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txt-第二章 森林公園案推薦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听到这句话,高队瞳孔微微一缩,他本以为只是重名而已,谁曾想眼前的青年就是十七年前的那个小男孩。
这太巧了吧?
十七年前,‘夏木’是海舟案的亲历者。
十七年后,他又来到海舟市,而且是以警员的身份。
最关键的是海舟案尘封十七年,至今仍未告破,这两点放在一起,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
‘夏木’是为了海舟案来的!
他要重新调查海舟案,抓到,甚至……甚至是为了复仇。
他是带着仇恨来的!
很快,高队心中便得出一个结论。
不过,对方到底是省厅派过来的,虽然暂时归他管,但组织关系毕竟不在海舟市。
不论‘夏木’是不是为了海舟案来的,高队都打算不让对方接触海舟案。
在市局,他还是能做这个主的。
就在这时,办公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高队朝着李杰笑了笑,神情中带着些许尴尬,随后他连忙接通了电话。
这个电话,来的很及时啊。
化解了现场尴尬的氛围,不然的话,高队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应对‘夏木’。
“喂?”
“……”
“啊,对,他就在我办公室呢。”
“……”
“好,我明白了,周处。”
高队若有所思的挂断了电话,‘夏木’人刚到,省厅里的电话就来了。
看来,省厅对‘夏木’很重视啊。
太平客棧 小說
“省厅的周处很关心你啊。”
旋即,高队目光一转,看向了李杰,一边感慨,一边问道。
“对了,夏木,你想去哪个队?”
“反扒?”
“电信诈骗?”
李杰微微一笑,直言道:“我想去重案队,高队,请问可以吗?”
高队闻言心里咯噔一下,沉入了谷底。
‘夏木’绝对是为了海舟案来的。
确凿无疑!
否则,为什么张口就要去重案队?
因为只有重案队才能接触到命案,旧案。
‘唉。’
高队默默叹了口气,这个要求,他还真不好拒绝,一方面对方没有明言是为了海舟案来的,一切都是他的猜测。
另一方面,‘夏木’的要求也很符合新人心态。
新人嘛,总想着接触大案子,重案组历来是新人最想去的部门之一。
“当然可以!”
高队点了点头:“我这就带你去重案队报道。”
言罢,高队便领着李杰向重案队办公室走去。
好巧不巧,正好赶上重案队出任务,只听楼道里脚步密集的如同鼓点似的,重案队的每一个人都小步慢跑,准备出外勤。
高队一眼就从人群中找出了重案队队长冷小兵。
“小兵!小兵!”
听到师兄的喊声,冷小兵回头一看,语气急促道。
“干嘛啊?”
“有案子,我要去现场。”
“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从省厅调来的……”
没等高队把话说完,冷小兵便打断了他的介绍。
“新来的是吧?”
“走,正好跟我出现场锻炼锻炼。”
说着说着,冷小兵便将李杰给领走了,压根不给高队解释的几乎。
望着风风火火的冷小兵,高队一脸的无奈。
这小子,回头有你受的。
提起海舟案,就不得不提起冷小兵。
十七年前,冷小兵刚刚进入警队,第一次出外勤就遇上了海舟案。
一个刚入队的菜鸟,第一次就迎头撞上了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即使当时冷小兵带着枪,而且还拿枪瞄准了凶手。
但凶手却不慌不忙,极其冷静的走到冷小兵身前,然后反杀了冷小兵,将他给打晕了过去。
其实,在凶手接近冷小兵的过程中,冷小兵完全有机会开枪的。
如果冷小兵真的开了那一枪,海舟案也不会尘封十七年,至今仍然是一桩悬案。
再之后,凶手在离开时恰好碰到了闻讯而来的另一位警员——岚哥。
在双方的搏斗中,岚哥不敌凶手,英勇牺牲了。
因为这件事,冷小兵的心中充满了愧疚。
黑寡婦電影前奏
如果他开了那一枪,凶手就死了,海舟案不会成为悬案,岚哥也不会死。
因此,即使过去十七年,冷小兵仍然没有放下海舟案。
别看他平时一副放下了的样子,其实他一直在暗中调查海舟案,这些年他积累下的材料,简直比官方记载的卷宗还要详尽。
关于海舟案的任何一个细节,即使小到受害人的穿着打扮,只要有人向他提问,他都能脱口而出的回答出来。
十七年,六千多个日夜,这些资料早已刻入他的灵魂。
……
……
……
半个小时后,李杰跟着冷小兵来到了案发现场。
此时,因为现场发生了命案,森林公园已经被彻底封锁了起来,现场除了警员们,只剩下几个公园的工作人员。
懒离婚 小说
冷小兵不紧不慢来到了死者遇难的地方,对着正在进行临时勘察现场的法医问道。
“老顾,情况怎么样?”
“还得等一会。”
冷小兵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围着现场走了一圈,来到了勘察警员的面前。
“现场什么情况。”
勘察警员是一位长相甜美的女性,听到冷小兵的问话,她连忙回道。
“现场目前找到了两种脚印,一种是受害人的,四十三码,马丁靴,还有一种是三十九码的运动鞋,围绕尸体形成了明显的成趟足迹。”
“初步推断,是嫌疑人的……”
“不对,现场还有第三个在场!”
李杰直接强势插入了对话。
“冷队,这人是谁啊?”
小女警看了李杰一眼,眉宇间带着一丝意外,又带着一丝不满。
她可是专业的勘察人员,这人这么说等于是否定了她的专业性,所以,她心里当然会有些许不高兴。
“新来的。”
冷小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后追问道。
“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你先看这组脚印,然后再看看这一组。”
李杰分别指了两组脚印,两组脚印虽然都是三十九码鞋子留下的,但脚印的深浅程度却不太一样。
前者,深浅一致,后者则是左脚更深一点,说明此人的惯用脚是左脚。
冷小兵和小女警都是专业人士,经这么一提醒,立马就看出了其中的不同。
‘这小子,观察的还挺仔细。’
冷小兵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李杰,眼神中带着一点讶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