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用閒書成聖人 線上看-第418章 方丈隱,神山出?分享

我用閒書成聖人
小說推薦我用閒書成聖人我用闲书成圣人
“大圣,这方丈岛上的众妖,是修佛吗?”趁着最开始那只水妖大圣去召唤同伴的时间,陈洛和海龟大圣攀谈了一起。
海龟大圣的声音慢条斯理,但是对陈洛极为敬重,缓缓说道:“若是其他人询问,老身一定会否认。既然是恩公,老身不敢隐瞒。”
“是不是修佛老身不知道,老身等一众方丈岛水妖,从出生起,脑中就有这些道理存在,虽然修不出力量,却让我等视为信仰,不敢违背。”
“生来就有?”陈洛脸色微变,想到了虾彻淡,问道,“莫非是那些水妖脑中的莫名声响?”
海龟大圣轻轻点头:“正是。不过唯有我方丈岛水妖闻听那些声音可以不受影响,且甘之如饴。他们,不行……”
“这便是方丈岛的特殊之处。岛上修行的众妖,能清晰受脑中传音的教诲,但是岛外众妖,脑中虽有传道之音,却被遮掩,所以听不清楚!”
“这么说,以儒、道两门来压制这与生俱来的声响是你们刻意散播出去的?”陈洛提出了一个猜测。
海龟大妖笑道:“看他们日夜被这声响折磨,我等岂能袖手旁观。”
“很早之前,先辈曾想将我们脑中听到的内容传授给他们,让他们如我们一般,心领新法,但无奈开不了口,布不了道!”
“后来发现儒道妙音可以压制,喜不自胜。可是随后又察觉到儒、道虽然能压制那莫名声响,可是却不能深究,若是走上了儒、道的修行,那脑中的声音就会犹如与儒、道辩经,更加激烈起来。”
“因此,先辈暗中引导这水域的水妖自行理解儒、道,不求甚解。甚至在有高人要来传道时,安排人去胡搅蛮缠。”
陈洛闻言点点头,算是搞明白这一片水域奇特现象,只是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说道:“方丈岛既然找到了儒、道两门破解的法子,那试没试过当今佛门?”
海龟大圣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说道:“当然试过。不过……”
“都死了!”
“当今佛门的道理同我们继承的道理虽然看上去大同小异,但是根子上却完全相悖。但凡真心愿意吟诵当今佛门经典的水妖,只要领会一丝神韵,神魂皆仿佛化作了一片战场,最终神魂俱灭!”
“我等和佛门,不是一个路子。”
陈洛听完,微微点头,这么看来,不仅不是一个路子,甚至颇为敌对才是。
随后,陈洛又问道:“阁下可知道,‘方丈隐,神山现’中的神山到底是什么吗?”
海龟大圣似乎沉思了片刻,说道:“方丈隐的法度近万年曾施展过三次,一次是圣堂的要求,一次是道宫的说法,最近一次乃是人族大玄麟皇的意愿,这三次都是以先祖信物为凭。不过先祖只留下三件信物,如今已经全部收回,没想到今日竟然会再次为恩公动法。”
“法度施展时,方丈岛将被挪移到不知何处,我等也会陷入昏睡。直到七日后,方丈归来,我等才会苏醒。因此,并未目睹神山。”
“不过,从先辈留下的典籍和最近一次麟皇寻访的结果来看,并没有什么神山出现!”
“老身亲耳听到麟皇说过,无因无果,天时未至!”
陈洛的眼中闪过一道明悟,无因无果,若果是神山现,那因想必就是落在了三藏真经之上。
就在此时,先前离去的水妖大圣返回,朝着海龟大圣合十一礼:“师兄,方丈山法度已经准备好了。”
海龟大圣点头,冲着陈洛一礼:“恩公勿惊!”
说完,海龟大圣突然仰起头,肚中鼓荡,随即肚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出来一般,那东西犹如一个球,瞬间将海龟大声的咽喉撑开,接着,海龟大圣张开嘴,一个巨大的龟蛋从海龟大圣口中吐了出来。
而海龟大圣仿佛瞬间衰老,再也无力维持人形,重新化作了一只磨盘大小的海龟,龟背上斑痕累累,随后那龟背中海龟化作一道红色的血气,飞入了刚刚吐出的龟蛋之中,只剩下了一个空空如也的龟壳。
“怎么回事?”陈洛疑惑看向水妖大圣,水妖大圣轻轻摇头,“此乃法度所需,恩公不必介怀。”
陈洛正要再问下去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咔”声响起,只见那龟蛋出现了一条裂缝,很快裂缝蔓延到整个蛋壳,一只小小的脑袋猛然从蛋壳冲冒了出来。
一只小海龟!
只见那小海龟张口,快速地将那蛋壳吃完,身形迅速长大,紧接着,那小海龟身上光芒一闪,竟然化作了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透视神眼 朔尔
一个顶着光头的小沙弥。
龟妖小沙弥冲着陈洛一礼:“恩公稍候,我去了!”
说完,小沙弥神情轻松,背负双手,向着岛上走去。
陈洛顺着小沙弥走的方向看去,只见岛上各个位置都坐下了一名水妖,彼此坐下的位置似乎何有讲究,明明是分散而坐,却给陈洛一种连接在一起的感觉。
小沙弥走到第一名水妖大圣面前,面目含笑,恭敬一礼,说道:“参德云比丘!”
话音落下,只见那第一位水妖大圣的身后有淡淡金光亮起,金光中似乎有一位僧人虚影,对着小沙弥还礼。
小沙弥没有停顿,又走向第二位水妖大圣,同样含笑,施礼,说道:“参海云比丘!”
無妄之災
那第二位水妖大圣身后同样佛光亮起,虚影浮现。
小沙弥继续走到第三位水妖大圣面前,动作与之前一般无二,口诵:“参善住比丘!”
到第四位时,说“参弥伽大士”、再下一位,又说道“参解脱长者”。
“参海幢比丘。”
“参休舍优婆夷。”
……
一共五十三位大圣,这小沙弥就一个个参拜过去,没参一位,那一位背后都浮现金光、虚影,而这方丈岛的地面也开始微微震动了起来。
陈洛心中一两,他想到这小沙弥在做什么了。
前世佛门有传说,善财童子求法,行历诸地,先后向比丘、天女、长者、佛母、菩萨等高深见识之人参拜请教,一地受一法,一参得一悟,一共做出了五十三道参悟,证见真知。
正所谓:五十三参,参参见佛。
但陈洛脑中又是一闪念,这典故出自《华严经·入法界品》,这个世界的佛门没有啊!
上古佛门!
就在陈洛这么闪念的功夫,龟妖小沙弥满脸欢喜,行到岛中一处位置,安然坐了下来,双手合十,朗朗自语道:“勤修戒定慧,息灭贪嗔痴!”
话音落下,整座方丈岛猛然颤动起来,只见泥土中一株株花朵破土而出,长出枝叶,结出花蕾,随即花朵绽放。
那受龟妖小沙弥参拜的五十三妖身后的金光猛然大放,此时若是有人站在远处望向方丈岛,就仿佛看到那方丈岛周围,一片片金色花瓣绽放,瞬间在碧海上化作了一朵硕大的金莲,而方丈岛,正是金莲的花芯。
接着,那金色莲瓣一片片合起来,就仿佛重新要化作花蕾一般。
当最后一片金莲花瓣合拢,庞大的金莲迅速缩小,直到化作了一朵普通的花朵大小,跟着一个浪头打来,扑向金色莲花,可当浪头落下时,那金色莲花突然消失了踪影。
碧波万顷,一望无际。
半腦神探
那么大的一座方丈岛,就这么消失了……
……
陈洛睁开眼时,正是明月升起。
“师姐……”陈洛下意识喊道,却没有回答,这才环视一圈,发现自己居然是在海底。
之所以才发现,是身上有一层薄薄的金光,似乎是一道避水咒法,再看看周围,空无一人,不见云思遥和浪飞仙,就连獒灵灵与金瓜瓜也不见踪影。
陈洛晃了晃脑袋,记忆中最后一个画面是方丈岛仿佛被什么遮住了一般,瞬间由白昼变做了黑夜。在之后,就是眼前一黑,什么也记不得了。
“先找到人再说吧。”陈洛心中想到,拿出了一枚生命竹叶,这是云思遥的,只是竹叶微微颤动,表示云思遥就在这里;跟着陈洛又拿出了浪飞仙的生命竹叶,同样也是这般的反应。
随即,陈洛又查探了一番自己的神魂海,那三藏真经也是轻轻震动,传来的灵示大概归纳成两个字:到了!
陈洛深吸一口气,眼下的情况定然是和那方丈岛的法度有关系,还是需要静心思考一番对策才好。
他倒不担心云思遥和浪飞仙的安全,他们俩不欺负别人就算好了,獒灵灵也不是好惹的,主要是金瓜瓜,不知道是不是跟他们待在一起。
就在此时,陈洛眉头微皱,看向一个方向,只见陈洛目光所及,一个白衣人在海底信步而来,远远见到陈洛,就笑呵呵传音道:“这位仁兄,跟你打听个事。”
“这上面的方丈岛呢?”
说话间,白衣人已经距离陈洛不远,口中继续说道:“我还以为是沉了呢,结果搜到了海底都没看见。”
“仁兄知道那方丈岛去哪里了吗?”
陈洛微微皱眉,他能感应到对方的身上散发着终于了六道主的轮回气息,即便是在海底依然也遮掩不住。
紧跟着,陈洛眼睛一眯,他看到金瓜瓜被那白衣人捆住了手脚,别在腰间。金瓜瓜双眼紧闭,似乎是昏迷了过去。
那白衣人见陈洛的视线盯着自己腰间的金瓜瓜,哈哈一笑:“路上打了只蛙,相见就是有缘,请阁下吃一顿海底烤蛙怎么样?”
“在下谢三生,还未请教……”
“请教个**”陈洛怒喝一声,浑身红尘气涌动,武道真意迅速弥漫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