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的投資時代 txt-1095、一念天堂,一念地獄讀書

我的投資時代
小說推薦我的投資時代我的投资时代
散会后,其他人都走了,张勇单独留了下来。
他面露惭愧的对夏景行说道:“夏总,吴亦敏的事情是我没处理好,我应该再果断一些的。”
扫了神情有些惴惴不安的张勇一眼,夏景行明白对方在担心些什么。
于是语重心长的说道:“老张,你需要明白一件事情,我理想中的海内控股集团,是离了谁都能正常运转,没有谁不可或缺。”
斗 破 苍穹
闻言,张勇心中顿时一凛,这句“离了谁”,杀伤范围很宽泛,包括吴亦敏,自然也包括自己,但肯定不包括夏景行这个真正的大老板。
也就说,大家都是螺丝钉,坏了换一颗便是。
够冷酷,但也够现实。
“夏总,我懂了,不过吴亦敏毕竟掌握着公司的经济命脉,不好轻动。
如果因为动吴亦敏,给海内游戏造成了剧烈动荡,那就得不偿失了。”
夏景行微笑,“他有那么大能力?《开心农场》不提,CF和DNF这两款游戏,他能带走哪一款?”
张勇顿时明白了过来,两款游戏的韩国开发商都被夏总收购了,吴亦敏就算对公司感到不满想搞事,也无法在代理权上面做文章,顶多带走游戏运营团队中的一部分人。
“夏总,就算他无法动摇代理权,但假如海内游戏本土运营团队内部出现了问题,也会打断我们游戏的良好发展势头。
现在两款游戏的成绩仍在不断上升中,而且我们才上线了游戏付费道具,刚刚开启商业变现不久。”
夏景行淡淡道:“所以你就投鼠忌器,畏手畏脚起来了?”
被老板如此评价,张勇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他还是冷静的分析道:“吴亦敏毕竟是我们团队内部最懂游戏,也最了解正在运营的两款游戏的人,我认为敲打一下就行了,以观后效,不要一棒子把他打死。”
“我会再给他机会的,毕竟是陪同公司一起成长的老人,同时他也为公司立下了很多功劳。”
夏景行本来也没有严惩吴亦敏的意思,只打算小作惩戒。
“不过,他现在的状态很危险,眼下只是仗着自己是有功之臣,不尊重同事和上司,未来会不会抱怨自己待遇太低了、手里的权力太少了?
如果公司不给,他会不会自己动手索要?
我并非说一定会如此发展下去,只是我们需要引起警惕和重视!及早扼杀一些不好的苗头。
眼下我们还没有创业成功,就有人持功自傲了,不杀杀这股歪风邪气,往后队伍还怎么带?”
看着张勇一个劲儿的点头,其脸上也写满了后悔与自责,夏景行面色缓和了几分,“其实你也早看到了这种不好的苗头,甚至还亲自找吴亦敏谈过话。
你这出发点和想法是好的,只是方式方法没有用对。
诸葛亮还挥泪斩马谡了,他吴亦敏莫非就不能斩了!
接下来,先调整他的工作,降职降薪,另外再安排一个人帮他分担一下工作。
等反省好了,再官复原职;
反省不好,就拿他正军法。”
张勇轻轻点头,既然老板都不怕砸碎瓶瓶罐罐,那么他也没必要再谨小慎微了,吴亦敏肯定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一些代价。
…………
…………
次日,海内控股集团再次召开了一场会议,张勇当着众高管的面,公开宣读了对吴亦敏的降职、降薪的处罚决定。
处罚并不算特别严重,吴亦敏海内游戏CEO的职位得以保留,但免去了集团副总裁的职位,另外还取消今年全年的奖金和期权奖励。
等张勇神色冷淡的宣读完命令,吴亦敏面如死灰的说道:“我服从集团的命令,同时也会认真反省自己的错误。”
在场的其他高管虽然都预料到吴亦敏要倒霉了,但没想到动作这么快,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念及此,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坐在上首位的夏景行。
看见夏景行的目光突然扫过来,众人又纷纷低下了头,不敢与之对视。
他们算是领教到了夏总的雷霆手段了,都不自觉的开始在心中反省自身最近有没有做出格的事情。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业绩平平,也没胆量跟CEO张勇叫板。
吴亦敏纯粹是咎由自取,不办他办谁?
要他们来评价,其实处罚都有点轻了,板子高高举起,又轻轻的落下。
不过吴亦敏能为公司赚钱嘛,有所优待也是正常的。
“另外,宣读第二项人事命令,晋升海内游戏副总裁凌海为海内游戏总裁,全面负责代理网游及相关运营业务,向集团CEO张勇直接汇报工作。
海内游戏CEO吴亦敏仍继续负责自研游戏、社交游戏等业务,也向集团CEO张勇直接汇报工作。”
凌海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矮胖男子,毕业于国防科技大学,历任盛大游戏总监、副总裁等职位,网游运营经验十分丰富,他本人于去年加入的海内游戏,是海内游戏内部排名仅次于吴亦敏的高管。
看着迫不及待站起身开始感谢同事、感谢公司栽培的凌海,吴亦敏眼中闪过一抹怨恨,放在桌下的双手也握成了拳头。
自己被彻底架空了!
曾经向自己汇报工作的凌海不仅绕过自己向张勇直接汇报工作,还把最赚钱的网游业务给接手了,而自己这边呢,去负责日渐式微的社交游戏,以及还没发展起来的自研游戏!
假面A計劃
要知道,公司的网游业务可是在自己手上发展壮大的!
这是典型的卸磨杀驴,过河拆桥!
吴亦敏越想越气愤,都快要压不住心里那股冲天怒火了!
夏景行的注意力一直在吴亦敏身上,由于对方低着头,他看不清对方脸上的神情,不过对方的身体在不断的轻微颤动,能看出来,对方此刻的心绪应该很不平静。
他没有去安慰吴亦敏的打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要学会为自己的错误买单。
不是觉得自己挺牛逼的吗?那就把公司的自研游戏给做起来。
如果能把自研游戏做到与代理游戏分庭抗礼的地步,不仅官复原职,他还可以给出一份大礼包。
如果做不到,那就老实蛰伏一两年,打磨打磨性子,将来也不是没有复起机会。
有高管去偷看吴亦敏的表情,发现对方一张脸涨得通红,似乎已经处于情绪爆发的边缘了。
直到整场会议结束,吴亦敏都没跳出来表达不满,似乎已经默认了被降职、降薪、削权的命运。
在其他人看来,吴亦敏已经彻底失势了!被夏总彻底收拾服了!
夏总将他于微末之中提拔起来,自然也能收回他所获得的一切。
吴亦敏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路上有员工给他打招呼,他都没有理会。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吴亦敏浑身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望着窗外直发呆,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不,我没做错!
我给公司赚了十几二十亿,他们就这么对待有功之人?
想明白以后,吴亦敏拿出了自己的复兴FX1手机,开始翻找通讯录。
翻找到一个人名后,他手指悬在半空,迟疑了几秒,随即狠狠地戳了下去。
我没对不起任何人!是夏景行负我,是公司负我!吴亦敏在心里为自己开脱道。
电话刚一接通,那边就传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吴总,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刘总,你上次的承诺还算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