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起點-第十二章 自救推薦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锅炉房已经关了。”安德鲁在甲板上汇合了吕布,神情严肃的道:“我刚才算过,就算如此,这艘船最多坚持三个小时。”
“我吧进水口堵上了一些,但没能完全堵住,这个最多只能延续半个小时,最理想的状态是三个半小时,尽快找寻救援!”
“好!”安德鲁点点头,二人飞奔来到甲板上,安德鲁去找船长等人商量救援的事情,吕布择取将父亲还有强尼招来。
“布儿,发生了何事?”吕书贤看着吕布问道。
“船要沉了,父亲准备一下,穿上救生衣,那些不必要的东西都别带了。”吕布将船舱里的救生衣拿出来,让吕书贤穿上。
至于强尼,无需吕布说,他在听到船会沉的时候,已经在穿救生衣了。
吕书贤看着吕布道:“小心些,为父帮不了你什么?”
“父亲只要活着就好。”吕布点点头,看向强尼道:“你跟在父亲身边,到甲板上去等我。”
说完,吕布径直去了头等舱方向。
“小家伙,你不能进来!”头等舱的船员礼貌的想要拦住吕布。
“嘭~”铁锁在船员惊愕的目光中被吕布一把拽下来。
随手推开船员,吕布径直走向吸烟室,安德鲁的声音老远就听到了。
“先生们,最多三个半小时,史密斯先生也说了,最近的船要四个小时才能过来,我们现在必须行动起来。”安德鲁看着一群贵族。
“安德鲁,泰坦尼克号不会那么容易沉的,史密斯不是已经让人去修补了吗?何必如此兴师动众?”伊斯梅对于安德鲁的鲁莽和失礼十分不满。
“不,相信我,能够支撑到天亮已经是极限了,我们必须做出行动,史密斯先生做的这一切都是徒劳的,我和吕布先生已经去过密封舱、锅炉房,水已经蔓延进来,这个过程已经不可逆。”安德鲁一脸严肃的看着伊斯梅。
“安德鲁先生,你可是要为自己的言行来负责的!”伊斯梅一脸严肃的看着安德鲁。
“当然,所以我才希望诸位可以联合起来,利用自身的影响力,来维护船上的秩序,让大家有序的离开。”安德鲁点点头道。
“开什么玩笑,这个时候不该是封锁消息,让船上的上等人先离开吗?”
所有人沉默了,理论上来说,这当然不行,无论英格兰还是美利坚,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他们必定会受到社会的谴责,然而……
“安德鲁先生,我已经让人去召集人手,我需要你的帮助。”吕布已经从门外进来。
“谁让你进来的!?”刚才说话的富豪有些羞怒的看着吕布,尖锐的咆哮道:“警卫,将这个不懂礼貌的黄皮猴子给我……”
话音尚未落下,吕布突然消失了,不是消失,而是太快了,下一刻,说话的富豪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中身体直接炸开,化作一片血雾。
吕布自血雾中现身,落在桌案上,环视四周:“我现在没兴趣跟诸位讨论人种的优劣,我要渡过眼前的劫难,诸位如果有能力帮忙,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但若没有,我希望诸位可以暂时闭嘴,我不是所有时候都会克制自己的情绪!”
包括安德鲁在内,所有人惊骇的看着血雾弥漫中的吕布,有的人直接坐倒在地,这个来自东方大清的稚童,再一次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活生生的一个人,就这么四分五裂!?
面对吕布的威慑,这一刻,所有人选择了缄默。
“现在听我的,让那船长放弃无意义的抢修,让所有木匠都来甲板几何,这次海难,只有众志成城,才有生还的希望,快去!”吕布看向安德鲁道:“我要暂时接管这条船。”
“好!”恢复过来的安德鲁心情复杂的离开了,他不是太习惯这种雷厉风行的风格,吕布动辄杀人的形象也让他对吕布的好感大减,但他知道,吕布现在说的是最正确的,现在抢修已经没有意义,应该将宝贵的时间放在救人上!
“诸位若是想要尽心就帮忙,若不想,还请诸位别添乱!”吕布将目光看向其他人,沉声道。
没人回答,仿佛是无声的抗议,但这也是一种默认了。
吕布跳下桌子向外面走去,很快,安德鲁带着史密斯船长来到吕布这边,皱眉看着这个身上沾染着新鲜血液的东方稚童,不敢相信这个稚童能有什么本事拯救这条船:“小朋友,你想怎么做?”
“所有警卫人员负责维持秩序,救生艇全部拿出来,老幼病残先上船得救,船长是否同意?”吕布倒没有强来,做事儿得讲章法,威他已经立了,接下来是该展示能力,他需要这些人帮忙,至少比普通人用起来更顺手一些。
“可以,小绅士。”船长点点头,立刻让大副去做这些事情:“但人手有些不足。”
“放心,很快会有更多人投入进来!”吕布看向另一边带着一群人跑来的杰克、露丝。
“嘿,吕,这些人够吗?”杰克看向吕布。
“不够,还要更多。”吕布踏前一步,精神世界开到自己能做到的极致,大声道:“船要沉了,我们的时间不多,如果大家像没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只会让本该得救的人无法得救,现在的温度是三十一华氏摄氏度,海水只会更冷,我们想要对抗这恶劣的环境,就必须团结!”
東方秘湯物語
太平 客栈
他的声音稚嫩,却掷地有声,有种让人莫名想要信服的能力,站在人群中的杰克甚至有种热血澎湃的感觉。
“说吧,要做什么!?”杰克大声道。
“老幼病残先登上救生艇,我们必须维护秩序,杰克,我需要更多的人来做这件事,其他人,十人一组,配合船上的工作人员将救生艇准备好,准备将第一批船员送下去!”吕布从杰克手中抢下画板和笔后,看着杰克道。
“好!”杰克答应一声,立刻离开。
吕布则迅速找出一张纸,拿着炭笔画出一艘船的轮廓,又填写了几个数据,将安德鲁招来道:“你带着船上的船工和木匠按照这个图纸去做救生艇!”
我有千萬打工仔
“好大胆的创意!”安德鲁看着吕布画出来的船,惊叹道。
“尽快作,把所有的工具都拿出来!我会在乘客中找寻懂得木匠的人来帮你,尽可能多做。”吕布看着安德鲁道。
“但材料就算拆卸也来不及!”安德鲁苦笑道。
“放心,我们有人!”吕布看着安德鲁道:“你先去准备,材料一会儿便会给你送过去!”
“好!”
安德鲁点头答应一声,很快离开。
很快,杰克带着更多的人过来找吕布:“消息已经传开,下面已经乱成了一团!”
“让所有人冷静!”吕布看着这些人道:“先生们,既然大家已经知道了,我便不多说了,我们要与这篇大海和这艘即将沉没的船作战,我们要与时间作战,这里有没有擅长木工的人,救生艇数量不够,我们需要更多的木工!”
陆续走出几个,被吕布安排到安德鲁那边。
“还需要伐木工,这里的船板都是我们的材料,我们必须争分夺秒,成绩优异者,可以先行乘船离开!”吕布看着众人道。
伐木不难,但也不简单,木板如果太碎,根本做不了船,吕布为了避免出现疏漏,设计的船是下面有三层空间的梭形船,对伐木工还是有一些要求的。
又有一批人出来,直接被安排去伐木。
剩下的人负责维持秩序,输送木材。
三等舱的所有门被打开,在吕布的来回奔波下,秩序竟然真的被维持住了。
看着船上来回奔波的吕布,不敢相信对方竟然只有五岁,雷厉风行,却又杀伐果断,如果不考虑对方只有四岁的话,这分明就是一位厉害的将军!
史密斯这一刻算是彻底服了,配合着吕布指挥船上的工作人员安排老幼妇孺们上救生艇。
“终于找到你们了,你这个混蛋!”卡尔带着勒杰出来,看到跟在吕布身边的杰克和露丝,愤怒的咆哮一声,便要冲上来。
“我现在不想杀人!”吕布回头,冰冷的目光让卡尔和勒杰迅速冷静下来,指了指四周道:“船快要沉了,我们在自救,我不管你们有什么恩怨,但最好不要现在闹事,我们的时间很宝贵!”
“发……发生了什么事?”被吕布冰冷的目光看的浑身不自在,卡尔想要反抗,但吕布身上有些发暗的血渍让他不敢动弹,眼前的景象也让他有些震撼。
吕布没理他,带着杰克和露丝继续巡视,他要做的就是维持秩序,杰克和露丝可以分别对话三等舱和头等舱的客人,给吕布节省了不少精力。
“需要我做什么吗?”一名身穿笔挺礼服的老者看着吕布露出友善的微笑。
“不必,作为长者,您和妇女、孩童一样,是第一批登船的,快去排队吧,那边已经开始了。”吕布看了他一眼,礼貌的点头示意道。
廢柴休夫,二嫁溫柔暴君 小說
莞爾 wr
“不急,不是还有时间么?”老者点点头,欣赏的看着吕布道:“如果有幸活着出去,你在美国遇到任何问题,可以打这个电话,我们欠你一条命,小绅士。”
身边的管家双手递上一张名片。
“很荣幸!”吕布也没拒绝,这样的名片他已经收了不少了,不管有没有用吧,有总比没有强。

優秀小說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愛下-第三百七十一章 人心會變分享

呂布的人生模擬器
小說推薦呂布的人生模擬器吕布的人生模拟器
吕布喝了很多,他虽然偶尔喝酒,但像今日这般酒到杯干的情况是从未发生过的,即便如此,一直喝到宾客散去,吕布也只是微醺,去了趟茅厕之后,便坐在房间里享受着此刻那点儿飘飘然之感。
其实他有时候真的很想醉一场,却很难做到。
当模拟世界中一些糟心的事情不断在现实中发生时,吕布不得不承认自己怕了,其实哪个人没想过重要的人能永远陪在自己身边,永不分离?但事实上该走的都会走,无论你是否位高权重,都不可能吧所有重要的人都束缚在自己身边,哪怕是儿女也一样。
模拟世界中吕布可以不在意,所以他很洒脱,很超然,但当现实中发生这些事的时候,那种不舍与留恋的同时却又故作潇洒不在意的样子,真的很难看。
能骗得了谁?
该不舍时还是会不舍。
蝙蝠俠 黑與白V2
“吉太医,这是何物?”典韦皱眉看着端着一碗药过来的吉平。
“我看太尉今日喝了太多酒,特熬制了醒酒汤来给太尉。”吉平微笑道。
典韦闻言也担忧的看了吕布一眼,确实觉得今日主公不太对,当下点头道:“去吧。”
以前吕布不懂医术时,作为太医令,吉平是会经常出入吕布府邸,给吕布家眷看病的,典韦倒也没有生疑。
吉平端着盘子来到吕布身边,轻声唤道:“太尉,这是醒酒汤,快些喝了,对身子好些。”
骗亲小娇妻 吃吃吃吃吃吃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吕布缓缓抬起头来,直勾勾的看着吉平,直看的吉平心底发毛。
“太尉……何故这般看我?”吉平被吕布目光盯的心头发颤,干笑道。
“你喝。”吕布指了指药碗。
吉平面色一僵,干笑道:“此乃解酒汤,在下又未喝醉,喝这些岂非浪费?”
吕布静静地看着他:“断肠草、乌头……还有雷公藤,吉平,我自问待你不薄,还让你修医经,你去想置我于死地?”
这些藏在暗中的人终于要出来了,但吕布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的竟是吉平。
吉平闻言面色微变,随即一咬牙,端起药碗一把抓向吕布就想给他强灌下去。
吕布:“……”
典韦已经察觉到这边不对,见吉平竟然欺身而上,怒喝一声,冲上来便将吉平一脚踹倒。
“留活口。”吕布喊住想要顺手拍死吉平的典韦,典韦这一巴掌下去,人可能就没了。
自有护卫进来,将吉平摁住。
不多的酒意便被这样散去了,吕布看着被绑起来的吉平,皱眉道:“我待你也算不差,自问也无失德之处,与你更无仇怨,何以置我于死地?”
“吕布逆贼,蒙蔽天子,苛待大夫,悖逆祖法,天下人人得而诛之,我为何不能杀汝?”吉平怒道。
“可有同谋?”吕布没有回答,只是反问道。
吉平一怔,只是冷笑。
“看来是有了,同谋该在朝中。”吕布盯着吉平道。
吉平连忙闭上双眼。
吕布拦住想要上前掰开他的典韦,又问道:“最近曾有七人请你诊治,董承、吴硕、牛辅、吴子兰、李蒙、周禹、王子服……”
吉平说到最后,突然大叫一声,疯狂的将脑袋往地上撞,这吕布太恐怖了,不止是因为他的情报,更因为此人好似有读心神通一般,让吉平有些心态失衡。
“主公,这些人……”典韦有些担忧的看向吕布,吕布说的这七个名字里,可有不少是西凉旧将,按理说,该是吕布这边的人才对。
“人是会变的。”吕布闭上了眼睛,低头看向吉平道:“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你可愿要?”
吉平冷笑道:“奸贼要杀便杀,何来这许多废话,若我等是那贪生怕死之辈,焉敢行今日之事?”
“可惜了一身本事,却非要参政!”吕布有些无语的看着吉平,好好地太医不当,跑来给人当枪使。
这显然是一个被人几句话闹的忘记自己的立场所在,傻不拉几的跑来刺杀自己的,如果他乖乖当他的太医令,就算张机和华佗留下来,也不可能取代他太医令的地位,偏偏跑出来掺和政事,一副英勇就义的模样让吕布很反感。
摆了摆手道:“交给刑部。”
“喏!”两名亲卫答应一声,便押着吉平去了刑部,刑部刚立,正待建立威信,太医令虽然算不得大官,也竖不起什么威信,但背后左右这场局的人,足够刑部立威了。
看着吉平被带走,吕布站起身来道:“今夜月色不错,适合与故人谈心,典韦,陪我走走。”
“喏!”典韦答应一声,跟在吕布身后,离开了吕府,径直去了董承府邸。
董承府中,李蒙、牛辅、吴硕、吴子兰、王子服、周禹六人都在,他们刚刚从吕布府中回来不久,正等着消息,只要那边一得手,他们便立刻行动。
正在七人枯坐之际,却见一家丁进来,对着董承道:“家……家主……”
董承眉头一皱,正想呵斥,却觉室内光线一暗,两道身影已经进来了,待看清两人模样,董承面色一白,起身道:“太……太尉,您怎来了?”
“今日玲绮出嫁,突然感慨良多,这些昔日袍泽,似乎已经许久未见了,所以来走走,不想诸位都在。”吕布径直来到主位坐下,看着众人笑道。
七人暗中看了看其他人的反应,最终还是选择乖乖的坐下来,强笑道:“是啊,当年我等重归长安后,长安城变了许多,当年玲绮还只有这般大,不想一眨眼,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
“诸位可曾怪过布未曾分权于诸位?”吕布笑问道。
牛辅张了张嘴,最终叹了口气摇摇头道:“现在的年轻人确实厉害,我等这些人年纪也打了,主公愿意让我等位列朝堂之上,已是恩宠,怎会恨主公?”
“不恨,却在今日我嫁女之日,阴谋暗害?”吕布反问道。
众人闻言,面色微变,董承笑道:“主公何出此言?”
“方才吉平带着一碗醒酒汤来要我喝,我不喝,吉平却想要趁我酒醉强行灌我。”吕布看着神色渐渐难看起来的众人:“那其中果然有毒。”
“这吉平当真该死,不过主公,此事与我等无关呐!”李蒙连忙叫冤道。
“那……”吕布看向他道:“今日辰时,你麾下禁军无兵部调令,擅自离开未央宫,去了何处?还有左右戍卫军两卫……”
看着七人彻底变了的脸色,吕布摇头道:“我代各位也算不薄,各位因何如此?”
“不薄?”牛辅冷笑道:“我昔日统帅五万西凉军,如今麾下兵权却不足三百,更受并不管辖,更无尺寸封地,这叫不薄?”
“太尉依靠我西凉将士才能坐稳关中,然得关中之后,却视我等如草芥,如何不薄?”李蒙也起身怒道,当年他和樊稠都是董越麾下,董越一死,兵权就在他们手中,吕布正是先得了他们手中的军权,才能有后来席卷关中之事。
權利爭鋒 一路向東
“我以高官厚禄相待,这叫草芥?”吕布气笑了,这帮人显然是被人挑拨了,却还不自知。
“高官厚禄?”董承冷笑一声,起身道:“吕布,你既然知道能得关中,乃是因我西凉将士,但此后屡次分权,却未考虑过我等半分,张辽、高顺、徐荣这些非西凉将领却能把控军权,而我等却只能得庙堂虚位,我当初皆力辅佐你,然陛下选后,为何是那伏家却非我女做那皇后!?”
“我儿不过无意失守杀死一人,为何便要赔罪!?”李蒙又喝道。
“文远曾以数百骑在西凉大破羌军,当年建立西域都护府,我问过尔等,但无人愿去那苦寒之地,是文远千里转战,九死一生大败西域诸国,才有今日丝绸之路之繁盛,他得高位有何不妥?高顺自随我以来,任劳任怨,入南阳后数败荆州军,三路诸侯齐攻南阳,他依旧为我守住,他得高位很奇怪?”
吕布顿了顿,看着众人问道:“徐荣几度为我驻守长安,令我后方无忧,长安士人几次反叛,若非徐荣,我等如今早已无家可归,我于他高官有何不可?诸位自我等定关中以来,可有尺寸之功?甚至纵容子弟欺压百姓,依律惩处,有何不妥?”
“多说无益!”董承冷哼道:“吕布,今日你既然敢孤身来此,那便莫要走了,此刻我的兵马怕早已打进来了!”
“我既然知晓此事,怎会让此事发生?”吕布看着董承,反问道:“你真觉得,这西凉军还会听你的?”
十年前这些人的兵权吕布确实忌惮,然而时移世易,如今吕布在关中根基早已夯实,军民拥戴,西凉军早就是以吕布为主,怎可能真的听他们调遣?
董承等人面色一变,纷纷起身,吕布只是静静地看着他们,大量私兵将这里团团围住,董承这才看着吕布喝道:“逆贼休要猖狂,今日既然来了,我等便要为国锄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