:老公寵上癮
“哥哥,我可能会去一个很远的地方,那里叫做‘上星墟’。我可能没法回到你身边了,如果可以……棂儿真想有一天,能在上星墟活着见到你!”
当她充满了期望、挣扎,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李天命五脏六腑都在撕裂中。
“上星墟!上星墟!我记住了,我刻在脑子里了!”李天命眼睛赤红,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死死咬着牙齿,道:“我发誓!我一定会找到你!我们一定会活着!你十六岁就跟着我,我绝对不能抛下你,我答应过带你走过永生永世,我要和你生很多宝宝,我李天命发誓,这辈子如果我找不到你,我誓不为人,我宁愿去死!”
他歇斯底里,用尽一切的心力,去用力得说这些话,因为他知道,只有说得坚决,她才会相信,在面对那第三次永生涅槃的时候,她才会更坚定、坚决,才会和以前一样无所畏惧。
“第三次永生涅槃……”
一想到永生涅槃这四个字,李天命就像是了月之神境核心的那一次生死牵连,这劫难太可怕了,轩辕郗一次都没有度过,隐魔他们想要长生,都得三千年不破戒,由此可见想要永生,得付出何等惨重的代价!
太可怕!太可怕了!
这样可怕的境遇,却要由她一个弱女子自己去承受,李天命一点忙都帮不上,一想到她需要在无尽的孤独当中,承受一次次的折磨,可能每一次都比刚才的血织折磨还要辛苦,需要经历过亿万次这样的辛苦,她才能回到自己身边,才能当一个普通人……想到这些,李天命心里怎么可能平静!
他浑身上下,都如被蚂蚁啃食,他看着姜妃棂凝结在火焰当中的脸,李天命自认为自己是个强韧的人,刚才被血织折磨,他都没有落泪过。
可是现在,当他看到这种情景下,她竟然还努力在自己面前保持笑容时候,他真的控制不住,一个大男人,站在这万众瞩目当中,双眼血红,啕嚎大哭。
“我发誓!我发誓!”
他只能重复着这样的话,希望她能多看到自己的坚决。
“傻瓜……”
姜妃棂最了解他了。
他这样的人,如果不是真的担忧、心疼,又怎么会流泪呢?
不用听他说什么,便是这泪水,就已经说明他所有的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