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笔趣-第二十章 突破口鑒賞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这件事,必须再斟酌斟酌。
越想,冷小兵越觉得其中有问题。
不论沈海洋是不是凶手,逻辑上都存在着漏洞。
如果沈海洋不是凶手,他为什么要跑?
如果沈海洋是凶手,他为什么用公用电话给自己家里打电话?
推理就像是搭积木,盖房子,一旦某一个环节出了问题,积木搭的再高,也会在一瞬间全部崩塌。
纵观海舟案的所有细节,无不说明了一个事实,凶手不仅冷静,而且心思极为缜密。
那一天,凶手对着枪口,竟然不慌不忙,不徐不疾的一步一步走到冷小兵的面前。
不仅如此,凶手还把枪顶在额头上,看似是在求死,但冷小兵断定,凶手肯定早就发现了枪的保险没有打开。
否则,凶手绝不会如此镇定。
其实,还有一点也是冷小兵想不通的,那就是‘凶手’明明有机会,也有时间干掉他。
为什么凶手没有杀他?
如果说凶手害怕杀警,可他后来又杀掉了岚哥。
这个理由,明显站不住脚。
想着想着,冷小兵下意识的揉了揉额角两边的太阳穴。
他好像抓住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抓住。
就像是一团毛线团在了一起,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头。
嗡!
嗡!
就在这时,冷小兵的大腿感受到了一股震动。
电话响了,掏出手机一看。
来电人:夏木。
“喂?”
“你回局里了?”
“好,你就在办公室等我,我马上就来。”
挂断电话,冷小兵在档案管理处登记了一下,将那两张印满电话的档案借了出去。
他准备将这条线索说给‘夏木’听听。
那小子的脑子好使,说不准他会有什么不同的看法。
踱步走到办公室,门刚一打开,冷小兵就看到‘夏木’正在摆弄着一张地图。
那是老海舟市的地图,只见‘夏木’手上拿着一只红色的签字笔,不停地在地图上坐着标记。
几个标记的地方,冷小兵都很熟悉,分别是棉纺厂家属院、机床厂单人宿舍、有点家属院、印刷厂家属院。
另外,图上还有一条红色的路线图。
印刷厂家属院、朝阳路、春天广场、城关中学、城管小区、前进副食品厂、红光路……大通桥。
这条线弯弯曲曲的,并不是一条纯粹的直线,结合标记的地点以及曲线,看起来很像公交车的路线图。
看到这一幕,冷小兵颇为意外道。
“夏木,你这是发现了什么新的线索了吗?”
李杰笑了笑,摇头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我觉得可以顺着这个思路去查一查。”
一边说着,李杰一边伸手在几个案发地点分别指了指。
“冷队,你看这几处案发地点,实际上离得并不远。”
言罢,李杰用红色的签字笔画了一个圈。
“你看,都在这个圈里。”
“按照常理推断,凶手的活动范围应该就在这附近,”
“杀人,不过情、仇、财三个字,海舟案的受害者全都是妙容姣好的女性,而且受害者也没有损失什么财物。”
“由此可见,凶手要么是因为情,要么是因为仇。”
“不论是情,亦或者是仇,都说明凶手和受害人有着共同的交际圈,但通过排查,五位受害者的交际圈中并没有什么交集。”
“我看过你的工作笔记,警方当年圈定的排查范围很广,可我觉得还不够广。”
“当年只排查了熟人,换个角度,如果受害人和凶手并不是很熟呢?”
“有没有可能凶手和五位受害者都认识,但关系仅限于点头之交呢?”
冷小兵沉吟片刻,笑骂道:“好你个夏木,有什么想法就说,别在这跟我打马虎眼。”
李杰嘿嘿一笑:“冷队,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其实,他刚刚是故意做出一副抖机灵的样子,他故意让冷小兵看出自己在抖机灵。
“冷队,你当年和凶手打过照面,发现了一些以前没有发现的细节。”
“比如,凶手用的相机很专业,他给受害者拍照,应该是为了纪念,同时满足他变态的欲望。”
“2000年左右,拍照可不像现在这么简单,只要有部手机就行了。”
“那时候想要拍出好照片,必须用专业的相机,专业的相机,价值不菲,而且还要专门去学。”
“普通人买相机,更多会买傻瓜式相机。”
冷队闻言点了点头,然后给了李杰一个眼神,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那么,什么样的人会买专业相机呢?”
“一种是收入不错的摄影发烧友,还有一种么则是依靠摄影吃饭的摄影师。”
“这两种人都有能力亲自冲洗照片。”
听到这里,冷小兵大概意会到了李杰的意思。
摄影发烧友,圈子太大,根本就无从查起。
后者则不同,摄影师的人数规模虽然也不小,但只要愿意查,总能一一查完的。
名醫貴女
一念及此,冷小兵心中微微一叹。
他感慨,若是‘夏木’早生十几年,当年现在的‘夏木’若是在海舟案专案组里,或许这件案子早就破了。
十七年过去,想要将当年海舟市的摄影师全都找出来,这简直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十七年,太久了。
沉思间,冷小兵眼前的余光突然注意到了地图上的红色标记。
紧接着,他脑中灵光一闪。
‘夏木’这小子肯定不会做无用功,他画的那个圈以及公交线路图,恰好有重叠的地方。
这小子,好样的!
排查全市和排查某个区域,其难度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看到冷小兵的目光落在了地图上,李杰微微一笑,心里暗道。
‘不愧是海舟市的警界之星,这么快就领会到了他的意图。’
“冷队,我们就先从这个区域开始查起吧。”
李杰伸手指了一下地图,他圈定的范围之内恰好包含了红光路,而红光路上恰好有一家名为‘红光路照相馆’的照相馆。
“行。”
冷小兵点了点头,随机一拍脑袋。
“差点忘了,我这边也有一个新的发现。”
“你先看看这两个电话号码。”

精彩絕倫的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txt-第二章 森林公園案推薦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听到这句话,高队瞳孔微微一缩,他本以为只是重名而已,谁曾想眼前的青年就是十七年前的那个小男孩。
这太巧了吧?
十七年前,‘夏木’是海舟案的亲历者。
十七年后,他又来到海舟市,而且是以警员的身份。
最关键的是海舟案尘封十七年,至今仍未告破,这两点放在一起,很容易得出一个结论。
‘夏木’是为了海舟案来的!
他要重新调查海舟案,抓到,甚至……甚至是为了复仇。
他是带着仇恨来的!
很快,高队心中便得出一个结论。
不过,对方到底是省厅派过来的,虽然暂时归他管,但组织关系毕竟不在海舟市。
不论‘夏木’是不是为了海舟案来的,高队都打算不让对方接触海舟案。
在市局,他还是能做这个主的。
就在这时,办公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高队朝着李杰笑了笑,神情中带着些许尴尬,随后他连忙接通了电话。
这个电话,来的很及时啊。
化解了现场尴尬的氛围,不然的话,高队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应对‘夏木’。
“喂?”
“……”
“啊,对,他就在我办公室呢。”
“……”
“好,我明白了,周处。”
高队若有所思的挂断了电话,‘夏木’人刚到,省厅里的电话就来了。
看来,省厅对‘夏木’很重视啊。
太平客棧 小說
“省厅的周处很关心你啊。”
旋即,高队目光一转,看向了李杰,一边感慨,一边问道。
“对了,夏木,你想去哪个队?”
“反扒?”
“电信诈骗?”
李杰微微一笑,直言道:“我想去重案队,高队,请问可以吗?”
高队闻言心里咯噔一下,沉入了谷底。
‘夏木’绝对是为了海舟案来的。
确凿无疑!
否则,为什么张口就要去重案队?
因为只有重案队才能接触到命案,旧案。
‘唉。’
高队默默叹了口气,这个要求,他还真不好拒绝,一方面对方没有明言是为了海舟案来的,一切都是他的猜测。
另一方面,‘夏木’的要求也很符合新人心态。
新人嘛,总想着接触大案子,重案组历来是新人最想去的部门之一。
“当然可以!”
高队点了点头:“我这就带你去重案队报道。”
言罢,高队便领着李杰向重案队办公室走去。
好巧不巧,正好赶上重案队出任务,只听楼道里脚步密集的如同鼓点似的,重案队的每一个人都小步慢跑,准备出外勤。
高队一眼就从人群中找出了重案队队长冷小兵。
“小兵!小兵!”
听到师兄的喊声,冷小兵回头一看,语气急促道。
“干嘛啊?”
“有案子,我要去现场。”
“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从省厅调来的……”
没等高队把话说完,冷小兵便打断了他的介绍。
“新来的是吧?”
“走,正好跟我出现场锻炼锻炼。”
说着说着,冷小兵便将李杰给领走了,压根不给高队解释的几乎。
望着风风火火的冷小兵,高队一脸的无奈。
这小子,回头有你受的。
提起海舟案,就不得不提起冷小兵。
十七年前,冷小兵刚刚进入警队,第一次出外勤就遇上了海舟案。
一个刚入队的菜鸟,第一次就迎头撞上了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即使当时冷小兵带着枪,而且还拿枪瞄准了凶手。
但凶手却不慌不忙,极其冷静的走到冷小兵身前,然后反杀了冷小兵,将他给打晕了过去。
其实,在凶手接近冷小兵的过程中,冷小兵完全有机会开枪的。
如果冷小兵真的开了那一枪,海舟案也不会尘封十七年,至今仍然是一桩悬案。
再之后,凶手在离开时恰好碰到了闻讯而来的另一位警员——岚哥。
在双方的搏斗中,岚哥不敌凶手,英勇牺牲了。
因为这件事,冷小兵的心中充满了愧疚。
黑寡婦電影前奏
如果他开了那一枪,凶手就死了,海舟案不会成为悬案,岚哥也不会死。
因此,即使过去十七年,冷小兵仍然没有放下海舟案。
别看他平时一副放下了的样子,其实他一直在暗中调查海舟案,这些年他积累下的材料,简直比官方记载的卷宗还要详尽。
关于海舟案的任何一个细节,即使小到受害人的穿着打扮,只要有人向他提问,他都能脱口而出的回答出来。
十七年,六千多个日夜,这些资料早已刻入他的灵魂。
……
……
……
半个小时后,李杰跟着冷小兵来到了案发现场。
此时,因为现场发生了命案,森林公园已经被彻底封锁了起来,现场除了警员们,只剩下几个公园的工作人员。
懒离婚 小说
冷小兵不紧不慢来到了死者遇难的地方,对着正在进行临时勘察现场的法医问道。
“老顾,情况怎么样?”
“还得等一会。”
冷小兵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围着现场走了一圈,来到了勘察警员的面前。
“现场什么情况。”
勘察警员是一位长相甜美的女性,听到冷小兵的问话,她连忙回道。
“现场目前找到了两种脚印,一种是受害人的,四十三码,马丁靴,还有一种是三十九码的运动鞋,围绕尸体形成了明显的成趟足迹。”
“初步推断,是嫌疑人的……”
“不对,现场还有第三个在场!”
李杰直接强势插入了对话。
“冷队,这人是谁啊?”
小女警看了李杰一眼,眉宇间带着一丝意外,又带着一丝不满。
她可是专业的勘察人员,这人这么说等于是否定了她的专业性,所以,她心里当然会有些许不高兴。
“新来的。”
冷小兵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然后追问道。
“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你先看这组脚印,然后再看看这一组。”
李杰分别指了两组脚印,两组脚印虽然都是三十九码鞋子留下的,但脚印的深浅程度却不太一样。
前者,深浅一致,后者则是左脚更深一点,说明此人的惯用脚是左脚。
冷小兵和小女警都是专业人士,经这么一提醒,立马就看出了其中的不同。
‘这小子,观察的还挺仔细。’
冷小兵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李杰,眼神中带着一点讶然。

人氣玄幻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討論-第五十五章 驚聞看書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百年后。
落云宗。
某处石山忽然传来一阵仿若龙吟之音,九天云霄尽皆为之变色,一个高约百丈的人型光影,浮现在了石山之上。
石山周围凡是目睹了此景的修士,那些修为不够的,全都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仿佛身上压着一座大山似的。
唯有几个结丹修士能够勉力维持住站姿,不然的话,结丹老祖跪倒在地,又像个什么样子。
后山禁地之中,落云宗的两位太上长老察觉到这异常的波动,瞬间从闭关中醒了过来。
這個老師不教戀愛
这种感觉,这种感觉,是了,是了,一定是有人成婴了!
到底是谁?
是吴师侄,还是李师侄?
仔细一想似乎有点不对,这两人虽然距离元婴只差一步,但这一步却宛如天堑。
古往今来,多少惊才绝艳之辈卡在了这一道难关上。
何况,若是他们俩人结婴,不可能不提前向他们通报的。
石山内的某处静室,韩立眼中精光一闪。
苦修两百余载,他今日终于结婴了!
元婴修士,寿千载,他现在不过两百余岁,非常年轻,完全可以展望一下下一个境界——化神。
片刻后,韩立察觉到石山外围聚集了成千上百的修士,看到这一幕,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古怪之色。
外面的人虽然多,但韩立却一点也不紧张,哪怕外面的人当中有两位元婴。
他现在也是元婴了,或许打不过这两人,但跑一跑还是能做到的。
没过一会,石山周围十里就被清空了,落云宗的两位元婴长老亲自出面,向韩立发起了邀约。
元婴大能,可是一个宗门的底蕴,虽然这位元婴修士伪装成了一介练气弟子,这确实太……太谨慎了一点。
但在利益面前,这一切都不重要,只要对方不是抱着恶意来的,过往种种,皆可以无视之。
尽管此人暂时没有表露身份,可根据现有的情况分析,此人大概率是一位‘野生’元婴。
否则在进阶元婴的重要时刻,此人不可能跑到别人的宗门内进阶。
在随后的见面中,落云宗两位太上长老的猜想得到了印证,名为韩立的元婴修士,果然是一头独狼。
三日后,韩立答应了邀请,成为了落云宗新任太上长老。
按照惯例,一个宗门若是有人新进元婴,是要举行盛大的庆典的,不过深谙‘苟道’的韩立,自然不愿意大张旗鼓。
墨绿青苔 小说
因此,落云宗二老最终只是领着韩立召见了门内的结丹修士。
这一日,召见会召开在即,韩立和另外两位太上长老早早便来到了现场,不过他们并没有第一时间现身,而是呆在大殿后方的厢房内交流心得。
如同往常一样,即使在安全的环境里,韩立也始终关注着外界的信息。
忽然间,一段对话引起了韩立的注意。
“马师兄,当真是好久不见,若不是门内多了一位太上长老,只怕想见你一面都难。”
“唉,高师弟,你以为这是我想干啊?
这是没办法,不过也快了,距离下一次交班只剩下几年的时间了。”
“对了,马师兄,人造灵根之事有没有什么新的进展?”
“唔,说起来倒是有一点,前些日子,我刚刚派门下弟子去了莲溪城一趟,将最新的情况转交给了厉道友。”
厉道友?
听到‘厉道友’三个字时,韩立的神经下意识的动了一下。
厉姓,让他想起了某个人。
也不知‘厉师兄’现在怎么样了。
两百年了,自从那次山门告别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厉师兄’的消息。
“马师兄,再再下一轮,这任务就轮到我了,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问吧!”
“这个厉飞雨,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
高姓修士的话还没说完,便察觉到一股极为磅礴的力量,冲着他汹涌而来。
铁路子弟
虽然这股力量不是特意针对他,但元婴期的威压何其庞大,刹那间,他整个人就如同被定身了一般。
“你刚刚说什么?”
“厉飞雨?”
前一秒,韩立还在厢房,后一秒他就出现在了大殿之内。
看到韩立莫名的爆发出独属于元婴期的威压,然后又突然消失,落云宗的两位太上长老,彼此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茫然。
韩道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好在韩道友的气势中并没有带着杀意。
“见……过韩……韩师叔,我……”
在浩瀚如海的威压之中,高姓修士用尽全身的力量,方才磕磕巴巴的回答起问题。
“好了,你现在可以回答了。”
韩立见状顿时恍然,连忙收回了威压。
高姓修士擦了擦额角的冷汗,战战兢兢地问道:“韩师叔,您是想问关于厉飞雨的事吗?”
“没错,你把关于厉飞雨所有的事,全都告诉我即可。”
韩立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用尽可能平淡的语气问道。
对方口中的‘厉飞雨’极有可能是他的‘厉师兄’!
一定是!
肯定是!
偌大的修仙界,同名同姓者并不在少数,但直觉告诉韩立,此‘厉飞雨’一定是他的‘厉师兄’。
“韩长老,此事由我介绍可好?”
就在这时,大长老程天坤主动接过了话头,虽然他不清楚韩立的情绪为何产生如此巨大的波动。
但关于那位‘厉道友’的事,宗内只怕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
毕竟,这件事是向老祖吩咐给他办的,一开始他并不知道‘厉道友’是谁,一切进度都是交给向老祖的。
星際系統之帝國崛起 小林花菜
但五十年前,向老祖再次来到了落云宗,交代他每隔十年,派人向莲溪城的‘厉道友’通报一次。
最令他不解的是,向老祖一再声明,对于这位‘厉道友’必须要有足够的尊敬。
如果落云宗敢怠慢了此人,向老祖的原话是:‘若是有丝毫差池,本座不介意血洗落云宗!’
‘血洗’二字,绝对是非常重的话了。
起初,程天坤还以为那位‘厉道友’也是某位化神修士,但见面了才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只是元婴而已。
向老祖为何对一位元婴修士如此重视,而且语气中充满了尊敬,这是程天坤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