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蓋世-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隔絕世界讀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幽瑀的鬼神之路,是因阴脉的力量而铸就,他对阴脉自然是感恩的。
可等他意识到,阴脉暗中和黎会长体内的源界之神交流,并且希望他将心灵神石主动奉上时,他便在天外星河避开了。
他不想掺和进去,不想和阴脉反目,所以就只能选择逃避。
他还以替罗玥等人洗涤灵魂的名义,在那些忠于他一直跟随他的扈从魂体内,秘密留下了他的灵魂异力。
但凡被他洗涤过,被他暗中留下了力量的魂灵鬼物,都能抗拒阴脉的召唤。
种种蛊惑人心,制造幻境,抵御精神侵袭的术法,来自于心灵蜃兽的天赋神通,幽瑀明显参透了不少。
也唯有以不属于阴脉的心灵秘术,才能够去对抗阴脉,才能让那些忠于他的麾下不去送死。
幽瑀真做到了!
“我们……”
被五彩光晕环绕着魂体的初灵、千劫,也恍恍惚惚地到了罗玥的身旁,他们也听到了罗玥后面那些话的内容。
天生神醫 了了一生
两位鬼王难以置信,接受不了阴脉源头的鬼祟行径,魂体瞬间呆滞了。
被他们奉若神明的阴脉,竟然隐秘地和深渊异物交流,居然还要幽瑀大人主动献上心灵神石,它究竟想做什么?
“我宗的宗主说过,它本就不属于浩漭,它一直都是外来异物。”
听到罗玥那番话的曹嘉泽,面色阴郁地说:“只因为它变得无可替代,因为它和浩漭众生魂魄的轮回息息相关,所有人都担心它出事后,将破坏浩漭的魂魄平衡,才没办法处理它,只能和它在浩漭继续共存。”
“外来的异物?!”
三大鬼王愈发震撼,他们从不敢深想,也没有人和他们说过这方面的隐秘。
被他们这些魂灵鬼物,被鬼巫宗视为源头的阴脉,居然是天外的异物?
“它扎根在和浩漭众生相关的灵魂深潭,并从中汲取力量供养自己,它……”
曹嘉泽微微一震,突然想到他参悟的灵魂秘术,还有神魂宗曾经的太阴,忽然醒悟出了一件事。
当年的太阴神王,契合地底的源魂晋升至高,如果没龙族的威胁,岂不是终究要和它走向对立?
它想要什么,想图谋的是什么,曹嘉泽心知肚明。
太阴身为源魂的代言人,明知地底有阴脉这种异类,也知道它想要的是什么,当然知道终究有一天要解决它。
只是,彼时有龙族肆虐天地,比它的威胁更大,所以各方打算先灭龙族。
等之后发现鬼巫宗的两位元神,一直被冰霜巨龙、时空之龙压制,才让幽瑀、玄漓和两位地魔始祖陨灭。
“的确该处理这个隐患了。”
虞渊也忽然感慨了一声,因为有一部分尘封的记忆涌现,让他感受到了点东西。
龙族被推翻之后,他本来是打算兑现承诺,帮鬼巫宗的幽瑀、玄漓重获本源的,而且也真打算实施了。
明知在幽瑀、玄漓背后,站着的是阴脉,是终将和他走向对立的异物。
可他想实施的事,遭到了韩邈远和妖凤的激烈反对,因为当时神位太少,他要复活鬼巫宗的两位,妖神就要少一个,人族那边剑宗和元阳宗的元神也要沉落。1
既得利益者自然不同意。1
然而,当神魂宗被韩邈远、妖凤下手时,它似乎并未提供任何帮助。
——它选择了冷眼旁观。
对它的不喜欢,或许就因为它种种暗地里的小动作,因为它从未真正心甘情愿地和神魂宗结盟。
和神魂宗结盟的,一直以来,都只是它的代言人——幽瑀。
“地魔叛出了。”
初灵鬼王轻叹一声,刚刚从袁青玺那里得到了消息,说道:“污浊之地的七厌,像是被谁说服了,不再听命于它。还有,那些本该流向恐绝之地的魂灵鬼物,纷纷被地魔拦阻,让它又少了一部分力量。”
“地魔……”曹嘉泽愕然。
早知地魔就是天魔的虞渊,立即明白因摄魂的归来,而且还是以天魔的身份,该是成功策反了浩漭的地魔族群。
她是贝尔坦斯的女儿,她代表着正统!
所有在浩漭诞生的地魔,没有被阴脉的力量侵染前,原本该是纯正的外域天魔,还是元魔族的一员。
而元魔族的老族长,从始至终都是贝尔坦斯,贝尔坦斯就是他们的精神支柱!
“这一战,不再需要你了。”
摄魂的声音再次响在虞渊的脑海,她轻笑着,说道:“幽瑀给了我一个惊喜,倒是我小瞧了这位远古领袖,他不仅深明大义,而且还默默留下了后手准备。没那些鬼王,没鬼巫宗强者送死,没更多亡魂的投入,阴脉对抗不了我。”
“因为,我知它的一切过往和灵魂奥义,它却对我一无所知!”
哗!
一簇簇浓郁到化不开的紫色魂能,涌入那层银灰色的雾纱,渗透到一条条阴间冥河,并点燃了丹妮丝的鲜血。
璀璨的鲜血,瞬间凝为一颗颗紫水晶般的异星,照耀着阴间冥河和银灰色雾纱。
众多亡魂鬼物瞬间成飞灰。
“帮我隔绝恐绝之地的天,暂时不要让浩漭的人和大妖,知道我是外域天魔的事实。”她向虞渊发出最后请求。
虞渊一怔后,脸色悄然一变,急忙给予了回应,“好!”
呼!
斩龙台陡然放大,如锅盖般将恐绝之地笼罩,所有浩漭强者的灵魂感知,都再也投射不到恐绝之地。
这一刻摄魂全力尽出,下方浓郁的紫色魔魂汹涌,分明是外域天魔的魔魂呈现!
浩漭大世界的人族和大妖,能接受神魂宗的一位神王和阴脉战斗,也能接受他虞渊和阴脉的反目。
可恐怕接受不了,一位外域的天魔,去袭击执掌浩漭灵魂轮回权柄的阴脉。
虽然,摄魂这样的天魔才是浩漭本土物种,虽然阴脉才是外来的异类。
由于他们并不知情,便只会觉得这是天魔对浩漭生灵的侵蚀,可能会集结所有力量冲向恐绝之地。
根深蒂固的教条法则,让他们不允许有外域天魔,放肆地攻击浩漭本土生灵。
“我们也看不到了!”
神工 任怨
初灵愣了愣,就发现大家都在斩龙台的上方,而化作银白陆地的斩龙台,压住了恐绝之地。
身为鬼王的他们,都难以透过斩龙台,看不见下方的战斗。
“你们不必多看。看多了,我怕你们再被阴脉给拖曳到地底。”
虞渊抬头看着界壁,留意到天外的月亮之上,也有众多大修关注此战。
“幽瑀赋予你们的力量,不能无限次地,去抵御阴脉的意志侵染。斩龙台的存在和隔绝,可以让阴脉无法持续对你们的魂魄进行奴役。相信你们的幽瑀大人吧,他既然做出了安排,就是真心为你们着想。”
“我们相信大人!”初灵轻喝。
与此同时。
“斩龙台遮蔽了恐绝之地!”
“恐绝之地消失不见了!”
“我们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
不少人都在惊呼尖叫,通天商会,赤魔宗,魔宫,玄天宗和元阳宗,那些有能力通过器物窥探者,还有秘密到了附近的大修突然就傻眼了。
绝大多数人不知摄魂的存在,只当是虞渊以一己之力,要将恐绝之地换天!
幽瑀,不是他的挚友吗?
幽瑀的鬼神之位,不是他在恐绝之地,借助重重力量帮幽瑀造就的吗?
虞渊为什么要在幽瑀离开后,去幽瑀执掌的恐绝之地乱来,逼的地底阴脉意志,从各大帝国和疆域内,召集幽鬼、天鬼和鬼灵作战?
众人想不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