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说 遼東之虎 ptt-第九十三章 無效的談判展示

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辽东之虎
巨大的声音,并没有惊醒沉睡中的女皇陛下。
叶卡捷琳娜仰躺着,身上盖着丝绸蜀锦被子。但脸色却有些青紫色!
“陛下!
陛下!”侍卫长觉得有些奇怪,赶忙绕过大床来到叶卡捷琳娜身前。
蜀锦被子上有些呕吐物,女皇陛下的下巴也有些脏。
悠久愚者阿茲利的賢者之道
老魔童 小說
侍卫长推了叶卡捷琳娜一把,叶卡捷琳娜的头晃动了一下,一股不知命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陛下!”
“陛下!”
侍卫长的心脏狂跳,接连推了几下,可叶卡捷琳娜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手指颤抖着伸向叶卡捷琳娜的鼻子前,然后迅速摸向脖子上的动脉。
触手处一片冰凉!
“陛下!
陛下!”
天塌下来了!
女皇陛下,死了!
“医生!
医生!”侍卫长疯狂吼叫着冲出了门外,可迎面却见到了冲进来的士兵。
“这个人是彼得公爵的同党,他要谋害女皇陛下!”
“把他抓起来!”
“他是普鲁士人。”
那个本来应该在昨天晚上被打死的宫廷女官,现在带着一群仆役指着侍卫长。
“把这个人抓起来!”领头的近卫军官愣着脸吩咐了一声。
“你们是哪里的士兵,怎么可以冲击女皇陛下寝宫。你们的长官是谁?”侍卫长惊讶极了,居然有士兵敢冲进女皇陛下的寝宫。
“等什么?抓起来!”那个近卫军官再次吼了一嗓子。
立刻有壮汉冲过来,扭住侍卫长的胳膊。
能让女皇陛下的侍卫长,手下肯定有两下子。
还没等两个人靠近,侍卫长铁拳闪电一样出手。
怎么出手没看清楚,但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两个壮汉从嘴里飞出来的牙。
“谋害女皇陛下,还拘捕!”带队的近卫军官喊了一嗓子。
立刻有四五支盒子炮对准了侍卫长!
侍卫长眼仁一瞬间缩成了针尖大小,这种枪,近卫军根本就没有装备。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嘴上不含糊,手却很含糊的举了起来。
他知道,如果不投降会被人打成筛子。
不过他没有想到另一回事,那就是即便投降,也会被人打成筛子。
那个近卫军官没有说话,只是扣动了扳机。
一支枪开火,然后就是所有枪都开火。
每支枪都有二十发的弹容量,在几秒钟的时间内,所有人都打空了弹夹。
地上的侍卫长真的成了筛子,胸口密密麻麻被打得跟蜂窝一样。
人连抽搐都没有,就死的透透的。
“谋杀女皇陛下,死有余辜!把他的尸体抬出去,吊在克里姆林宫的城墙上。”
近卫军官喊了一嗓子,立刻有人走过去拖尸体。
现在是上午九点钟,整个莫斯科已经混乱成了一团。
街上到处都是惊恐的人们,他们眼睁睁的看着克里姆林宫城墙上竖立起了巨大的广播喇叭。
神聖鑄劍師 肥魚很肥
“侍卫长勾结彼得公爵,企图出卖俄罗斯。
他们恶毒的谋杀了女皇陛下!
所有正直的俄罗斯人,都需要站出来,在大明的帮助下拯救危机中的俄罗斯。”
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循环播放,同时城墙上吊着十几具残破不堪的尸体。
这些人都穿着近卫军装,金灿灿的肩章显示他们是皇家近卫。
“呸!叛徒。”
“女皇陛下被谋杀了!”
“打死那些背叛女皇陛下的贵族!”
“打死俄罗斯的叛徒!”
“对,打死他们。”
几个人在人群里面高喊,很快那些青年学生,军校的学员们也开始跟着喊。
他们似乎忘记了,他们本身就是贵族。
只不过他们是家中的次子,没有资格继承家业,才不得不走进军校,用命为自己搏一个出身。
莫斯科市民的怒火,几乎在一瞬间就被女皇的死讯点燃。
他们疯狂的冲进据说是背叛女皇的贵族家里,见人就打见人就杀。
彼得公爵在莫斯科的府邸是重灾区,那里很快燃起了大火。
彼得公爵叛国,谋杀女王的消息,正随着电波迅速传遍俄罗斯,包括彼得公爵的老巢,圣彼得堡!
“这会不会太乱了,把俄罗斯闹得完蛋了。”史德威站在行辕的窗前,看着城里冒出的滚滚浓烟,还有满地乱窜的人有些忧心忡忡。
他真的很担心,孙承宗的这一剂猛药,直接把俄罗斯给治的生活不能自理。
“乱一乱也好,那些贵族也实在是不像话。
底层百姓吃糠咽菜都是奢望,他们还一箱箱的从大明进口啤酒、茅台酒、五粮液!
整天不是舞会,就是听歌剧。
除了搂钱,什么事情都不会做。
这些人已经成了国家的蛀虫,死一个少一个。
没有了他们,俄罗斯只会更好。”
“那总不能这么乱下去。”
“叶卡捷琳娜不是还有个儿子么?怕什么,他儿子如今就在行辕里面。
乱上几天,等这帮人乱够了,那就把那个尼古拉扶上位。
贵族们死光了,那就只能是库图佐夫辅政。
小的今年八岁,老的今年快八十了。
真是老的老,小的小!
这挺好的!”李枭嘴里叼着雪茄,看着外面的乱象。
“会不会有人发现照片是假的?”史德威总是秉持怀疑一切的办事原则。
某种程度上,这是不自信的体现。可这样做,又能避免很多失误。
李枭也不知道,他这算是优点还是缺点。
“那几个人,本身就很像繆拉、俾斯麦和彼得公爵。加上照片拍的模糊,想认出来并不容易。
而且……!
普通俄罗斯人,连彼得公爵都没有多少人见过。
他们更加不认识谁是俾斯麦,谁是繆拉。
说繆拉长成你这样,他们说不定都信。”
“呃……!”史德威无语。
还真是这样,普通俄国人,谁又会知道俾斯麦和繆拉长成什么模样?
“而且根据咱们的内线情报,彼得公爵不在莫斯科,也不在圣彼得堡,究竟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我们不需要弄清楚他在那里,只要他现在不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那今后他即便有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
克里姆林宫的那些下人们,会指正那个普鲁士侍卫长,还有人会作证说,彼得公爵收买过她。
人证物证,照片都登载在报纸上,彼得公爵跳伏尔加河都洗不干净。”
史德威再次无语!
的确像李枭说的那样,只要彼得公爵不露面,那他现在就是在和普鲁士人和谈。
人证物证俱在的情况下,谋杀女皇、叛国罪这两顶帽子,他摘都摘不下来。
远处传来沉闷的爆炸声,又有火焰和浓烟蒸腾而起。
莫斯科现在很乱,唯一安全的地方就是行辕。
大明行辕没人敢靠近,行辕里面的卫兵荷枪实弹。
只要有人靠近警戒线没有停下,喊话都不用,直接开枪射击。
在行辕的两边,各驻扎了一个坦克团。
虽然只是装备了一型坦克,但对付乱民,高射速的双二五炮很好用。
出乎意料之外,整个乱局中,俄军好像是个外人一样。
只要不冲击军营,他们就不会有动作。
整个俄军包括近卫部队,在这次的事件中就是个透明人。
骚乱持续到第三天的时候,拉斯普丁的尸体也被挂在了克里姆林宫的城墙上。
确切的说,这时候的拉斯普丁已经是一具冻得硬硬的“僵尸”。
这一下,百姓们的热情更加高涨起来。
拉斯普丁的名声,明显比他的人还要臭。
无数市民向拉斯普丁的尸体吐唾沫,还有人拿石头扔。
如果不是高高的挂在克里姆林宫城墙上,早就被人撕成碎片了。
第五天的时候,这些人终于闹不动了。
不管是谁死了,日子还得过下去。
库图佐夫亲自来到大明大元帅的行辕,迎接王位第一继承人,还不满八岁的尼古拉斯。
在明军和库图佐夫的共同护卫下,尼古拉斯走进了克里姆林宫,并且在当天加冕成了俄罗斯新一任沙皇。
尼古拉斯当上国王的第一道命令,就是命令俄军上街帮助维持秩序。
第二道命令,就是重申了大明与俄罗斯的同盟。
用他那稚嫩的嗓音喊出:俄罗斯,永远不会背叛大明帝国。
***************************
在欧洲,消息传递的速度并不快。
直到尼古拉斯登基,身处斯德丁的几位还在为最后的几项议题讨价还价。
“俾斯麦首相,繆拉元帅,温斯顿首相,如果没有我们的帮助,你们不可能打败大明。
他们每天都能将山一样的物资,从大明搬运到俄罗斯前线来。
如果他们愿意,他们甚至可以养活所有俄罗斯人。
我们这样做,也是冒了绝大风险的。
既然前四项条款我们都做了让步,那么剩下的条款,就由你们让步吧。”
彼得公爵实在没有办法了,按照约定明天就是他启程回国的日子。
所有的东西,必须要在今天敲定。
俾斯麦、繆拉、温斯顿互相看了一眼,实际上大家都得到了需要的东西。
“好吧,我们答应。香槟!”繆拉对着外面喊了一嗓子。
彼得公爵如释重负的靠在了椅背上,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在他看来,俄罗斯也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可近来的不是手持香槟的侍者,而是急吼吼的秘书们。
三个人的秘书几乎同时窜了进来,然后把一个个信封递到了三个人的手里。
几个人疑惑的打开信封,里面是一份俄文报纸。虽然看不懂上面的俄文,但那照片确是看得懂的。
“我们什么时候拍过这样的照片?”
“我也不记得。”
“这照片上的人好像不是我。”
温斯顿看着不明所以的繆拉和俾斯麦,无奈的耸了耸肩膀:“这里面没有我。”
然后,他就将手里的保持递给了彼得公爵。
“这……!这……!怎么会这样?”彼得公爵拿着报纸,手和肝一起颤。
这是一次保密级数相当高的秘密会谈,为了保密需要他们甚至来到了斯德丁小城。
但却没有想到,被报纸一下子捅了出来。
秘密会谈,有他妈这样的秘密会谈?
都上报纸了!
“首相!
最新消息,叶卡捷琳娜女皇被她的普鲁士侍卫长谋杀了。
还有,谋杀女皇的命令是彼得公爵下达的。”
秘书说话的时候,眼神儿瞄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的彼得公爵。
协议达成的兴奋,顷刻间消失无踪。
俄罗斯那边连沙皇都换了,眼前这位彼得公爵大概率只能选择流亡。
这份谈了长达五天之久的协议,还有个狗屁的意义。
屋子里面陷入了沉默,没人敢打破这片死寂。
作为老谋深算的政治家,已经在考虑这件事情发生之后,需要干些什么。
以及这件事情发生后,战争的局势和前景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很快,急促的脚步声再次响起。
有一个秘书急吼吼的跑了进来,然后另一份报纸出现了桌子上。
这是谍报人员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偷运出来的报纸。
别人看不懂俄文,彼得公爵是看得懂的。
随着阅读,拿报纸的手抖得像是中风的老人。
报纸上详细记述了叶卡捷琳娜女皇死亡的经过,有证人证言,有彼得公爵收买他们的证物。
证人和证物,都以照片的形式体现在报纸上,增加可信性。
甚至还有女皇陛下的验尸报告!
报纸的末尾,还有敦促彼得公爵立刻回国自首的简言。
完了!
全完了!
俄罗斯是彻底回不去了!
一瞬间,失落、愤怒、哀伤、各种复杂的情绪一一展现在彼得公爵的脸上。
“这是诬陷,诬陷,彻彻底底的诬陷!
我要组织俄罗斯军队,我要打到莫斯科去,我要为女皇陛下报仇雪恨。”
彼得公爵狂暴的叫嚣着,把桌子上的文件全都扫落在地上。
看着彼得公爵疯狂的举动,温斯顿站起身来扭头就走。
繆拉和俾斯麦对视了一眼,也站起身来走了出去。
直到走廊的尽头,他们仍旧能够听到彼得公爵的咆哮声。
官場透視眼
已经不重要了,这个人没啥用了。
加持在身上的头衔和权势化成了虚无,彼得公爵再也没有和他们平起平坐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