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大明第一臣笔趣-第一百七十五章 金陵姓朱了看書

大明第一臣
小說推薦大明第一臣大明第一臣
有一个人站出来,就仿佛河堤上的一处蚁穴,随后就有第二个,第三个,以至于多到不计其数……淮西商会前面,成百上千的人跪倒地上,哀嚎一片,有人控诉朱一斗的恶行,声泪俱下,哭到晕倒!
还有更多的人,闻讯都往这边赶。
总算有人敢说朱一斗的恶行了,也总算有人能给百姓做主了。
山呼海啸,天崩地裂。
朱一斗苦心几十年打造出来的大哥名声,在这一瞬间,崩塌了。
这个城市依旧姓朱,只不过这个朱,是朱元璋!
老朱面对百姓的哭诉,表现出了极大地耐心,他仔细听着,让人站出来讲述,让大家伙提供证据。
足足忙活了两个多时辰,老朱都口干舌燥了。
“乡亲们,父老们,你们说的事情,咱都知道了。你们放心,咱一定给大家伙做主……你们先回去,把知道的事情都梳理一遍,从明天开始,就在集庆府衙,开始正式审讯这个案子,务必还给大家公道!”
老朱一再表示,随后才在朱文正的保护之下,离开了淮西商会……就在老朱离开的时候,人群中有一个人,距离老朱不到十米,手插在怀里,紧握着匕首,手心都是冷汗,目光紧紧盯着朱元璋的身影,竟然没敢拔出来!
没错,这人是个刺客。
他是受了朱一斗义子的指派,让他刺杀朱元璋,好救出“朱大哥”。
说实话,刺杀朱元璋,跟救出朱一斗,根本就是矛盾的两件事,但是以这个刺客的脑容量,是不可能想清楚的。
他就是个好勇斗狠的混混,头些年是朱大哥抬举他,安排他在码头扛包,后来他性格凶狠,喜欢打人,竟然被提拔为管理层,手底下管着十几个搬运工。
他自觉出人头地,是人上人了。
这变化都是朱大哥给的,他就该孝敬朱大哥,哪怕是脑袋掉了,也在所不惜。
知恩图报,讲义气,两肋插刀……这就是咱江湖人的命根子!
敢抓我朱大哥,老子宰了你!
就这样,他混到了人群中,怀里揣着冰凉锋利的匕首。什么朱元帅,老子不知道,我只认朱大哥!
这么个混不吝的刺客出现在人群,可渐渐的,他感觉到了不对劲儿。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控诉朱一斗。
其中就有个码头的挑夫,他说朱一斗的爪牙欺压良善,敲骨吸髓,逼着他们干活,每天都要进献钱财,孝敬大哥。
辛辛苦苦,没日没夜地干,钱都给了大哥。
都说是朱一斗赏了活儿,殊不知,就是让大家伙当苦役,说白了,连牲口都不如,还要被鹰犬狗子欺负,他们喝人血,吃人肉啊!
挑夫这么一说,立刻有无数响应,其他行业也多半如此,甚至被盘剥的更狠。
大家伙甚至要倾其所有,才能满足朱一斗的胃口。
一个又一个人站出来,声泪控诉,泣不成声,周围百姓切齿咬牙,同仇敌忾……渐渐的,一股庞大的压力,扑面而来,沉重的压在这个刺客肩头。
他本想刺杀老朱,可现在他竟然觉得人群当中,到处都是不善的目光,仿佛要戳他两刀似的。
美人多驕 小說
这家伙做梦也想不到,当个刺客怎么就这么难?
岡山同學的秘密
我都不在乎生死了,还有什么不敢的?
对不起,他真就不敢!
朱元璋耐心听着,认真让张希孟记录,他的话不多,但是对这些受尽了盘剥的可怜人,有着巨大的鼓舞。
大家伙都觉着朱元璋亲切,和蔼,说咱老百姓喜欢听的话,就像是邻居亲朋一般,几乎忘记了身份的差别。
百姓的拥戴,肉眼可见,场面的气氛越发热烈……要刺杀这么一个人,且不说能不能成功,就算是成功了,周围的百姓抓住自己,也会把自己撕碎了吧?
想要个完整的尸体都做不到!
刺客怕了,怕得浑身冒汗,心突突跳,惶恐不安,眼睁睁瞧着,朱元璋就在他的身边不远处经过,他竟然没有勇气下手。
等老朱走远了,人群也渐渐散去,这个刺客傻愣愣站着,脑袋才清醒了一点。
朱元璋多大的威风啊,那么多人支持,比起他的朱大哥,可是强了太多了,完全没法比啊!
一个是神仙下凡,一个是初具人形,想想朱一斗那些装蒜的行为,简直比小丑好不到哪里去!
九哼 小說
现在没敢刺杀朱元璋,要是回去了,被朱一斗的爪牙抓了,下场肯定很凄惨。
干脆吧!
我去自首,还能给朱一斗添一条罪过,我这也算是主动到案自首,戴罪立功了。
这刺客的思路也是厉害!
如果说一个多月之前,朱元璋浩浩荡荡开进金陵,是一场地震的话,那么这一次拿下了朱一斗,则是天崩地裂,压抑的民意,如地下的岩浆一般,喷薄而出!
人们成群结队,去衙门告发,各种各样的案子,越来越多。张希孟不得不把杨元杲、阮弘道几个人叫过来,甚至还招呼了李善长,让他帮忙厘清案情。
经过了差不多半个月的折腾,不管是李善长,还是张希孟,都一致认为,这个案子永远别想查清楚了。
“主公,根据举报,确定的人口买卖就不下三百件,这还是直接跟朱一斗有关系的,其中还有几十件男童的买卖!”
老朱一怔,“他买卖女孩子,怎么还买卖男孩?”
“这个……”张希孟咧嘴了,李善长轻咳一声,“上位,有不少蒙古贵胄,还有豪商巨贾,乃至读书人,身边都有个书童一类的……总而言之,玩得挺花的。”
老朱这才明白过来,敢情这帮孙子还真是爱好广泛啊!
“该杀!全都该杀!一个不能留着!”
朱元璋只真的气炸了肺,不是说朱一斗义气吗?照顾同乡吗?就是这么个照顾法?
其实这破事也好解释,朱一斗对老乡那么善良,又能给元廷好些粮草,他还坐拥庞大家业……难道他有聚宝盆不成?可以凭空变出钱财来?
如果没有,那就一定有问题,他的钱从哪里来!
根据张希孟的调查,朱一斗从事的行业包括但不限于人口买卖、赌场、青楼、当铺、钱庄、商行、码头、私盐……一本刑法,除了封皮,他全都干了,张三本三了属于是。
他名义上救助受苦受难的乡亲,可一旦接受了他的帮助,基本上就成了朱家的奴仆,要被人敲骨吸髓,压榨到死。
“主公,朱一斗还资助了不少人读书。”
“读书?这是好事啊!”
李善长黑着脸道:“上位,这些读书识字的人,都被朱一斗安插到了衙门里,做了书吏!”
刹那之间,老朱气得五官挪移,怒火满胸膛!
混账!
“衙门里也有不少朱一斗的人?”
李善长点头,“至少三成,尤其是那些征税的,几乎都是他安插的!”
事到如今,老朱也是无话可说了。
这个大元朝也真是没出息,竟然让一个混混猖獗到了这个地步!
如此朝廷,不亡就没有天理了。
“必须彻查,凡是跟朱一斗有关的,都不能留着!”
李善长摇头,“上位,只怕不行!”
“不行?”老朱眉头立起来了,“李先生,你给咱说个道理出来!”
张希孟连忙道:“主公不要误会,我和百室兄商量了,我们的一致意见是彻底推翻,重新招募官吏!”
“什么意思?”朱元璋不解道。
李善长躬身解释,“上位,我的意思废掉集庆路,改金陵为应天府,然后从上到下,重新招募官吏,原来的人只留用三成,然后从军中调拨一些,再从民间通过考试选拔一批。唯有如此,才能彻底铲除毒瘤,清理弊政,还金陵百姓一个朗朗乾坤!”
真是很难得,张希孟和李善长竟然取得了高度一致。
元廷的体系已经烂透了,集庆路作为江南的中心,更是集百家之短,没有半点可取之处。
这也证明了,只有朝廷的秩序崩塌了,才有了朱一斗这种人野蛮生长的空间。
朱元璋思索之后,果断下令,有关朱一斗这个案子,仅从查出来的罪行来看,已经是罄竹难书。
必须从重从快处置,或许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查清楚,但也不妨碍立刻处死,必须尽快回应百姓的要求。
相反,这种罪大恶极的,因为受限于案卷公文,迟迟没有结果,那才是最大的不公。
乱世用重典,快刀斩乱麻。
朱元璋一口气圈了一百零七个名字。
不冷的天堂 小说
其中朱一斗被判处绞刑,老朱还特别交代,要剥皮实草,悬挂城隍庙,警醒世人。
当这篇告示贴出去之后,金陵城沸腾了。
几十年间,大家伙见惯了太多大人物的起起落落,可是这些高官跟百姓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不管换了谁,受欺负的都是老百姓,而朱一斗这种人,永远都是上位者的帮凶,屹立不摇。
偏偏朱家军不信邪,竟然要处死朱一斗,要改变几十年的老规矩!
風起閒雲 小說
试问百姓如何不激动?
或许他们期待的变革,真的来了!
到了行刑的这一天,考虑到可能人员会很多,选在了城外执行。
可即便如此,还是低估了人潮汹涌。
或许谁也想不到,最先赶来的,竟然是那些青楼的姑娘,她们和往日花枝招展不一样,全都穿着深色的衣裳,也多半清水脸,没有任何打扮,来到之后,她们只是直直注视着绞刑架。
“会,会处死吗?别让老贼躲过去!”
一个女子低低声音道。
其余人也都咬紧了牙关,瞪大眼睛,屏息凝神,紧张到不敢出声。
终于,朱家军的士兵押着犯人到了刑场,当看到瘫软如泥的朱一斗之时,众人都沸腾了,那些青楼的女子含泪呐喊!
“杀!杀死他!”
“杀了老贼!”
声音一浪高过一浪,人心如此,天意如此!
时间很快到了,果然没有任何意外,朱一斗被送上了绞刑架,老东西在挣扎了一阵子之后,气绝身亡。
随后就有认按照朱元璋的吩咐,剥下了皮……顿时齐声赞叹,拍手称快!
一个朱爷死了,一个朱元帅深入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