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劍仙在此 愛下-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偶遇展示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剑仙在此
“主管,可是我……”
薛凝儿还想要解释什么。
但尉迟飞羽直接打断,粗鲁地道:“好了,请你闭嘴,我不会接受你任何的解释,现在,立刻离开,否则你将会很不体面。”
薛凝儿也有些被激怒了,道:“既然如此,就请按照店面的规定,支付了我的薪俸,以及弄剑居销售的提成,我立刻就走。”
明渐 小说
按照她的岗位和成绩,基本薪俸不少,而弄剑居这么大一单的小城提升,更是高达数百洪荒金,足够她在帝都中生活一些年了。
“你在做梦吧?”
尉迟飞羽双手抱胸冷笑了起来,道:“你违反了炼家的规定在先,所以原来的薪俸和提成,你都得不到哪怕是一份。”
“什么?”
薛凝儿难以置信,没想到对方说出如此无耻的话,据理力争道:“这不合理,你……你这分明就是在故意刁难我。”
“来人。”
尉迟飞羽摆摆手,道:“将这个人拖出去,要是再敢进来,就打断她的腿。”
在薛凝儿的反抗和叫喊声中,几个护卫将她硬生生地从店面里拖走,还打断了她的一条路,丢在了一条偏僻的街巷里面。
二楼,办公室。
尉迟飞羽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脸上露出了惬意的笑。
所谓的迟到,当然只是一个借口。
驱逐薛凝儿,主要是为了吞没那巨额提成。
薛凝儿不在了,提成就归他了。
如今这个世道,就是这样。
只要掌握一点点的权力,就一定要抓紧时间变现,有权不用过期作废,他觉得自己刚来到炼家的这个店面,就发现了这么好的机会。
如今巨额提成归属自己,薛凝儿翻不起什么浪花,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帝星早就变了,如今的风气,就是这样。
艷妻情事
“真是一个美好的世界啊。”
尉迟飞羽欣慰地赞叹着。
而数个街区之外,薛凝儿艰难地挨着墙壁站起来,眼中有泪,一瘸一拐地行走艰难,他很愤怒,但心中也清楚,属于自己的东西,拿不回来了。
无权无势,底层人在帝都的生活,就是这么艰难。
曾经的公平公正已经早就远去。
昔日的秩序在崩散。
她很怀念过去。
但却还得忍受黑暗。
……
……
特法局发生的一切,不为外人所知。
转眼之间,五日时间过去。
这五天里,林北辰一直都在弄剑居中闭关修炼。
他没有去找那个背叛管家王中心的麻烦。
花舞剑这边搞不定,万事皆休。
林北辰在等待最终的消息。
五日后。
闭关修炼中的林北辰收到了消息,再次来到太金区特法局。
然后……
他已经有摇身一变,成为了太金区特法局排名第一的实权副局长。
而原先的正局长花舞剑,已经接到了高升的调令,不日即将前往总部报道,成为一名掌管四大区的高级特法监察长。
“你在特法局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
办公室里,花舞剑坐在自己的靠背椅上,不无遗憾地道:“老哥哥我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为你争取,可惜你的履历不够,最终还是无法帮你拿下太金区特法局局长之位,你就先在副局长的位置上好好锻炼锻炼吧,等到资历足够,立刻就可以升任局长。”
“大哥辛苦了,这已经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林北辰没想到,自己才进入特法局三天时间,就升官了。
上面有人的感觉,真的很爽。
花舞剑又没耐心地叮嘱道:“新任的局长赵正义,是我们花家派系的人,你遇到任何麻烦或者需要帮忙,都可以找他,我已经提前打好了招呼,整个太金区特法局都会全力配合你捞功劳,相信用不了多久,你一定可以坐上局长的位置。”
“那就太感谢大哥了。”
林北辰心里不由得感叹。
花舞剑同志是个好人啊。
他好奇地问道:“对了,大哥,花家的事情,也解决了?”
花舞剑略微沉默,道:“自己兄弟,我也就不隐瞒你,咱家老祖不幸战死,咱们花家的地位动摇,好在圣族是做了补偿的,对于有功之臣,毒剂始祖也不会亏待,但如今族内竞争激烈,一旦发现利益,谁都想要冲上来咬几口,不管是对内还是对外,那日发难的燕狂客就是其中一个赌徒,好在兄弟你及时出手,他失败了,背后的势力自然不会继续给他撑腰,咱们花家拿出了一些利益兑换,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不够以后咱们花家的局势,可就要艰难很多了。”
哦,又是政治利益的兑换游戏。
林北辰大概知道了一些什么。
听花舞剑一口一个咱们花家,可见他是真的林北辰当成是自己人了。
林北辰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以后的路咱们自己闯。”
花舞剑的情绪,突然又高涨了起来,道:“说的没错,对于我们兄弟来说,也许是好事,有危机才有机会……哈哈,不说这个了,今天晚上我设宴,在鸿鹄酒楼招待一些老朋友,你和我一起去,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林北辰立刻就意识到,这是花舞剑在有意帮助自己拓宽人脉,他就要高升,所以今晚饭局邀请的必然是真正的‘自己人’,是个好机会。
……
……
夜幕降临。
鸿鹄酒楼,公认的太金区排名第一的酒楼。
出了名的奢华之地。
顶层的最豪华包间里,热闹非凡。
“诸位,给你们介绍一位新朋友。”
花舞剑拉着林北辰,向众人介绍,道:“李少非,我过命的兄弟,从今以后,就是特法局的第一副局长了,今天来和各位见个面,以后有什么事情,还要大家多都帮衬。”
众人纷纷举杯。
花舞剑为林北辰一一介绍。
有区内务局后勤部的部长张一辰,区警备局第一调查部的负责人王勔,飞鸟商会的会长宋至玉等等,都是太金区手握实权的帝国官员。
“哈哈,今日能够认识李老弟,真是猿粪哪。”
“既然花大哥你发话了,那以后李老弟就是我们的亲兄弟。”
“不错,花大哥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
“老弟,特法局的副局长,权势熏天呀,就连咱们的区长大人,都得敬你三分,哈哈,以后还要老弟你多多照顾呀。”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
林北辰应付自如。
但心中却也感慨,帝星乃是洪荒宇宙人族的核心之地,而帝都更是核心中的核心,在这样一个武道文明世界的核心中枢,修为精深的武道高手们却变成了营营苟苟的官僚,对于人族来说,这是幸运,还是不幸?
酒到酣处,自然会少不了歌舞节目。
十名肤白貌美的妙龄舞姬进入房间献意,吹拉弹唱,歌喉婉转,舞姿优美,刻意的散发魅力之下,气氛被推向了高潮。
其中一名叫做公孙龙泉的领舞,身姿高挑曼妙,舞裙之下的肌肤晶莹如玉,赤足如雪,环佩叮当,宛如天上仙子下凡尘般,有一种清冷出尘的冷艳气质,不知不觉就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惊鸿蹁跹】公孙龙泉,不愧是太金区百花榜上的第一美人,当真是惊艳绝伦,神女临尘。”
花舞剑大笑,指了指林北辰,道:“公孙姑娘,这位可是太金区特法局的新任局长,今晚你只要把他照顾好了,那以后在整个太金区,没有人敢动你。”
公孙龙泉微微一笑,莲步轻移,带着一股香风到了林北辰面前,端起酒杯,道:“小女子见过局长大人。”
林北辰微微一笑,喝下了杯中酒。
“李局长好年轻呀。”
公孙龙泉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林北辰,旋即清澈的眸子里不失时机地闪过一丝羞涩,脸上泛起红晕,捂嘴微笑道:“以前未曾见过呢。”
“哈哈,少非今年才68岁,是真正的年轻有为,罕见的修炼天才。”花舞剑在一边助攻,道:“公孙神女,你不是一向眼高于顶吗?我这兄弟一表人才,大权在握,可能入您的法眼否?”
公孙龙泉美眸含羞,道:“大人调侃我……”又看向林北辰,问道:“不知道奴家刚才的舞姿,大人您可喜欢?”
林北辰毫不犹豫地一把就将这个‘修为’精深的女子拽到了怀里,笑了起来:“舞我喜欢,姿我也喜欢……不过,你刚才跳的时候,有几个动作不够完美,不如一会儿找一个地方,花前月下,四下无人,我好好帮你指点一番,帮你涨涨姿势?”
公孙龙泉顿时花容失色。
她没想到,林北辰竟然是如此大胆,直接就上手。
其他官员们也都愣住,旋即哑然失笑。
这年轻人城府不够,自控力不定啊。
“哈哈哈!”
“老弟血气方刚。”
“在【惊鸿蹁跹】公孙神女的面前,敢如此恣意豪放的人,老弟你是第一个啊。”
“佩服佩服。”
一群人故意起哄。
公孙龙泉挣扎,看似娇羞,眼眸中已经蕴含一丝隐蔽极深的杀意,掩饰的很好,素手轻轻拍打林北辰的肩膀,如同受惊了的黄鹂鸟一般,失声道:“啊,公子请放手,奴家……你捏疼奴家了。”
说着,已经是一副被吓到了泫然欲泣的样子。
花舞剑看到这一幕,反而心中暗喜。
贪财。
还好色。
这样的兄弟,结交起来才更放心。
这时,包厢的门打开。
却是鸿鹄酒楼的老板,主动进来敬酒。
花舞剑本就是太金区的大人物,再加上其他一些位高权重的官员,老板也不敢怠慢,送酒送菜,还亲自前来敬酒,为的就是混个脸熟。
林北辰松开了公孙龙泉,若无其事地笑着和酒楼老板打着招呼,建立矫情。
他的目的很简单。
第一打造人设,第二融入荒古族。
酒楼老板很识趣,打了招呼就转身离开,出门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嘈杂声,其间还夹杂着咒骂,以及一道女人的痛苦呻吟声……
林北辰的耳朵动了动。
他觉得那个声音有点儿熟悉。
奇怪。
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林北辰犹豫了一下,起身也离开了包间。
走了几步,在楼道的拐角处,就看到一个身穿着低级服务员的年轻女子,艰难地站起来,擦掉额头的血迹,正在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林北辰叹了一口气,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怎么在这里?”
年轻女子呆了呆,扭头看向林北辰。
不是薛凝儿又是谁?
“公子?”
她看到林北辰,也非常的惊讶,眼眸中迸发出一抹惊喜,但旋即眸光迅速暗淡下去。
“他妈的,臭婊子,走路部长眼睛啊,信不信我直接打死你。”
骂骂咧咧的声音从旁边响起,说话的人是一个穿着奢华的年轻人,嚣张跋扈,骂了两句,突然发现这个低级服务员的姿色极为不错,道:“咦?长的还不错,走,陪本少去喝酒。”
说着,直接伸手就朝着薛凝儿的脸蛋抓来,根本没有将林北辰放在眼里。
砰。
林北辰只是抬手一掌,就将此人拍死成一堆烂肉泥。
薛凝儿看呆了。
“跟我走吧。”
他拉着兀自震惊中的薛凝儿,直接离开了酒楼。
街道上,林北辰才转身问道:“你好好的金牌中介员不做,怎么会突然去鸿鹄酒楼做了服务员?”
薛凝儿犹豫了一下,就将之前的遭遇,诉说了一遍。
“因为是被‘炼家’开除,且还全行业通知封杀,所以没有办法再做房产中介,只好换个工作,谁知道那尉迟飞羽不止一次地在背后使坏,一般人不敢收留,最后只好来到这里做负责清洁的低级服务员。”
她垂泪道。
林北辰听了,久久无语。
这他妈的也太黑暗了。
帝都中处处都是不公平。
“还想不想回‘炼家’?”
他问道:“如果你想,我帮你来安排。”
薛凝儿犹豫了一下,道:“听说那位尉迟主管,背景不小,你别因为我……”
“哎呀,别磨磨唧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放心吧,一切交给我来安排。”林北辰抬手帮她擦掉额角的血迹,道:“回去准备吧,明天早晨开开心心去‘炼家’上班……放心,以后有我在,谁都欺负不了你。”
薛凝儿一时泪如泉涌。
——–
二合一,没想到吧,我有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