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第三千七百九十章 一個建議推薦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考尔管家听到这东药坊的老板如此言之凿凿,其实也有些动摇了。
毕竟这个世界的医学,只是底层人民的学问,没有学校,没有专门研究的组织,靠的只是底层人民一代一代的摸索。所以主要就是一门经验科学。
而经验科学,最看重的就是年纪,是阅历。
这边是东药坊的老板和少东家。
那边只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哪边更可信,实在是一目了然。
不过……
考尔管家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拿起了手中药包,递给菲奥,道:“我当然是相信东药坊的专业的,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请老板你再检查一遍吧。”
菲奥笑了笑,道:“这当然没问题。您稍等。”
菲奥当众打开了封上的药包,一样一样检查起了里面的药材。
他身为堂堂一个药坊的老板,经常要亲自出去进货、谈生意的,在药材识别方面当然是有真才实学的。
笑眯眯地看了一会儿之后,他的表情突然凝固了。
他的手指挑出了某些黑乎乎的颗粒物,仔细查看了一下,然后……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考尔管家也不是瞎子,看到对方脸色变化,立马问道:“这药材有问题?”
菲奥两侧的鬓角瞬间湿润了,开始冒汗。
他眼轱辘转了转,讪讪一笑,道:“呃……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有些药材……稍微有点坏了。要不我给您换一下?”
考尔管家又不是傻子,看到菲奥逐渐湿润的鬓角,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你可知道这药是要给谁吃的?你最好如实交代!”
一股威严从这位面相和善的老管家身上散发出来。
他虽然只是个管家,但为那么庞大的家族工作了那么久,岂是一个小小的药商能随便糊弄的!
菲奥瞬间浑身哆嗦,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手里的药包也落在了地上,药材撒了一地,“对不起,管家先生,实……实在是抱歉。我儿子肯定是一时失误,才拿错了。他肯定不是故意的,请您饶他一命吧!”
一旁的菲特傻眼了。
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真的……弄错了?
差点把一份救命的药,变成了害命的药?
而且还差点让贝德家族的某位成员吃下了这份药?
天哪!
这可是百分之一万的死罪啊!
“嘭咚——”菲特摔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浑身打颤,惊恐地看着考尔管家,“管家先生,我……我错了,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搞错了,我……我对不起!求求您饶过我这次吧,我不想死啊!”
种田空间:娶个农女来生娃 小说
考尔管家此刻却是面寒如冰,眼中仿佛烧起了火焰。
如果不是有杨天的提醒,如果不是他行事还算谨慎,这次说不定真就要出大事了。
如果那位特殊的病人吃了药,死去了,那别说东药坊要被夷为平地了,他这个买药人恐怕也难辞其咎!
“我们贝德家族愿意到你们这儿来买药,是对你们东药坊的信任。可你们,却因为自身的愚昧和傲慢,差点铸成大错。”考尔管家冷冷说道,“你们应该感谢这位年轻的先生,如果不是他,你们明天就会成为冰冷的尸体。”
父子俩听到这话,哪还敢有丝毫犹豫,连忙转过身,对着杨天这边疯狂磕头。
“多谢这位先生的帮助。多谢您了!”
“咚咚咚咚——”一个个头磕得贼响。
考尔管家看他们磕头磕的差不多了,才又寒声说道:“看在大错没有铸成的份上,你们滚吧,滚出凛冬城,以后都不许再回来。否则,再让我看到,你们会死的很惨。”
父子俩听到这话,先是如蒙大赦,又是心都凉了。
这么多年经营的产业都在这,这突然要离开,恐怕带不走多少啊。
不过,能保住命终究还是最重要的,他们也不敢反驳,只能乖乖接受。
無能的奈奈
而这时,考尔管家转身走到了杨天身旁,对着杨天,露出了温和而感激的笑容,“这位先生,今天多亏了您,才避免了一场灾难啊,实在感谢。如果不介意,可否告知我您的姓名和住处,等我送回药材,再来对您进行酬谢。”
“酬谢就不必了,”杨天摆了摆手,道,“我只是看人枉死,于心不忍而已。”
考尔管家听到这话,眼中更生钦佩。
杨天这次可是救了贝德家族的成员的命,这事若是回禀回去,贝德家族给出的酬谢肯定也极为丰厚。如果是普通人,现在恐怕早就已经乐不可支,开开心心地去接受酬谢了。
記憶魔法師
可这位年轻人竟是毫不在意,做好事毫不求回报。此等心性,真乃人中龙凤。
幻想鄉Photogenic
考尔管家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精致的钱袋,递给杨天,“先生,您可以不接收其他酬谢,但这点钱请您收下。仅仅是一点感谢的心意,请您千万不要推辞。”
杨天本来也不想要了,但看管家眼神极为坚定,仿佛他不收就不会放他离开似的。
也罢。
救人一命,收点钱也无妨。
反正这钱袋只有巴掌大小,看样子里面也没几个硬币,应该不值多少钱。
“好吧,那我就收下了。看在你知恩图报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小小的建议。”杨天接过钱袋,道。
考尔管家微微一愣,“建议?”
我的农场能提现
“那个药方里的药材分量,明辛子多加三分之一,荨花根少四分之一,振麻蕨多加一倍,同时熬煮的时间稍微久一点点。这样改变一下之后,药效或许会好不少。”杨天淡淡说道,“当然,这只是个建议,你可以当我没说,但我建议你试试。”
考尔管家一下子愣住了。
这是……在改药方?
可是……你不是连病人是谁都不知道吗,连病情都没有看过,怎么就可以直接改药方了?
然而杨天并没有继续回答的意思,转过身,带着马克离开了这里。转眼间身形就消失在了人群中。
……
离开了东药坊,马克又带着杨天来到了另一家比较近的药材铺子,名叫佩斯药材铺。
这家的待客态度要比东药坊好多了,老掌柜知道杨天二人要买药材,就立马将二人迎了进去,和声和气地问他们需要哪些药材。
杨天刚刚在东药坊一番查探,也算收获颇丰,知道了两百多种常见药材在这个世界的名称。
此刻,他借了店家的纸笔,立马开始写方子,很快写出了十七味药材和对应的分量,递给店家,让店家帮忙抓药。
店家去抓药了。
马克充满期待地问杨天道:“这些就是治疗伊亚所需的全部药材了吗?那岂不是这趟回去就能给伊亚治疗了?”

優秀都市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 txt-第三千七百七十章 告狀?有用嗎?讀書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清晨。
白发苍苍的院长阿托斯先生,刚刚洗漱完、吃过早餐,从居所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平日里这个时候,他都不必马上投入事务,而是可以优哉游哉地坐在桌前先喝杯茶。
四月咖啡館的神秘事件簿
毕竟一般不会有人这么早来找他谈事。
可……今天不一样。
茶才刚泡好,刚在桌子前坐下,咚咚咚的敲门声就传来了。
来的还不是一个,是两个。
一个是头发斑白、面相严厉的老者,年纪看上去比院长小不了几岁。一字眉,长眼,方脸,整个人给人一种一板一眼的感觉,隐隐有些死板的气息。
他是学院老牌长老之一,名为科林,少言寡笑,非常看重规矩和传统,一直是学院学生们眼中“严厉”的代名词。
而另一个是一位四十来岁的妇人,但眉眼间也隐隐有威严。
她叫拉娜,是学院里掌管纪律、修订校规的主管。职位虽然不是非常高,但只对院长和副院长负责,又是管纪律的,职权比较大,在学院内还是比较有地位的。
这俩人一进来,对着院长恭敬地打了招呼之后,就开门见山,开始说事情了——说的正是杨天和佩尔今早引发的轰动。
阿托斯院长听完,有些哭笑不得,“原来是这种事啊,难怪能让你们俩这么大清早就火急火燎地跑过来呢。”
哭笑不得是一种形容。
事实上当然不会真哭。
但笑却是会笑的。
所以总体来说还是一种比较轻松的表情。
而科林和拉娜二人看到院长这么轻松,就有些不乐意了。
“院长先生,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佩尔那小姑娘平日里不做事,甚至闹些恶作剧,那都不是什么大事。看在她的天才实力的份上,这些我们都可以容忍。但今天这事,实在太恶劣了,太伤风败俗了!一个堂堂学院长老,理应高高在上、威严十足,成为学院学员们的引导者甚至学习的偶像。可她却进了男生宿舍,还留宿一夜,躺在了她学生的床上,这成何体统啊?这要是传出去,我们神术学院岂不是将要沦为整个凛冬城的笑柄?”科林义愤填膺地说道。
阿托斯院长听到这话,笑了笑,又看向拉娜,“你怎么想?”
拉娜阴沉着脸:“我和科林长老的观点一点,这是极其严重的违法乱纪问题。佩尔长老作为学院长老之一,本应给学生们当道德上的表率,现在却亲自破坏校规,留宿男生寝室,甚至跟自己的学生同床共枕,实在是荒谬至极。我建议,暂时撤除佩尔长老的长老职位,贬低为普通老师,并且对她那位配合她肆意妄为的学生也进行对应的处罚,比如关一个月的禁闭、让其好好反省。只有这样,才能让其他学生们知道这是不对的,才不会纷纷效仿。”
阿托斯院长叹了口气,又有些哭笑不得了。
他知道,面前这俩人的想法其实没错,做法也无可厚非,只是……
太死板了。
基础剑法999级
一字煉妖
现实往往比规定要复杂,死板的做法也往往不切实际。
阿托斯院长顿了顿,看着拉娜,问道:“我问你一个问题。杨天……他是普通学生吗?”
拉娜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僵硬,“不是,但毕竟是学生,也得遵守规矩!”
阿托斯院长又问:“那你说说他为什么不普通?”
拉娜咬了咬牙,道:“他的血契等级超乎寻常……超过了十二阶。”
阿托斯院长又看向科林,“我问你,科林,佩尔是普通长老吗?”
科林表情也有些难看,不想承认,但不得不承认,“不是……她的实力,恐怕仅次于院长大人您吧。”
阿托斯院长笑了。
愚人之旅
仅次于我?
呵呵。
阿托斯院长摇了摇头,没有说穿这一点。而是说道:“一个是最强长老,一个是最强的学员,现在你们想惩罚他们,甚至撤职、关禁闭?那要是他们直接退学、辞职,去其他学院,怎么办?你们不会以为其他学院不想要这样一对师生吧?南部诸院的神术研习会就快到了,你们想看到其他学院用我们曾经的学生,吊着我们学院打吗?”
“嘶——”“呃——”科林和拉娜一下子僵硬住了,半天说不出话。
他们习惯了遵守规矩。
也习惯了高高在上。
习惯了学员们都低声下气、求着学院留下自己的样子。
可却忘了,当实力、天赋强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就不再是人求学院,而是学院求人了。
“咚咚咚——”在这安静的时刻,敲门声又响起了。
随后,一个戴着高高神术帽、穿着繁复却漂亮的神术长裙、个头却小小个的美貌小姑娘走了进来。
正是佩尔。
科林和拉娜一看到佩尔,瞬间有些恼火,怒目相向。
佩尔本来还有些稀奇——今天怎么大清早院长这儿就有这么多人。
可一看到这俩人的眼神,联想到他们在学院内的职位……冰雪聪明的佩尔瞬间就猜到了什么。
她嘲弄地笑了笑,说:“这是……大清早来告我的状了?有用吗?院长大人是不是要惩罚我了?”
科林和拉娜都没想到这丫头一下子就猜到了,都愣了一下,有些僵硬,又有些气恼——这家伙分明就是有恃无恐嘛!
阿托斯院长看这俩人有点可怜,无奈地笑了笑,看着佩尔道:“佩尔啊,你也别为难他们了,他们只是维护学院纪律而已。你啊,你也确实有点胡来了。就算你很中意那个天才少年,也用不着以这种方式来表达吧?男生宿舍,终究是给男学生住的啊。”
如果是另外两人提这事,佩尔根本不屑一顾,只会怼回去。
但唯独院长先生,这些年来对她还算多有关照。她也还是保留着一份敬意的。
“又不是我想睡那里的,只是我家房子被炸了,昨晚没地方去了,才跟着我那个臭学生去他那过夜的。我今天来找你,也是来跟你说一声,请你帮忙安排点人手,给我把房子修好,不然我可能就只能继续住在男生宿舍了,”佩尔耸了耸肩,一脸无辜地说道。
“被炸了?”阿托斯院长懵了。

笔下生花的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 香酥雞塊-第三千六百六十四章 進城 讳树数马 披星带月 相伴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這俄頃,馬伕、管家、辛西婭看向艾和文的眼力彈指之間就變了。
而艾滿文臉都綠了,哪裡肯翻悔?
他咬了咬,否定道:“你血口噴人!我蔚為壯觀神術師,貴族子嗣,為啥指不定跟你這種寒微的山賊聯結?我看引人注目縱然有人迷惑你,讓你栽贓給我的吧?根本是誰在做這種滓的事?要讓我抓到,我定準讓他死得很好看!”
很詳明,艾漢文是丟失蘇伊士運河心不死,想把鍋丟給楊天了。想就是說楊天掩人耳目山賊、想非議他。
無限楊天行的正、坐得直,倒是一絲不慌。
宇佐見的魔法書
他笑了笑,看向獨眼龍,說:“艾石鼓文白衣戰士說的有情理。你視為他企圖了這全體,那你必須些許符吧?要不無憑無據,俺們可以會信得過你。”
獨眼龍愣了頃刻間,思忖了兩三秒,眼看體悟了嘻,道:“這還超能?這軍火隨身有解藥啊!現行那裡四野都洋溢著腸胃病散的菲菲,我的老弟們都是吃垂詢藥才不受陶染的。淌若他亞吃解藥,現在時眾目睽睽曾崩塌了。這還短斤缺兩同日而語據嗎?”
狗狍子 小說
這話一出,大家覺悟。
對哦。
艾滿文固是神術師,但也不足能對這佝僂病散一律免疫吧?
倘諾他是吃過解藥的,這不縱最準確的憑據了嗎?
“你……你胡謅!”艾和文稍微一僵,下一場瞪著楊天說,“你,你和辛西婭不也沒坍塌嗎?這算啊證實?”
“我和辛西婭沒垮,鑑於我的加護比較超常規,連這毒物也能防住,”楊天有些一笑,道,“可你有這般的加護嗎?”
“這……”艾美文霎時三緘其口,到底是找不出爭謝絕的推了。
喧鬧縷縷了好幾秒。
之後,辛西婭十分茫然不解地看著艾拉丁文,道:“艾漢文郎,你……你怎麼要這般做啊?”
艾拉丁文不知羞恥得表情都多少發紅了,甚至半晌疏解不出去。
下垂頭默了好一忽兒,才無由找出了一番能合理合法的託。
他抬開首,看著辛西婭,裝一副處之泰然的形貌,說:“這……這但一次測驗。”
辛西婭愣了剎那間,“會考?何等高考?”
“本是對你是神術師預備人進展的自考啊,手段即若利用山賊的侵犯來測試你的反響,看你可否會拋下全體人出逃,是航測你的操守。若是操特關,學院亦然決不會要的,”艾西文還算個瞎說的材,一扯還真就扯了一大堆。
辛西婭都給聽蒙了——中考?有如許測驗的嗎?
楊天都稍加想給艾藏文突起掌了,真特麼是身才。
絕,楊天倒也從未有過探討卒的籌算,竟他和辛西婭還內需靠艾石鼓文推舉去市內的學院呢。
以是他笑了笑,稱:“本原是諸如此類啊,那艾滿文講師不失為仔細良苦呢。極我得拋磚引玉你,統考這種畜生,一次就夠了。如其再有猶如的事宜,說不定你的病殘,就決不會有分治療了。”
艾西文遍體一僵,急匆匆發瘋點頭:“好生生好,我曉了!決不會再有下次了,我責任書!”
……
這天入室。
電瓶車趕來了一座魁梧的放氣門全黨外。
精煉是年華太晚,轅門已經寸了,然而棚外也有卒子進駐。
艾美文讓管家去遞上了族的證章,保護輕捷就關閉了門,讓她倆進去。
在院門內,光景就迥異了。
和霜林村如出一轍,此處也兼而有之暖日咒印,而且是蓋佈滿城池的,故而即若是大早晨的也分外暖乎乎。
而和霜林村二樣的是,這邊大過就一層的小土樓指不定高腳屋了,而是有了很多二層、三層還是更高的作戰,好像是用石碴同宛如洋灰的黏合劑鋪建上馬的,看上去允當牢雄峻挺拔。
而具鬥勁高的大樓隨後,縱目一望,這地市就給人一種稍許無產階級化的感覺。
楊天甚至於消滅了一種口感——就類乎敦睦不是在異舉世,以便回去了海王星,來了一個石炭紀右醋意的街市!
決然,夫世風於成效的使,比白光普天之下度德量力要刻骨多了。依然出手反應到眾人的一般而言在世了。
歸因於進城就可比晚了,一溜兒人一無再一直往城內走,但在城市悲劇性找了一家公寓短時住下止息,次日再奔學院。
行棧亦然那種稍稍極樂世界晚生代感觸的旅館,一樓是個小大酒店,二樓三樓有空房。最為扼要鑑於官職可比清靜吧,是旅館宛如沒小業務,一樓也就一兩個酒客在喝。
艾和文、楊天、辛西婭和管家聯名趕到了觀禮臺。馬倌則是業已形成了重任,另有去處。
管家討價還價了一個,未雨綢繆計劃室。
艾滿文想了想,共謀:“定四間吧,一人一間。”
楊天卻是擺了擺手,“永不,太埋沒了,三間就行了。我和辛西婭一間就好。”
這偕重操舊業,他饞辛西婭的軀幹一度饞了共同了,今晚不畏微乎其微快朵頤,也得口碑載道氣傷害她收點利吧?
而辛西婭一聽見這話,小臉霎時間就紅了,小聲責怪道:“何等嘛……才……才必要跟你一番室呢!”
辛西婭自然只稍事含羞,責怪瞬息間,但看她那屈服紅臉、卻消失隔離楊天的楷,就甕中捉鱉闞,她根基從未有過真要絕交的苗子。
薛定諤的貓(燈環)
極……艾拉丁文這兒卻是很心甘情願把辛西婭以來當回事了。
他見辛西婭這一來說了,就馬上接話道:“辛西婭願意意是吧?那就一如既往訣別吧。管家,定四間!”
管家也很奉命唯謹,立馬就定了四間房。
辛西婭一下懵了,還真定了四間啊?這……
可她也羞人說團結一心本來也痛快和楊天睡一個屋了,乃就唯其如此紅著臉,點了點點頭,推辭了如斯的安置。繼而,回忒,翼翼小心地看了楊天一眼,眸子中透著犯了錯的小男孩不足為奇的歉疚,猶懼怕楊天由於沒能跟她睡一下屋而覺得發脾氣維妙維肖。
楊天愣了時而,望仙女這眼波,理科身不由己笑了,何地會發狠?
不即是處理個房間嗎,就是別離設計,又有哪些想當然呢?莫非還能攔截他走門串戶不可?
更何況,童女這小眼神就早已充溢講明了她那顆鮮嫩之心的歸入,那他哪還用注目另一個的東西?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天才神醫混都市 ptt-第三千六百五十六章 鹹魚癱的於朵朵 揆情审势 走火入魔 看書

天才神醫混都市
小說推薦天才神醫混都市天才神医混都市
考生住宿樓下一經開天窗了。
宿管大姨打著哈欠在大掃除驛道口的海面。
楊天渡過去,來宿管女傭際,保密性地說:“女傭,優質幫我叫瞬牆上306臥房的於樁樁校友嗎,我有緩急找她。”
宿管女傭愣了霎時,回矯枉過正來,觀覽楊天,些許一驚。
優等生館舍裡有大隊人馬良黃花閨女,內也有於樁樁如斯的西裝革履,故此宿管教養員一度挺民風的了。
可關子是眼底下此男性神韻太特異了,壓根就不像是凡濁世世之中應當消亡的氣質。而這孤家寡人巫女服,一發明擺著。
“你這是……在搞那何等cosplay?”宿管姨婆挑了挑眉,說。
“呃……”楊發矇神宮司薰並訛cosplay,她從來硬是誠然的繁櫻巫女。
徒當前說這種話昭然若揭只會顯更疑惑,據此楊天痛快點了搖頭,“好容易吧。”
宿管教養員笑了笑,倒也不幽默感cosplay,道:“這麼一說我卻憶起來了,繃叫於樣樣的大姑娘,也很喜氣洋洋穿種種稀奇的行裝,主焦點穿了也都還挺榮譽的,盡然你們該署綺的盡善盡美密斯先天性即行裝領導班子啊,穿何許都泛美的。”
倘是一個真格的的阿囡,聽到宿管姨母這麼成懇的詠贊,還是會禮數地感激,或會淡定地淺笑,抑或會拘束地臉紅。但心房終究會是快的。
可楊天算是個百分百的確切猛男,當這麼著的謳歌,只覺怪極致。
他乾笑了一霎時,說:“那……孃姨,痛幫幫襯嗎。我是真得有急事找她。”
宿管教養員怔了怔,有點兒洋相地說:“這病很一星半點麼,你對勁兒上找她就行了啊。你一個阿囡,我本原就不需攔你啊。便你恐大過全校裡的生,但看你這樣子,也不像是壞幼,讓你上去也沒關係事。等會下離的光陰來我此時備案轉手就行了。”
“嘶——”楊天呆住了,倒吸一口寒流——對啊!
我哪邊記不清了?
如今是在妮子身子裡。
姑娘家進新生宿舍,平平常常都不會中力阻的啊!何地需東山再起請宿管姨兒幫?
草,定式想想害遺骸啊!
“好的好的,我等會上來就報了名,”楊天點了頷首,回身就登上了梯。
過來三樓,來306臥室的交叉口。
306的門合著,從沒寸口。
還要剛其中有呼救聲傳出。
“句句,你真得不去任課嗎?嚴謹綦越俎代庖敦厚給你扣季分哦,”一下小妞的響聲長傳,當是於點點的室友。
“扣就扣唄,扣完算了,投誠西醫辯這堂課,尚未楊老師在,就從不幾許興味,我才不去,”於篇篇哼道,聲音與過去同嘶啞堂堂,可是有些一點晚上剛肇端墨跡未乾的不明與嗜睡。
“你這不失為酸中毒太深啦!”室友說,“楊園丁倘使繼續忙得來時時刻刻,你這門課豈謬要掛掉了?”
“掛就掛了嘛,到期候等楊教育工作者趕回,我就去怪他,說都所以他我才掛科的,要他妙不可言加積累我,”於句句可有和睦的鬼點子。
“噗!”室友都被湊趣兒了,“你這算作純純的愛情腦啊我親愛的點點。掛科都疏懶了,倒想著要去換懲罰去了,可真有你的!可……也是,有楊教師這麼非凡的男朋友,擱我我也漠然置之哪掛科了,投降爾後有歡寵著養著。唉……沒術啊,沒之命啊。”
室友嘆了文章,道:“好了,你連續鹹魚癱吧,我也去教學了,我還要學分的。”
說完,門被吱呀一聲推向,室友備選走出以此內室,卻察覺校外站了一下屬垣有耳的阿囡,長得還賊TM良好。
室友愣了下,懷疑地看著以此單人獨馬巫女服的美好童女,“呃……你……你是?”
楊天也莫想到於樣樣此室友會抽冷子出來,但也不至於很驚慌。
他微微一笑,說:“我叫神宮司薰,來找於樁樁稍加工作。”
“誒,找樁樁的?你是叢叢的伴侶?呃……看著凝鍊也像,你們都然可觀,還都欣喜cosplay,”室友笑著呱嗒,“那行吧,你出來找她吧,起居室就她一下在了,爾等仝緩慢聊。”
說完,這室友就走掉了,楊天也借水行舟走進了此內室。
側前線的鋪位上,一下水嫩纖小的室女正縮在被臥裡,背靠著牆,手裡抱著個IPAD,卻並亞於玩得很怡然,醜陋沁人肺腑的小臉膛帶著滿的生無可戀,相近仍舊傖俗盡。
真是於樁樁。
現在,探望有人進入了,她才略略磨頭,看了一眼。
收看是個女孩子,照例個優質的、伶仃巫女服的妮兒,於點點稍許懵。
她對夫黃毛丫頭從不整套回想。雖然光看這裝,這氣宇,就理解本條妞不像是特出的COSER。COSER是很難把神宇演得如斯像的。
三梳
“呃……你是?”於樣樣愣愣地看著楊天,問起。
楊天闞恰於點點那生無可戀,接觸他一段功夫就跟賭棍逼近了賭場似的某種紛呈,私心亦然稍加感謝,稍事歉。
招搖 劇情
這小姑娘對他是真得愛得板板六十四的,乃至當下都那樣積極性、拼死地去找尋他了。可他卻沒計一直待在她河邊。
“我是你楊良師,”楊天將門帶上,下一場走過來,來臨她的床邊,央輕飄握住了她香嫩的小手。
僅只安靜時抓手不比樣,通常楊天的大手都是盛把於叢叢的小手攥在手心隨手揉捏的。可此次他的手,也特別是神宮司薰的手,也比於場場的大缺席哪去,同時亦然等效的白皙。因而就但是手抓開始漢典。
“啊?”於朵朵更懵了,“你……話是不是沒說完啊?你是想說,你是我楊赤誠的……女子?”
楊天聽到這話,算作稍微啼笑皆非——類似自身的婦們,倘或一看到有個得天獨厚密斯,提到了他楊天,就立時會當本條妮現已被楊天追到手了。
唉,我有那麼樣醜類嗎?未見得吧?
楊天乾笑了轉,說:“不,我便你楊學生。你訛誤頻仍看動漫嗎,就……包退體,你能明亮嗎?我現如今互換到了一個妮兒的真身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