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保護我方族長 txt-第六十二章 大乾丹王!王守業(求月票)鑒賞

保護我方族長
小說推薦保護我方族長保护我方族长
……
“王璃仙,王宝力,王坦克!”见得如此一幕,王守哲的脸都黑了,“你们几个在做什么?”
“嗷呜嗷呜。”体型肥硕的垚土巨熊见得王守哲,就好似见了救星一般,狂奔而至,泪崩着哀嚎不已,“嗷嗷嗷呜呜呜~啊呜~”
“熊先生,莫急莫急,慢慢说~~”王守哲和蔼地安抚着说。
“嗷嗷呜呜~”熊先生还不能化形,喉骨也没化开,只能掏出了一大罐子黑沙,在神念的控制下,黑沙升腾而起,宛若活物般扭动着出现了一大排字,都是状告璃仙不做作业,纠结同伙威逼同学,被先生抓住现形后还用暴力手段对待先生的罪行。
熊先生的字还“写”的挺好,字字句句,都充满着血泪般的控诉。
“王璃仙,先生的控诉是不是属实?”王守哲的脸色凝重不已。
“这……爹爹,我,那个,旬假玩得过头了……”王璃仙那颗树苗化身,耷拉下了脑袋,弱弱不已,“是,是陛下说,偶尔放松一下问题不大……”
“好,好,好!”王守哲怒极而笑,“管教不严,是我这个做父亲的责任。”他先是朝熊先生行了个深礼:“先生,此事守哲定会给您一个交代。”
不管怎么说,垚土巨熊能从族学毕业,并有资格留在族学教书,人家凭的是正儿八经的本事,而且教的还是比较难度大的中等数学。
对于族学先生,王氏向来是十分尊重的。
“嗷呜嗷呜~”熊先生也急忙还礼,并留言说,“多谢家主大人主持公道。”
道完歉自后,王守哲神色不好地去了留仙居,不顾正在打麻将的四个人,当空说道:“王璃仙,把你本体给我化小,咱们王氏的孩子,该认罚认罚,莫要拖泥带水。”
“爹爹……我,我错了。”如今已经遮天蔽日的生命仙树,乃是王璃仙的本体,不过相比于完整体的生命仙树,她现在还是幼苗呢。
随着生命仙树一阵颤抖,她化成了数丈高的移动形态,还将树冠收起,树杆弯曲,露出了相当于“屁股”的位置。
“唰!”王守哲手中多出了一根藤鞭,狠狠地朝她抽去。
“啪啪啪!”
王璃仙被抽得树皮四下飞溅,哇哇哇地惨哭惨叫起来,“爹爹,疼,疼!人家不敢啦,以后不敢啦。”
“喂喂,守哲小子。”隆昌大帝也没了打麻将的心思,跳出来护短道,“你还真动手啊?仙儿还小,你这么打,会打死她的。你有本事打我啊,打孩子算个什么本事?”
“哼!”
王守哲随手一挥,一道碧绿色的玄气将整个留仙居都笼罩住了,只见留仙居如枯木逢春般生长出了树叶,根须,随后根须自动拔起,整个留仙居就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开始埋着根须腿向留仙谷外走去。
“嘿,王守哲你是什么意思?”隆昌大帝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朕不过是说一句公道话,你连朕都要赶出去么?你这是要让‘留仙居’去哪里?我跟你讲啊……朕可是大帝。”
“陛下,我王氏虽然是您的属臣。”王守哲严肃道,“但并不是您的奴仆,根据律法,这留仙谷是我长宁王氏合法资产,我王守哲身为王氏依照祖规律法担任的家主,有权请任何人离开我们王氏私产。就算仙皇来了,我若不欢迎,也一样有权力驱逐。陛下不愿离开,莫非想侵吞我王氏私产?”
正常情况下,一般没有哪个世家会驱逐大帝或仙皇,但的确有权力这么干。
“好你个王守哲,朕待你不,好吧好吧,你现在在气头上我不和你讲。”隆昌大帝被气得不轻,只得气鼓鼓地追着留仙居而去,“你别把留仙居弄得太远……仙灵之气太少了……”
很快。
留仙居就一溜烟跑得极远,直到了那数百亩圣品灵台的外围,这才重新安置了下来,并传来王守哲的声音:“陛下就在这位置住下吧,这段日子,我要亲自在留仙谷给王璃仙补课。”
隆昌、姜震苍、柳若蓝,以及时常厮混在娘家的王珞伊四个人,在新的留仙居位置上面面相觑。也只有王守哲,有这等本事让留仙居自己长腿跑路。
“若蓝,你夫君如此跋扈,你就不能管管他?”隆昌大帝气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满是碎碎念的说道,“还说仙皇来了都驱逐,哼哼,仙皇要真来了王氏,保管那小子腆着脸大拍马屁。他如此对朕,还不是因为朕年纪大了,无权无势无钱了?”
“陛下,我倒要问问您,您这是犯啥事惹毛他了?”柳若蓝也是没好气地说,“看样子夫君那是真怒了,我现在可不敢去触他的霉头。”
“这……也就是仙儿玩过头了,我给她撑腰别做作业了。”隆昌大帝老脸略微尴尬,知道自己有不对之处,却又死嘴硬道,“这多大点事儿啊,值当王守哲那小子对朕下驱逐令?而且他揍仙儿揍得那么狠,朕哪看得过眼去?若蓝,你听听,听听仙儿的哀嚎声?那王守哲下手那么重,还是人么?”
可他话音刚落,柳若蓝还没来得及说话时。
王守哲的声音又传来:“柳若蓝,你身为王氏大妇,也要给家族带一带好头。从现在开始,直到璃仙中等族学毕业,你们禁止再在王氏主宅范围内打牌。”
“……”如此一来,柳若蓝、王珞伊、姜震苍都以怨怪的眼神瞅着隆昌大帝,这事情,怕是没你老人家说得那么简单吧?而且你认罚就认罚吧,还非得嘴硬,又惹得王守哲脾气大了几分。
最麻烦的一点是,以璃仙那不爱学习的模样,中等族学毕业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若蓝,这可怎么办?”王珞伊忧心忡忡地说,“不是说不让在王氏主宅打么,要不,去我们陈氏打?我家那口子可不敢多话。”
“还打牌?”柳若蓝白了她一眼,“你弟弟他现在正在火头上,你就不怕你弟一怒之下把我给休了?现在外面多少莺莺燕燕盯着你弟呢。罢了罢了,最近我歇歇,好好辅助夫君去收收仙儿的心,毕竟孩子们的事情最重要。”
祖先哥哥等等我
“也好,最近太沉迷麻将了。”姜震苍也恍然道,“这样吧,我和隆昌去将那条极品灵脉抽一抽,顺便多攒点钱。”
“老姜要去你去,朕不去。”隆昌摇头说,“那王守哲有脾气,朕就没脾气么?哼!我就天天吃吃喝喝啥都不干,气死他。”
“得,你要不去,我就找姬玥儿联手。”姜震苍皱眉道。
如此,隆昌大帝一下子觉得压力大了。
女醫辛夷傳
以前他耍一波脾气,可以说不干就不干,反正也是没有人能和他抢。
可如今有了姜震苍和姬玥儿……仿佛一下子卷了起来。
“朕思来想去,还是觉得不能任性妄为,不能学王守哲那等说翻脸就翻脸的小孩子脾气。”隆昌大帝脸色一转,正气凛然道,“为王氏抽灵脉,即可赚钱,还能变相提高整个大乾国力,朕不可推卸责任。”
至此。
王守哲就在留仙谷中,重新打造了一套木屋,天天给王璃仙补课,并亲自抓她每天的作业。
虽然其中少不得“父慈女孝”般的鸡飞狗跳场面,但是,日子一天天过去,王璃仙的功课开始突飞猛进了起来。
而与此同时。
距离阴煞宗,以及南秦和西晋两国都有一段距离的一片蛮荒区域,不知什么时候被人清出了一大片地方。
跟周围相比,这片区域的地势相对平坦,稍加修整,就被改造成了平地。
平地中央,有一座已经建了一半的宫殿。
宫殿主体用的是石料,铺以部分木料以及炼制过的玉砖,琉璃瓦,从外表看去恢弘大气,奢华无比,也华丽无比,简直没有一处不考究。
宫殿之外,还有一个面积巨大的园子,这会儿已经移植过来了不少奇花异草。
这座宫殿,便是血童魔君新建的行宫。
因为建造得比较仓促,行宫至今还没彻底建造完成,尤其是后院部分更是还只有一个雏形。
前面的主殿部分则已经建造得差不多了。为了方便血童魔君入住,其中一些宫殿内甚至连软装都已经布置好了。光看里面的话,跟建造好的宫殿也没什么区别。
这会儿,负责建造宫殿的南秦、西晋两国匠人们正顶着寒风,上上下下地忙碌赶工,就连被派来给血童魔君跑腿的阴煞宗弟子也脚步匆匆,不少人甚至直接运用上了身法,飞掠着来去,看起来忙碌非常。
园子里,一个紫袍老者正负手而立,一边盯着工程进度,一边和身旁拿着建筑图纸的中年人商量着什么。
这老者眉眼深邃,气质儒雅,一双浅褐色的眼眸让他看起来有些冷漠,却丝毫无损他那一身贵气,随意往那一站,便天然是人群的中心。
这是常年统领一方的强者才能磨练出的威仪。
这老者,便是祁洪昭的弟子,阴煞宗的大长老之一,阴奉屠。
因为血童魔君此番来阴煞宗地域并没有带多少人,祁洪昭便将手下最得力的弟子阴奉屠派到了他身边。
阴奉屠曾经担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代理宗主,处理起各种杂事来自然是得心应手,即便是脾气暴躁的血童魔君也挑不出什么错来。
如今血童魔君身边办事的人手,基本也都是一起被派过来阴煞宗门人弟子。
正忙碌间。
无妄海方向的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下一刻。
一道黝黑的遁光出现在遥远的天际。
磅礴的威压伴着阵阵尖锐的风啸声翻滚而来,隐约间,好似还夹杂着阵阵粗犷悠长的象鸣声,激荡得整个天际的云层都随之翻滚起来,好似瀚海惊涛,波澜万丈。
忙碌中的众人齐齐一惊。
但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那道遁光便已经掠过遥远的距离,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遁光散去,一道身形魁梧,如同铁塔般的男人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那身上那黝黑健硕的肌肉,以及那比众人高出好大一截的身高,都给众人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再加上那一身强悍绝伦的威势,更是让人止不住地心生敬畏。
这男人,自然便是古象魔君。
阴奉屠忙放下手头的事情迎了上去:“见过古象魔君。”
古象魔君看了他一眼,言简意赅地问道:“血童魔君在里面?”
“是。”阴奉屠连忙回答。
古象魔君点了点头,没说别的,转身就进了主殿。
阴奉屠在装饰主殿的时候显然是用了很多心思的,这座主殿被装饰得奢华而精致,桌椅摆设皆是上品不说,就连门帘都是用灵玉珠串联而成,一进门就能感觉到那种扑面而来的奢华感。
古象魔君却没怎么在意这些细节,随意一挑门帘就进去了。
“该死的樊夜,居然敢不给本魔君面子!”才刚进门,他就听到了血童魔君暴躁的怒骂声,“一个个的,有好处的时候冲得比谁都快,现在见本座出师不利,找他们帮忙就各种找借口推辞。还真是一点都不掩饰自己刻薄逐利的嘴脸。等本座回去,非找他们把这笔账一一讨回来不可!”
血童魔君阴沉着脸坐在靠墙的罗汉榻上,孩童般玉雪可爱的脸上乌云密布,整张脸都紧紧绷着,表情极其难看。
“东乾国乃是仙朝的分支,我们能从真魔殿拉后援,东乾国也能。”古象魔君开口安慰他道,“能成为魔君的强者哪个不是经历丰富,自然看得明白,现在过来支援,很容易便会陷入没完没了的混战之中。到那时候,东乾国的战场就会变成一个巨大的绞肉机,魔朝和仙朝都会被拖入其中,无法脱身。一不小心,连凌虚境强者都有可能陨落,他们自然不愿意冒险。”
“古象,你回来了。”
见到古象魔君,血童魔君阴沉的脸色才稍稍缓了几分:“道理我自然明白,只是本魔君就是气不过。换了之前本魔君鼎盛时期,他们哪里会如此敷衍?”
“魔君倒也不必为此动怒。此番阴蛇魔姬背叛,以小魔尊的性子必不会善罢甘休。待小魔尊出关,魔君只消将此事如实告知于他,小魔尊必然会出手。”古象魔君平时沉默寡言,关键时刻却很会抓重点,“到时候有小魔尊牵头,他们的态度自然会改变。”
“看来也只能等小魔尊出关了,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恰巧遇到小魔尊闭关了。”血童魔君叹了口气,“算了算了,先不说那些墙头草了,古象,你此行可还顺利?”
“启禀魔君,靠着您提供的【血魄神丹】,我已经成功拿到了昆吾巨舟的图纸。”古象魔君说着,取出一沓用兽皮制成的图纸交给了血童魔君,“我已经派懂行的炼器师验证过了,图纸应当没有问题。”
“好!有了它,我们的胜算就大大增加了!”血童魔君大喜。
他立刻就派人将阴奉屠召了进来,将图纸交给他道:“这是【昆吾巨舟】的图纸。你拿过去,找一批信得过的炼器师,把巨舟炼制出来。”
“昆吾巨……”阴奉屠愣了一下,随即忽然反应过来了什么,捧着那沓图纸的手蓦地就颤抖了起来,就连脸色都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您是说,那个传,传说中的【昆吾巨舟】?曾经在和仙朝的交锋中屡立奇功的那种铁甲巨舟?”
【昆吾巨舟】是什么,他怎么可能没听说过?
打野英雄
那可是魔朝王牌海军中的主力战舰。魔朝和仙朝打了这么多年,昆吾巨舟创造的传奇战绩可谓是数不甚数,就连他这个位于偏远区域的阴煞宗弟子,都对它耳熟能详。
可惜,昆吾巨舟乃是魔朝的主力战船,它们的主要服役区域距离阴煞宗也是极为遥远,他一直都是只闻其名,未曾亲眼见过。
阴奉屠也是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能拿到这种传奇战船的图纸。
“没错,就是它。”血童魔君像是很满意他的反应,蓦地就笑了起来,眉眼中充斥着一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般的飞扬神采,“南北两路大军不是被东乾国拖住了吗?那咱们就再添一路大军,从西海进攻。”
“魔君果然神机妙算。”阴奉屠激动不已,立刻便领悟了血童魔君的意图,“东乾国在西海没有成建制的海军,咱们的昆吾巨舟一出,他们必然不堪一击。而且,西海有相当一部分位于东乾国西海郡的腹地,只要咱们打下了西海郡,大军便可直逼归龙城。妙啊!太妙了!”
西海的范围极为广袤,在东乾国境内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剩下的大部分都位于东乾国之外,如同天堑一般将西晋和南秦两国远远隔开了。
至于阴煞宗,则还要在更西面。
“不错。祁洪昭一直说你机灵,你果然没让本魔君失望。”血童魔君满意地看了他一眼,“接下来的战事能否顺利,这昆吾巨舟可是重中之重。能在大战之前建造出多少艘【昆吾巨舟】,可就要看你的了。若是造得多,我另外有赏。”
“魔君大人放心,我一定让所有人加班加点,全力赶制昆吾巨舟。”
阴奉屠小心翼翼地捧着图纸,那样子就像是在捧着一件绝世珍宝,末了,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谨慎地看了血童魔君一眼,询问道:“船坞的建造地点,就选在西海?”
“这是自然。”血童魔君摆了摆手,“去吧~”
“是,魔君大人。”
阴奉屠大喜过望,立刻乐颠颠地去了。
船坞建在西海,那等血童魔君走后,那些船坞,训练好的炼器师,以及建造出来的昆吾巨舟,可就都归阴煞宗了。
这对阴煞宗的整体实力,可是一种十分巨大的增强。
他得赶紧写信把这消息告诉师尊。另外,还得让师尊派一些懂得炼制巨舟的炼器师过来,铁甲战舰的炼制肯定不会很容易,得赶紧研究起来才行,船坞也得赶紧建起来。
要做的事情可太多了。
“看来【昆吾巨舟】的炼制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看着阴奉屠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血童魔君的心情也是大好。
他看向身边的古象魔君,笑道:“有昆吾巨舟和小魔尊在,咱们这一次必胜无疑。古象,你替我忙前忙后这么久,也是劳苦功高,等事成之后,我只取《圣蛊宝典》和一件道器,剩下的好东西你尽管挑,有多出来的道器也给你。”
闻言,古象魔君也是大喜过望,连忙躬身道:“多谢魔君慷慨。”
“嗨~如今阴蛇魔姬背叛,东西不给你我还能给谁。”血童魔君摆了摆手,表现得很是慷慨。
自己这一番布置,可以说是下了血本了。
昆吾巨舟的威力他可是亲眼见证过很多次的,东乾国这样的边陲小国,昆吾巨舟出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相信,这一次,东乾国绝对翻不出什么浪来了。
等到时候昆吾巨舟造好,沿着西海一路轰炸,大军可从任意岸边登陆,随后直捣黄龙,那东乾国绝对会哭着喊着把血尊者遗迹中的宝物主动交出来的。
接下来,就等着【昆吾巨舟】建造完成了。
最多不过百年,自己就能带着圣蛊宝典凯旋归朝了!
血童魔君负手看向窗外,神色笃定而自信,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成功得到《圣蛊宝典》,受到魔尊殿下嘉奖的那一幕。
……
同一时间段。
陇左郡津港卫!
作为陇左郡曾经的第一大港,也曾有过它的繁华。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青萝卫的青萝港取代了它在北方的位置,而南方的东海港、东港、以及新平港等强势崛起,更是让津港雪上加霜而日益凋落。
津港最繁华之时,曾经有东方、慕容、上官、赵四大七品世家。
而如今的津港在漫长的历史变迁中,其中两大世家已经衰败,退出了津港舞台,仅剩下了东方氏和上官氏两个七品世家。
其中上官氏乃是大乾上官氏的分支之一。
随着上官氏崛起,并在上一次帝子之争中站队明确,且与王氏友好联姻后,如今的上官氏发展非常迅速,正在一步步坚定地向三品世家挺进。
上官氏的后起之秀上官云阙,不过才两百三四十岁的模样,就已经踏入了紫府境中期,并受到了帝子安的重用。
不出意外,上官云阙未来妥妥的就是一位神通境大佬。
津港上官氏借着这一股东风,重新斥资改造了津港,凭着津港水深开阔的优势,多多少少也赢得了一部分远洋深水船舶的业务,日子过得还算舒坦。
津港东方氏主宅。
这个传承了八百年的主宅,曾经见证过东方氏的辉煌,也经历了东方氏的衰败。
内部围墙和一些宅院,墙面斑驳而杂草丛生,显现出东方氏在主宅修葺资金上的缺失。
任何一个家族,都会视主宅为一族之根基,家族的脸面。
一旦主宅都修葺不亮堂了,这家族多半在经济上出现了巨大的压力和问题。
东方氏主宅后院有一座丹炉。
丹炉炉火正旺,烘焙孕育着一炉珍贵的丹药,一男一女两名十几岁的孩童正在专注地控制着炉火温度。
一位胡须花白的老者,熟练掐动着炼丹指诀,一道道玄气和神念打入丹炉之中,淬炼着丹药的品质。
不知过了多久。
老者爆喝了一声:“丹成,开炉!”
炉盖打开,一团烈火猛地窜出,而老者如飞鹤一般掠过,等他落地时,掌心上有六枚丹药在滴溜溜地旋转着,那丹药圆鼓溜丢而灵气盎然,显然品质不错。
“好好好,此番老夫不负左丘氏所托,这一炉洗髓丹竟然成丹六枚。”老者如释重负,顿时喜上眉梢,小心翼翼地将洗髓丹封装在了玉质丹瓶之中。
“恭喜老祖宗,贺喜老祖宗。”那对俊俏的男孩女孩,也是乖巧地向老祖宗道贺。
“明旭,灵柔。”老者略显疲惫的神情中充满了兴奋,“这一次多亏了你们也出力,根据我与左丘氏的协议,这一炉灵药若是成丹五枚,我便分文不取。若能出六枚,咱们东方氏就能分得一枚。”
“老祖爷爷。”东方明旭说道,“这一枚洗髓丹,还是给灵柔妹妹吧。她得了此丹,就有机会冲击天骄血脉了,再过几年,她就要去学宫报到了。”
“不不不,还是给明旭哥哥吧。”东方灵柔乖巧地说道,“明旭哥哥的天资也很高,能有天骄血脉的话,咱们家里也许能成为紫府世家。”
“不不,灵柔。”东方明旭摇头道,“咱们东方氏现在完成天人交替都有些吃力,哪怕我有天骄血脉也是无力回天。反而是灵柔你,一旦以天骄之姿加入学宫,就能得到重点培养。以后等你成为了天人境,成就了紫府上人,就能照拂家族,让咱们东方氏不再受人欺负了。”
老者的脸色越来越凝重,先前的兴奋已经一扫而空,看向两个优秀后辈的眼神中充满了歉意:“明旭,灵柔。这洗髓丹,恐怕得卖掉。”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家族这一次出了两个如此优秀的后辈,本是东方氏的福气,却不想东方氏根本无力给予他们最好的条件。
“啊?卖掉?”两个年轻孩子们的脸色都吃惊不已,“老祖宗,咱们家里已经缺钱到这种地步了么?”
“唉!”老者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王氏炼丹公司的议价能力太强了,如今的五品洗髓丹已经被他们压到了十二万乾金一枚,像咱们这种单打独斗的炼丹师,无论是收购灵药还是出售弹药,根本竞争不过他们。”
“而这些年来,津港上官氏逐渐崛起,也一直在排挤打压咱们,咱们家族各方面产业的收获日渐式微,早已经入不敷出了。这笔钱,得拿来赎回一些抵挡的家族资产。”
东方明旭和东方灵柔互相对望了一眼后说道:“老祖爷爷,听说王氏炼丹公司津港分司的大掌柜,已经找您好多次了,他们希望您可以加入王氏炼丹公司,保底年薪三万乾金,炼丹分红另算,您为何不?”
“住嘴”老者突然恼羞成怒道,“长宁王氏就是一帮唯利是图的小人,若非他们处处打压咱们东方氏,咱们又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
“此事休要再提,我东方玉曦就算是死,也不会帮王氏,更不会帮王守业打工!”
说罢,老者愤愤离去,他远去的背影似乎已经有些佝偻,一副被家族和生活的重担压垮了的模样。
两位小辈面面相觑,各自的脸色都不太好。
“明旭哥哥,我听说咱们的偶像【大乾丹王】王守业前辈,已经到了咱们津港,据说要坐船出远洋……”东方灵柔弱弱地说,“我原本还想趁着老祖宗高兴,想央求他放我去拜见丹王前辈,好向他请教一下炼丹上的问题。现,现在可怎么办?”
“灵柔,此事你就别想了。”东方明旭低声说道,“我听说,只是听说啊。咱们老祖宗年轻之时,曾经和丹王前辈有天大的过节。听说啊,好像是丹王前辈抢了老祖宗的机缘。”
“啊?这事儿不能吧?”东方灵柔一脸不信道,“丹王前辈向来口碑极好,以大力提携指点后辈而闻名天下,怎么可能会做如此之事?何况,我床头有丹王前辈的形象画册,人家长那么年轻和俊朗,和老祖爷爷不是同一辈吧……?”
“咳咳~灵柔啊,正所谓人不可貌相。老祖爷爷那是为家族操劳而苍老的,年轻之事,老祖爷爷也挺俊俏倜傥的,应该不比丹王前辈差。”
“还能如此?”东方灵柔灵动的眼珠都要瞪了出来,她实在是想象不出来,自家苍老又有些佝偻的老祖爷爷和丹王前辈是同一代人。
“不行不行,机会难得,我一定得想办法去拜见丹王前辈。”东方灵柔咬着牙说,“明旭哥哥,这事儿你一定得帮我。”
“这……”东方明旭一阵头疼,“好吧,我想想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