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夏逆 ptt-第二百八十一章、此事未休鑒賞

夏逆
小說推薦夏逆夏逆
以双重妖神的力量,收集信息是很快的。
潘龙回到九州界之后,只用了最多半个小时,便将过去九个月发生的事情大致了解清楚。
那些隐秘的事情他当然暂时还了解不到,但仅仅尽人皆知的这些,已经足够他不知所措。
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变法派和保守派可能翻脸火并——前贤有云,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
谈到最后,多半还是要用拳头或者刀子解决问题的。
可动武,不该是这么动的!
更不要说什么见鬼的皇陵,疑似帝甲子的那个幕后黑手,还有竟然死去又复活的帝苍穹。
别人不说,帝苍穹是被老师杀掉的,当时列御寇、兰陵况两位仙佛多半就在旁边看着。若是这家伙能在三大高手面前诈死成功,那他练的多半不是什么天子传奇里面的血苍穹,而是蜀山剑侠传里的血神经!
他思考了一番,还是先去找了两个熟人。
唐敬哲和商满。
神都血夜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帝癸卯即位都过了第一个端午节,如今天下倒也算安定,唐敬哲和商满在巡风司里面处理工作,看起来情况还不差。
见到潘龙出现,二人大喜,便询问之前那场切磋的结果。
“铁前辈的神通自然在我之上。”潘龙回答,“但他却也没怎么为难我,只是将我困了一困而已。”
商满叹道:“只是这困一困,人间就大变了样啊!”
倒是唐敬哲比较想得开,劝道:“人间始终是这样的人间,一时一世不能有什么好的成果,也是很平常的事情。无论如何,大夏总归变过了一次法。后世想要再效仿,应该更容易成功。”
劝过商满之后,他们就开始给潘龙介绍过去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
大致上,和潘龙从民间闲言碎语里面听到的,并无太大区别。
潘龙听得连连皱眉,问:“先帝为什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唐敬哲摇头:“他没说。依我看,可能是他身体不好想要传位,所以压一压变法派,计划让太子登基之后施恩——也算是常见的权谋手段。”
潘龙微微点头,他虽然是个理科生,倒也能理解这样的做法。
使功不如使过,如此而已。
但是,这道理连唐敬哲和自己都能明白,苍渊那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会不明白?为什么会被气得吐血而死呢?
没道理啊!
他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唐敬哲却无法回答了。
神都血夜死人实在死得太多太多,以至于事后梳理来龙去脉,却发现许多事情竟然连一个亲历者都没能剩下来。
比方说苍渊吐血而死之事。
从苍渊得到消息到他去世,和他接触过的所有人,都死在了那一夜。
家仆门客之类,跟着帝洛南去了皇宫;妻子白映玄说服了军中变法派,带着他们一起来到了皇宫。
超级魔法农场系统 沧河贝壳
他们都没有能够活着看到那一夜的结局。
所以这事情,便成了一桩无头公案。
“好在潘观风你回来了,事情就好办了。”唐敬哲有些疲惫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有你起死回生之能,当天的事情必定能够彻底水落石出!”
潘龙微微点头,也懒得再去神都给苍渊开棺,直接朝着神都方向伸手一抓,微微一笑,喝道:“苍渊兄,还有很多工作等着你,快回来加班吧!”
这话说得大家都笑了,但却见他手下莲花光芒升起,浮现出苍渊的虚影,却只是微笑摇头。
潘龙顿时一愣——苍渊竟然不愿意复活?!
眼见莲花开谢,不见苍渊出现,唐敬哲和商满面面相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
和她一起玩
“苍兄不愿意复活……我去找他问问。”
潘龙交代了一句,便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
眼前青黄之气一闪,他已经出现在了一座热热闹闹的乡间小镇里面。镇上的居民往来络绎不绝,大家和和气气,人人脸上都有笑容而无压力,看起来过得很舒坦。
这正是佛门极乐净土,九州世界良善之辈死后皆可在此度过一段平稳安宁的生活,然后重新选择去处。
极乐净土构筑已久,但所需的海量功德始终凑不全,最后亏得潘龙投资,才算是得以全面完工。他一个人就提供了超过三成的功德,是货真价实的“大股东”。
莫说他已经修成长生,就算他还是凡人,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借用极乐净土之力,自然也可以随时来这里窜门。
苍渊为国为民做了很多好事,称得上良善,只要他愿意,死后当然也可以来这里。
此刻站在潘龙面前那座朴素屋舍门口,手上拿着一卷书的,可不就是他么!
苍渊看起来精神不错,起码比之前见过的黑眼圈加班狂模样强多了。看来在这极乐净土,他过得颇为舒心。
眼见潘龙赶来,他苦笑一声,说:“潘兄,天底下只有抓活人去上工的,岂有人都死了大半年,还要回去加班的道理!”
话虽然是抱怨,但他语气却很和煦轻松,分明带着调笑之意。
潘龙也笑了,说:“你的功业尚未完成,哪有这么早就想要休息的!老老实实跟我回去,变法的事情还没了结呢。”
苍渊神色微微黯然,说:“变法的事情或许还有将来,但我能做的,我该做的,却已经到此为止了。”
潘龙皱眉:“此话怎讲?”
“在‘大夏’这个体系里面,我们能做的,差不多已经都做完了。就算还剩下一点,也只是细枝末节罢了。”
他见潘龙还面带疑惑,苦笑着说:“潘兄,你觉得变法这种事,该由谁来主持?”
“自然是天子和宰相联合主持。”
“先皇在时,我们变法派是朝廷的利刃,负责将得罪人的事情都做完了,留给新君一个崭新的好局面——这便是他能容忍我们变法的根本原因。”
“可如今,新君初立不久,正是需要用忠于他的人手来稳定朝廷的时候。他能容许我们这批洛南兄麾下的旧臣们呼风唤雨,掌握朝廷吗?”
苍渊神情黯然:“变法的支柱,无非是天子的谋划和我等的奋力。如今这两根支柱都没了,变法……又从何谈起呢?”
不等潘龙回答,苍渊继续说道:“其实中秋那天,我听到先皇放出的消息,就知道大势已去,再无挽回。所以才气急攻心,吐血而死。唉!我那天真的是死得太急太急!本以为一了百了,却不料牵连了那么多人!”
潘龙沉默了一下,说:“其实你的死,未必就像你自己想象的那样……”
接下来,他给苍渊讲了自己所知道的天罡地煞们的故事。
謊言監察者
昔年大夏建立之初,帝甲子、文超公软硬兼施,忽悠了一群妖神为大夏镇守周天大阵,守护国家气运。原本事先说好,二人修成长生之后,便将他们占住的道路让出,帮这些妖神们转修仙佛。谁知千年过去,他们既没有死去而让路,也没有履行约定。
故此,天罡地煞们已经怒不可遏,决心毁灭大夏皇朝,一求自由,二报仇怨。
这群人虽然被困在周天大阵里面,可毕竟是当年能让绝代双雄都要耍手段坑蒙拐骗的高人,他们联起手来,就连铁飞燕都无可奈何,只能被迫合作。
帝壬辰的提前传位,苍渊的气急攻心而死,背后怕是都有他们的原因。
听了潘龙的解释,苍渊有些震惊,但很快又释然了。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低声呢喃了几遍,叹道,“既然如此,那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果然是大夏的气运已尽,无可挽救了啊!”
“话不能这么说,天罡地煞虽然厉害,终究还没能彻底脱困。”
“但又有什么意义呢?”苍渊反问,“大夏坑了他们多年,如今他们要报复,合情合理。而且……要对抗那么一大群妖神,便是潘兄你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会很吃力吧。”
潘龙默然。
吹牛皮不是他的习惯,他也不擅长大话骗人。
苍渊也默然,过了许久,他才说:“潘兄,你觉得最阻碍变法的原因,是什么?”
潘龙想了想,问:“既得利益群体?”
“这个词用得极为贴切!”苍渊微笑点头,“我们这些人,无论中秋之夜站在哪边,归根究底都是‘大夏皇朝’这个群体里面已经得利的人。相对于保守派,我们变法派的确能够为了长远利益而让出一些眼前的利益,但……那又能让出多少?”
他注视着不远处热闹的小镇,神情释然:“昔年文相有云,所谓鼎革,从内而外、从上而下,只是裱糊。唯有从外而内、从下至上,才可能有根本的作用。”
“当年我觉得他未免说得太极端,太悲观。现在我明白了,他说的其实没错。”
“朝廷内的保守派,不肯让出利益;天子要维护自己的权威,肯让出的利益很有限;大批中下层的人才要上进,要利益;大夏十一州的百姓,至少有七八成生活艰难,被层层剥去了太多的利益……利益,大家都需要自己的利益!”
他闭上眼睛,喃喃自语:“我苍渊就算是熬干心头血,也没办法在针尖上腾挪变化,兼顾到各方的利益啊!”
潘龙劝道:“你已经尽力而为了,人生在世,本就不指望事事如意。尽力而为,也就够了。”
苍渊仿佛没听到他的话,继续说道:“天下的富贵,终究是被人分配的。掌握富贵分配渠道的人,当然会给自己分配更多。于是富贵者越来越富贵,贫贱者越来越贫贱。久而久之,就算是时不时杀一批富贵者,将这些人的财富地位分出来,其中必然又有大半落到别的富贵者手上,贫贱者能够得到的,寥寥无几。”
“文相说,这便是末世之兆。正如岁月有春夏秋冬循环,人有生老病死的更替,朝代也是一样。一个朝代,若是到了杀一批富贵者,都不能令贫贱者获得足够利益的时候;又或者就是干脆已经杀不动富贵者的时候……便是到了病入膏肓,只有推倒重来,死上足够多的富贵者,将那些被占有的利益让出来,才能缓和天下的矛盾,再开一段新鲜繁荣的时代。”
“并不只是如此。”潘龙说,“发展本身也能缓和矛盾。”
“昔年武帝也是如此说,但文相却说,所谓发展,无非扬汤止沸。终究有不能敷衍的那一天——别的不说,发展获利,怕是七八成也都到了富贵者们的手上。乍看上去大家都过得更好,其实富贵者的壮大速度几倍于几十倍于贫贱者……发展到最后,大概就犹如爬山到山顶,既然不能升天,剩下的自然也只有纵身一跃,摔得粉身碎骨……”
潘龙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大联邦时代解决问题的办法是以天网绕过了社会的“分配”——科技进步到一定程度,本来就不是非得留下那些负责分配的人,分配比科研容易多了,要搞定整个社会的分配,甚至都用不着什么强AI,大数据配合弱AI,分配效率和公正程度,就秒杀了过去的任何政体。
但那巨大的进步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是一代代人前仆后继,思考、探索、斗争……最终才得到的。
九州世界,大夏皇朝……还不具备那样的条件。
苍渊连连摇头,神情悲苦,显然这问题困扰他很久很久,却找不到能让他满意的答案。
过了许久,他才说:“我生前一直在苦恼这些,死后依然苦恼。不过有了潘兄的消息,我发现自己的苦恼,其实有些多余。”
“此话怎讲?”
“大夏真正的麻烦,在于支撑大夏的天罡地煞诸神,甚至都已经和我们反目成仇。贫贱者可以想办法让他们忍耐,也可以杀一些富贵者,分出好处给他们……但天罡地煞诸神要大夏灭亡,我们是真的无法可想了。”
他睁开眼睛,笑容重新又变得洒脱起来:“既然无法可想,那我当初是死是活,其实也没什么分别。中秋之夜的那场血,我本以为不该流。现在看来,其实却是理所当然。”
“大厦将倾,哪有不死人的?我们只是‘大夏皇朝’这座琼楼玉宇的陪葬者罢了!而且,将要为这座大厦陪葬的,还会有很多、很多……”
天色将晚,巡风司大堂上,潘龙终于睁开了眼睛。
他神色黯然,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趟极乐净土之行,他不仅没能够说服苍渊回心转意,甚至连当日死在神都的变法派精英们,都少有愿意重回人间的。
苍渊的一番分析,打破了他们心中的迷惘,却也打碎了他们心中的希望。
潘龙注视着极乐净土的方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伸手按向旁边的地面。
金光闪烁,莲花绽放,巡风司郎中赵心诚的身影浮现了出来,向他作了一揖。
“多谢潘圣搭救,赵某没什么本事,但当日死了那么多人,我觉得我应该回到人间,把他们的事情尽可能记下来,记成厚厚的一本书,流传后世。”
他的神情平和,面色宁静:“将来如何,我也不知道。可有这么一本书,对后世多少应该有些帮助。”
“至少,等他们想要变法的时候,可以参考一下我们的经验,少犯一点错,少流一点血。”
潘龙点头,赞同他的说法。
变法的事情,差不多算是画下句号了,但此事未休,未来还会有人寻求打破循环的道路。
很多年之后,赵心诚的这本书,会成为九州世界那些寻求“出路”的人们,必不可少的教参。
或许,这就是苍渊和帝洛南他们,留给人间最后的礼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