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笔趣-261 交換駐地 送別(求訂!)展示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两日后。
八路军总部传来命令,新组建的新二团由团长李云龙率领,留在独立团原驻地杨村一带,负责驻守,独立团负责换防朔州边境的牛口村一带。
不日启程,命令独立团在三日之内抵达牛口村一带。
另外,总部命令,原独立团政委赵刚,调任为新二团政委。
命令传到独立团驻地。
得知新二团果然被留在原独立团驻地进行发展,李云龙心里颇为感慨,想到昨日与孔捷之间的那番话,对于老战友给予的照顾,老李是说不上来的感动。
更让李云龙惊喜的是,总部居然把政委赵刚留在了新二团,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老赵,老赵,太好了,哈哈,这下子你小子可成了咱老李的政委了。”
李云龙风风火火的闯进独立团团部的时候,这才注意到屋子里正坐着三个人:
独立团团长孔捷,新二团政委赵刚,外加上新一团团长丁伟。
掀开帘子,冲进屋子的老李,方才兴奋的话语戛然而止,面对三到凝聚过来的目光,老李倒是一脸镇定,脸不红,心不跳。
孔捷佯装不悦道:“老丁,你可瞧见了,咱这是被人霸田,霸了地,好家伙,就连咱的搭档老赵都让这老李给抢了去,你说说,这简直比你当初从老李手上占了新一团,还他娘让人火大。”
李云龙:“……”
丁伟:“……”
两人是同时躺枪。
丁伟何等聪明,连忙转移话题道:“谁说不是呢?我原想着老李要去新二团上任了,所以巴巴的赶过来准备送老战友一程,结果倒好,走人的倒成了你老孔了,这叫个什么事儿?”
李云龙现在才不管那么多,随便孔捷和丁伟挤兑,实在是内心被巨大的喜悦给冲击到了。
赵刚能留在新二团,李云龙简直是大喜过望。
“去,老丁,你小子和老孔挤一边儿去,这是咱的政委,咱老李得跟咱政委坐一块儿。”
李云龙从桌角把丁伟挤走,让丁伟和孔捷坐到对面去了,自己则是和政委赵刚坐在一边。
“哈哈,老赵,这回你可没跑了吧?”
李云龙盯着赵刚,很有点儿土匪头子打量良家妇女的意思,换句话说,看上眼了。
赵刚对于自己会留在新二团做政委的事情,是早就知道的,所以比李云龙平静得多,他笑着回道:“老李,你别高兴得太早,正好留在你新二团做政委了,你那落下一半儿的功课,得给我补上。”
灵泉田蜜蜜:山里汉宠妻日常
“补上补上,老赵,只要你能给咱当政委,甭管有多少功课,咱老李一点儿都不落下。”
“咱老赵说的太对了,咱们做团长的,打仗不能落下,学文化同样不能落下。”
“老丁,老孔,瞧着吧你俩,等咱从老赵这儿毕业,到时候你俩绑一块儿,也没咱老李有文化。”
丁伟笑道:“老李,你就吹吧你!我听说你们独立团搞学习班,你老李上课的第一天就放话说,要不了半个月,你老李就是全班第一,结果怎么样?垫底儿愣是垫了一周,到现在还没冲进前二十,真是白瞎了赵政委这么好的老师。”
“倒是人家老孔,从最开始就是第一名,到现在还稳坐第一的宝座,我看也就人老孔走了,你小子才有机会拿个第一。”
哈哈哈哈——
丁伟说罢,屋子里笑作一团。
望着李云龙和赵刚的一派融洽。
孔捷心里很是安慰,这下子好了,两人直接就过了磨合期。
丁伟乐道:“这老李,还真是有觉悟了,老孔,你说说,这么多年了,他老李和哪个政委合得来过?偏偏是咱赵政委,你瞧瞧,让老李给当宝贝似的捂着。”
李云龙瞪圆了眼睛,说道:“这话你们还真没说错,别的政委咱老李是真瞧不上,可偏偏老赵就能和我尿到一个壶里去。
为啥呢?老赵他有文化,老赵他度量大,老赵他心胸开阔,军事眼光过人,一手枪法更是没得说,咱老李都比不上的,最重要的是,咱老赵脑子灵活,做事情讲究变通,不像那别的政委,整天的给咱上紧箍咒。
就拿个最简单的例子说,等咱二团组建之后,你们瞧着吧,我两天不搞副业,别人不催,老赵估计就先来催咱了。”
众人一滞,随即哄堂大笑起来。
赵刚哭笑不得道:“老实说,我这个政委做的呀……都是让老李和老孔给带坏了!”
“哈哈,这就对了,”李云龙乐道。
丁伟敲了敲桌子:“老孔,我这好不容易来一趟,你总不能让咱们盯着空桌子唠嗑吧?”
丁伟开口,到了这独立团,就跟到了自己家似的。
孔捷乐道:“你老丁倒是好意思开口,只是你这对象似乎搞错了,如今这驻地的主人可换人了,你要是想要酒喝,那可得找老李。”
“哈哈哈哈,这没话说,到了咱老李的地头,别的没有,喝酒管够。”
李云龙二话不说,当即叫来警卫员虎子,“虎子,给团部炊事班交代一声,抓紧时间弄几个热菜,我得好好的请丁团长和孔团长喝一杯。”
“是!”虎子应道。
上菜之前还有一段时间,虎子那边先端来了两盘子花生,孔捷四人就着花生,一边吃着一边闲聊。
丁伟道:“话说回来,老李,你的新二团会留在独立团的原驻地,反倒是独立团赶赴牛口村,这倒是我真没有想到的事情。”
李云龙道:“老丁,我也不瞒你,这次我是承了老孔的人情了,老孔把他独立团的驻地留给了我,你瞧瞧,我这新二团刚拉建起来,根据地的建设就已经齐全了。”
“这下子好了,接下来,我可以把主要的时间和精力都放在对新兵的训练上,争取早日让部队形成战斗力。”
丁伟感慨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儿,老李,不得不说,从你到独立团当这个副团长以来,人家老孔对你可太够意思了。”
李云龙乐道:“这话没得说,老孔,就冲这份人情,我敬你一个。”
孔捷端起了酒碗,笑道:“老李,咱们之间还说这些做什么?来,干了。”
“干!”
李云龙满是笑容,酒碗撞在一起,仰头,一饮而尽。
一旁,孔捷的警卫员和尚负责给大家倒酒。
倒完了酒,站在一旁的和尚心里颇为感慨,关于为何要换驻地这事儿,孔捷后面给和尚说过。
和尚原本还觉得,团长是不是有点儿坑李团长了。
可眼前李团长笑得实在灿烂,这也不像是被坑的样子。
还是说……这就是团长所说的,被人卖了,还帮着数钱呢?
和尚若有所思中暗暗点头,像是领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