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星之煌-第七百六十九章 他逃,她追,他插翅難飛!(元旦快樂!)鑒賞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神秘的强者到来,访问后土的寝宫。
在如今这个特殊的环境下,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因为,当初那一战太过玄奇,真假开天斧碰撞,创世的斧芒乱飞,余波惨烈,早已是动摇了洪荒天地的秩序法理,触碰到了宇宙的自我保护机制。
诸神被放逐,时光被错乱,归去的路上,有步步杀机,纵是顶尖大能、太易巨擘,都难以定位,何谈归来!
需要等岁月沉淀,于无尽变数中捕捉不变,才能进入近乎被截断抽出的真实时光节点。
这是常理。
可是眼下,却有人打破了常理。
一位神秘的存在,踏足到后土祖巫立下的圣地,是这位地府主宰承负轮回的禁地。
时空幽寂,这里非常的安详宁静,仿佛是独立于世外的理想乡,不曾被外界洪荒山河的风雨飘摇所影响到丝毫。
——这些年,苍生太难!
那巅峰一战,人族伐天庭,杀到最后诸神都被放逐出洪荒……如此结局,带来的后果注定了万分恶劣。
宇宙动荡,无尽的天灾席卷,动辄有血光横贯星空,亦或者是大日悬空长久不坠,亦或者是黑暗覆盖世界、令人心惶恐。
上一刻,星如雨坠,下一刻,赤地千里。
好在,还有九州结界,它自主复苏,抵御灾劫,勉强庇护一方安宁。
万族熙熙攘攘汇聚其中,只为求得一处生存的空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族与妖族多年征战杀伐累积的仇怨,反倒是成为次要的了。
众生都在求生,都在灾难的时代下求延续……生存都成问题了,哪还有谁能作妖搞事呢?
人族自有秩序。
而妖族,却也非尽是偏执之辈……没有妖皇妖帅妖神等的引领,它们自发的组建秩序,与人族的文明在磨合。
彼此之间,互相退让,求一个生存繁衍的公约数。
废墟之中,生命的希望在蔓延。
一场又一场战争下来,导致今朝宇宙时代的惨烈,令众生都在反思。
这一次,就不是有谁在引导了,而是人道苍生自动自觉的彻悟。
他们努力的选择自己的未来,搁置了昔日的争执仇恨,摒弃了争议,万众一心,只为共度时代的困境。
没有了神圣的统帅和引导,人道苍生就过不好了吗?
不是的!
无数生命,在废土中用行动证明着什么。
血的磨难下,人道不知不觉独立成长了。
生命,是一种最伟大的奇迹!
变局,自人道中而起。
只是此刻,鲜有人能洞察……毕竟诸神都被流放了。
有道是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开山神斧对决开天神斧的烙印,粉碎了战场,诸神都被踢出局,自顾不暇……家都回不了了,哪还有那空暇去琢磨其他事情呢?
不过,总有例外。
像是此刻,便有生灵回归,登门访问后土。
且,看那架势,听其言辞,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恶客登门!
不然,怎能说出那样的话?
——主人不在家,客人就径直闯入,借地府兵符一用!
幽静的殿堂,对此毫无反应。
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因为众所周知,后土祖巫早已是真身出动,血拼羲皇于岁月源头!
这不失为一手妙招,精准无比的截住了羲皇,让人族得以从屠巫剑下获得喘息翻盘的余地……不然在那一剑的考验下,人族文明就已是证道失败了。
可此一时,彼一时。
后土料敌机先,兑掉了羲皇,却也产生了破绽——
地府无主!
她这位承负轮回运转的主宰离去,还有谁能坐镇此地?
不存在了!
当然,这个问题似乎也不是什么很大的问题。
毕竟,诸神都被放逐了。
且,后土的寝宫,是那么好闯的吗?!
当神秘来客没有听到后土的回应,满意的一笑,悠悠然推开殿堂的大门,便要漫步走进其中。
下一刻——
“轰!”
杀伐力滔天!
无数的禁制纹络,自虚无中演化,对没有被邀请的恶客镇压而下!
那种威能极致可怖,汲取了轮回的本源,演化做无上的攻伐,足以镇杀等闲大罗,大神通者也要受到重创,被驱逐出境!
大道 爭鋒
显然,这里是有防御措施的!
禁制启动的后土圣殿,如今说是龙潭虎穴,也半点不为过了。
只是,神秘的访客敢登门,又岂会没有手段?
“哗啦!”
一卷神图飞舞而出,演化天地生成的易道至理,无所不包,无所不容,有无上玄机,测算了凶吉,斧正了命轨……
这是河图!
河图现,生机出。
后土遗留的禁制后手,威能固然堪称惊世,可在这件重宝的针对破解下,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神秘来客头顶河图,施施然的进入殿堂,游走在防御警报杀伐机制的边缘,似存非存,像是跳出了被束缚压制的格局。
阵灵被影响入侵,修改了程序,河图所记载的全知易道,最是克制这类事物,终是让禁制无功,迷茫的粉碎着时空,但毫无作用。
在往复的来回侦查下,始终找不到异样,便自然平息,一切归于宁静。
唯有恶客,洒脱自如的前行,转过千宫万阙,直入后土被地府诸神朝圣之地。
推开最后的一层殿门,来客平视宫阙,在那王座前的桌案上,正有一方至高兵符,代表了后土的权威,见符如见人!
“唔,果然在这里……终于被我找到了。”
来客哈哈一笑,几步之下,便到了案前,信手拿起兵符,悠哉悠哉的欣赏把玩。
半晌后,他唏嘘长叹,话音中难掩得意。
“我笑那后土无谋,女娲少智……”
得意之下,便是忘形,他在指点江山,意气风发,“年轻娲太天真,羲皇一出来,自己就屁颠屁颠的被钓鱼钓出去了,真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不记得当年是如何被伏羲按在地上收拾的了。”
“就这心机水平,也敢动摇太昊陛下家庭帝位?不知天高地厚,欠缺社会毒打!”
“还好,现在有我来帮着上一课,也为时不晚。”
来客上下抛动着兵符,拿捏了一阵子,而后放下,开始在此间细心翻找。
翻箱倒柜,摸索暗格,破解密码,他搜寻出很多东西。
“唔……找到了!”
“后土有预谋通胀地府,破坏轮回经济系统的证据!”
来客眸光灼灼,话音中尽是成就感,破获了一桩经济方面的重案,直追当年的清算不周有巢公司,掌握了关键材料。
“后土啊后土……”他自言自语着,“就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做人心险恶……”
“嘭!”
他话还没说完呢,就听得一声巨响,本来被他开启的殿门砰然紧闭。
来客被吓了一跳。
还不等他如何应变,便听到有人语气幽幽的说着:“哦?人心险恶?”
“是像我这样子的吗?”
那是一个很温婉宁静的女声。
可是,出现在此时此地,却绝非是什么好事。
闯入后土圣殿的神秘来客身形僵住了,脸色很难看的转过身,待他再看清神兵天降的第二人,那神情一下子变得扭曲,如同是活生生的扇形统计图,有三分震撼,三分不解,三分不可置信,最后还有一分的麻木,“女娃?女娃!你怎么还活着?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他受到了惊吓,身形踉跄,噔噔噔的倒退,撞倒了身后的桌案,那份震撼惶恐的举止姿态无比迫真。
也是。
一个被诸神和世人都认为早已死去的存在,今朝活生生的站在面前,谁能不惊吓?
尤其是,这个时间!这个地点!
女娃出现了,就在这里!
很显然,这是一个陷阱,是她在守株待兔、请君入瓮!
“我为什么不能活着?”女娃嗤笑一声,“我从来就没真死过!”
“你想不到吧?!”
“我一直注视着这个时代,作为观众,看你们滑稽的表演!”
“后土无谋?女娲少智?”她倚靠在紧闭的殿门上,脸色很玩味,复述着先前神秘来客说过的话,可见她一直都在,默默注视着恶客的翻箱倒柜,憋着坏,不说话,直到其志得意满、大功告成之际,才施施然的出声,戳破了他人的美梦,令之在无限接近成功的时候栽倒,坠落深渊。
她变了。
变得蔫坏了。
一点恶趣味,玩弄着对手,体会幕后黑手的快感。
“若我如此,那……文命你这一头撞入我陷阱的小倒霉蛋,又算什么呢?”
“倒欠全体大罗平均智商?”
女娃说着,摇了摇头,讽刺与不屑。
她嘲讽了文命。
是的,神秘的恶客,正是文命。
是这位东夷的领袖者,头顶河图,闯入了后土于轮回中的寝宫。
可惜,他似乎栽了。
女娃等他久矣!
“你怎么会在这里?”文命一脸的灰暗,带着点绝望和不可置信。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呢?”女娃浅笑,“我又不傻。”
“你先前对战天庭时,口口声声说,开山斧从我这而来……可我究竟有没有仿造过开山斧,我自己还不清楚吗?”
“你是跟伏羲一伙的!”
“你们的表演很精彩,很舍得……关键时刻,开山神斧对爆开天斧烙印,打了个稀里哗啦,让我看了一出好戏。”
“可我半点都不信。”
女娃悠悠叹息,“这么大成本的制作,想要回本,肯定很困难吧?”
“尤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我这边……指不定怎么算计我呢。”
“当我想明白这个道理,我自然就明悟了你们的图谋。”
“毕竟……”
“我在这个时代,能算得上破绽的点,其实不多。”
“轮回,是最大的破绽,存在信用破产的隐患……后土出征,这里便空虚了。”
“很适合入侵,做些什么小动作。”
“所以,我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
“而你……果然不出我所料。”
女娃玩味的看着文命,“拿了一卷河图,偷偷摸摸的潜伏进来……唔,要不是我早准备好了,说不得还真能让你得逞。”
“你们玩的真大。”女娃拍了拍手,“放逐诸神,潜伏轮回,篡权夺位……好计策啊!”
“伏羲设劫考验人族文明,化身考官。”
“你偷偷摸摸的窃取我的印信,实行替考。”
“接下来你们会怎么做?我猜猜……”女娃一副神思渺渺的模样,“考官考生,各有默契,暗箱交易,将我踢出局?”
“轮回的通胀材料,就是把我拉下马的关键?”
“啧啧啧……难为你们了啊!演这么大一出戏!”
女娃感叹。
这真的很危险。
考官是对面的。
放水一个替考的,帮他上位……难吗?
不难!
到时候,人族成道了。
可,胜利果实呢?
花落谁家?
后土?悬!
面临信用破产,自顾不暇了都,被调走审查,然后直接让第二顺位者继位了!
好在,娲皇是个大聪明。
早在漫漫岁月前,就布下了“女娃”这一招后手,假死潜伏无数年!
这一刻,女娃为自己的聪明才智而得意。
她多厉害!
饶是羲皇奸似鬼,也要在她这里翻船!
看起来一通神仙操作,却都成了滑稽的小丑剧!
“可惜了。”
女娃缓缓抬起一只玉手,凝滞了此方时空,“我并不想配合你们演下去了。”
“你们的戏份,到此为止。”
“文命!”女娃个子不高,但此刻气度威严,是精神上的巨人,在俯瞰着文命,“我念你是个人才,不想让你死的太没有价值。”
“现在,臣服于我,剑指伏羲,坦白交代羲皇险恶图谋,我还可以给你一个良好的投降待遇。”
“你在做梦!”文命咬牙说道。
“冥顽不灵!”女娃翻掌,便是天倾地覆,万古崩塌!
论战力,她虽然仅是一道化身,却也有着太易级数的战力,镇杀文命这堪堪大能的人王,不是难事!
“轰!”
文命竭力反抗,河图爆发,这位被羲皇演化而出的赝品造物,残存着部分威能,艰难的为其撑开一方小小时空天地,而后文命撕开一条通道,咳着血逃入其中。
“逃?你能逃到哪去?又能逃多久?”女娃笑了,她很自信,掌握了全局。
“认命吧,你插翅难飞……无非是让我多废点功夫罢了。”
看着闭合的通道,她却从不担心。
因为,女娃早已打下了标记,即使文命上天入地,遁入无尽时空,也唯有被她逮到、镇压的结局!
不过在此之前,女娃还有重要的事情需要安排。
“进来!”
她发号施令。
下一刻,一道身影苦着脸,走了进来。
那是白泽!
“娲皇殿下!”
他拱手行礼。
“侯冈……白泽!”女娃俯视着他,“我让你办的事情,你决定的如何了?”
“殿下有命,臣……万死不辞!”白泽悲催着脸色,却只能如此说道。
话说,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
白先生依靠着非凡的学识,是洪荒天地中最有智慧的人物之一,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鸡毛蒜皮也好、人道命运也罢,无所不通,更是曾经《盘古史》的编撰人,掌握了太多的机密。
因此,他得以在错乱的时空中,以龙凤时代的玄微,找到了洛书,借此寻觅到回家的路!
然后……
付出险死还生的代价,刚到家门口,他就被女娃逮到了,抓了壮丁。
他不敢反抗。
因为,他在看到“女娃”活蹦乱跳的这一刻,便觉得大局已定了。
谁能想到呢?
女娃是活的!
“好好好!”女娃鼓掌,“那就由你,去暂时统领九州结界,掌握人妖二族,编撰户口,书写特长,稳定秩序。”
“我若盘古,事后论功行赏,定不会忘了你那份功绩。”
白泽抽搐着嘴角,终是认命的点头,“臣,领旨!”
“那,你去吧。”女娃挥了挥衣袖,打发侯冈离开了。
而后,她的眸光凌厉炽盛,照破万古时空,见到了文命那逃窜的身影。
“跑?你能跑到哪去?”
话音落下,她斩破时空,径直追了上去。
他逃,她追,他插翅难飞!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七百四十八章 夢想已死,尊重對手!熱推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血雨飘零。
鸟师发动了。
神族的种子种下,经过时光的培育,早已经开花结果。
鸟师……变节了!
一批又一批的野心家活跃着,以神人契约的名义,渐渐侵吞着曾经人族的坚持。
而在重华暗中的帮衬下,这一代新人,不断的换了旧人,一场政变,无声无息的令江山变色。
于是。
当重华最后传达下去旨意,猝然间发动武装,对内部进行大清洗,对火师和云师划清界限乃至于是出兵压迫,重创人族根本气运……就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鸟师本来并不坏。
其中仍有无数的仁人志士,为人族的发展做贡献,坚定的支持道路的开拓与前行。
奈何?
神族的路出现,很多事情就脱离了轨道。
当重华摊牌,给出最后通牒,限于多少时日内转移立场……等他们不同意,甚至是抗议之时,便遭到了最血腥的镇压与清洗!
最短的时间内,东夷的大地上,沾满了刺目的鲜血。
许多不愿意与全新天庭共荣圈同流合污的仁人志士,他们的血漫无目的的流淌着,似乎在无声的诉说着什么——
这片土地上,人族伐天,反天道、反天庭的伟大事业,失败了!
希望与曙光的种子,才刚刚长出枝苗不久,就被残忍的扼杀。
杀戮,不能解决问题。
但是,它能解决制造问题的人。
在变节的鸟师王庭,全新的人道共荣圈体系里,最高的统领者冷酷的主持着这件事,最短的时间内杀鸡儆猴,试图以白色恐怖,震慑着从上到下此间所有人族,让鸟师这艘大船彻底的为其所用,成为扎向人族腹心的那柄刀!
与此同时,也加紧着收买的步伐……示威完毕,是时候施恩了。
重华在东夷组建着神系,给予一个个愿意投诚、追随他脚步的各个氏族领袖者以红利。
如此软硬兼施,一手大棒一手甜枣,局势似乎真的被他控制住了。
清剿了为人族正统仗义执言的无畏牺牲者,震慑了归属东夷的各个氏族的领袖,又以重利收买——一边是十死无生的绝路,一边是只要点头,倒向共荣圈,就可以一起剥削天下苍生……
这能有多少人能拒绝、敢拒绝呢?
况且,帝俊为这一天,准备了太久太久!
早在绝杀龙师之前,就已经在埋伏暗子,运筹帷幄……这些年一路走来,通过大洪水计划,一步步控制了诸多氏族的经济命脉、生存根本!
到了这一步,冰冷的令人窒息的现实局面,警告着东夷这片大地上的所有氏族领袖——不要一腔热血就谈什么反抗。
想想你们生存所需要的各种资源!
看看它们如今都掌握在谁的手里!
反抗?
可以啊!
不提鸟师上下无数强兵猛将……单是交通线被切断,所有关键的修行、治疗物资都不再流入,孤军奋战,困都能困杀你!
哪个氏族的领袖能忍心?
让自己氏族的同胞,因为自身的一意孤行,踏上一条几乎看不到一点胜利希望的赴死之路?
很多人,不是没有血性。
只是他们看到的更多。
现实的沉重,让他们不能只顾着一腔血勇,就义无反顾的去反抗……因为反抗真的看不到胜利的希望,似乎就是单纯的做无用功!
既然如此……
还不如默许了罢!
跟着重华的路走……似乎也不坏?
大不了……
不剥削自己的同胞和子民,转而对外压榨,从其余万族身上获取利益……
这般做法,既满足了个人私利,也对人族同胞勉强能有个交待了?!
——我们偏离了人族最初的道路,但又没有完全偏离。
改进!
只是简单的改进!
应该……不成问题吧?
梦想已死。
现实长存。
冰冷的时代,人族大局的倾颓,让坐在加速的人道列车上的人们茫然的随波逐流,只能被动的被裹挟着前行。
“果然。”
重华弹着被重铸的屠巫剑,此刻它再现锋芒,淡淡的微笑着,有种从容自若的风度,“人心这东西,是经不起考验的。”
“多么浪漫又伟大的事业,最终都要对现实低头。”
“巫……一群人的顶天立地,共同描绘了一幅最伟大的梦想蓝图。”
“可惜啊。”
“我这柄剑,专杀梦想。”
圆满的屠巫剑,不见有多么慑人的杀气与煞气。
它并不用最锋锐的剑刃去威胁……事实上,对于真正的杰出者,越是刀山火海,他们越是坦然无惧!
谁会怕死?
都不怕的!
所以,想要诛杀这等人杰,要靠……诛心!
恰好。
现实……往往就是一柄最能诛心的凶兵。
此剑仿如现实,剑身修长,带着淡淡的寒意,在冻绝着人心,为每一个生灵之间竖下高耸的心之壁垒。
有壁垒,就有隔阂。
有隔阂,便不能互相理解。
大家都在黑暗的森林中行走,残酷的法则决定,让每一个人都不敢对彼此托付信任,只能从最利于自身的立场出发,去考虑问题。
囚徒困境,杀掉了互相的信任,每一个生灵,其实都是一座孤岛。
“哪些道友,会成为此剑下亡魂呢?”
重华掂量着屠巫剑,思维发散着,思虑着十二祖巫的情况。
屠巫剑出,足以斩断阵营气运对个体战力的加持,甚至于是短暂影响到大罗者本身的状态!
大罗,无限时空永恒自在,是心灵的超脱。
而此剑,对心灵有特攻加持。
说打落境界,那不至于。
但是干扰一时半刻的状态,却不成问题。
在决战中,这一时半刻,足以决定胜负生死了!
这是真正的大杀器。
不过,重华考虑半天,反倒是有些愣怔了。
“真是让人为难啊……一个个的,都有背景。”
“现在收拾起来很轻松,事后有的烦恼……”
“那些女神,抱团的紧密,又跟夫人她们关系密切……我这里下了重手,他日难免被羲和在耳边唠叨……”
“剩下的……天吴?烛龙?雷泽?”
“唔……应该不成问题吧?”
“唉……真是幸福的烦恼啊……”
重华弹着屠巫剑,脸上浮现莞尔的笑意。
他自觉胜算在握了。
只要按照他的计划,一步一步走下去……大事可成!
尤其是,当巫支祁前来禀报,东夷大地上的诸多氏族都主动或被动的整合完毕,大致的拧成了一股绳,可以西进之时!
“很好。”
重华颔首,对巫支祁吩咐道:“既然各部整合成功,那就全力出兵罢!”
“为火师送葬,为云师立碑……”
“巫妖时代的征伐,该结束了。”
“死的生灵,已经够多了。”
重华幽幽叹息,话音中充满了对无数生灵死难的难过与悲伤。
在这一方面,他终结战争的想法,却是与风曦一致了。
不过……
区别在于。
风曦哀叹众生之死,欲要终结战争,是为了苍生不值,死在了古神大圣的利益之争、道路之争中。
而帝俊……
“生灵死的太多了,那还有谁来为这个世界创造劳动价值呢?”
“没人创造价值,神者……何以为尊贵?”
他在以看待生产工具的视角出发,对这些工具被无意义消耗的情况不开心。
同样的表现,却是不同的立场。
帝俊维护苍生,是为了维护神族道路的稳定。
人道不能进入大繁荣的状态,神明也不好剥削压榨不是?
大搞狼性文化,又不适当的丢两块肉进去,当心急疯了的群狼,生生咬死了主人。
“为了天庭……这个时代,该落幕了。”
重华眉眼舒展,平静缓和,自有俯瞰大千、轮转诸世的神韵。
他渐渐有了种无比超然的姿态,如一尊盘古般,一言定人道兴衰。
“遵命!天皇陛下!”
巫支祁不由自主的俯首,领受了天皇的旨意。
鸟师的兵锋,因此而彻底爆发了!
最短的时间内,他们便长驱直入,一连攻破了火师的诸多要地关卡!
人族的运数,越发的飘摇了,仿佛随时都会崩塌、倾覆。
这直接影响到了最巅峰处的战场。
“当!”
震撼诸世的钟波连响,将岁月的河流都截断成了一段又一段的状态,从一切光阴的源头,到巫妖时代的确切锚点,都在分裂、错开!
这是极尽辉煌的战力,是东皇在驾驭着天庭的气运强势进击,而今占据了绝对的主动!
本来情况不会那么糟糕……人族好歹也是有本钱的,当年女娲打了太昊的秋风,直接取走了全部的“开天功德”,劫富济贫——这劫的富,可是龙凤时代最丰盛的宝藏。
这样浑厚的资金,注入到了人族中,化作了无边的底蕴……越是危机,反而越是能刺激底蕴的爆发,提供了爆种的可能。
人族可能会吃亏,但想要一败涂地……却很难。
但这只是正常情况,是单纯的面对外敌。
最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
鸟师的变节,核心道路动摇,纵然有底蕴,但何去何从?
人族的气数,一下子不稳了,对炎帝和轩辕的加持动荡,在与天庭的对拼中渐渐不敌!
两位人皇,因此遭受了重创……东皇下的是死手,趁你病,要你命!
粉碎诸世的拳光闪耀古今,太一前所未有的意气风发,瞬间的交错而过,带走大片的血水。
“放弃吧。”
刹那的间奏中,他甩掉沾染的血水,负手立在时光的源头,背对摇晃的炎帝,踉跄的轩辕,尽显赢家的风度,“你们修出这样的成就,实属不易。”
“这天底下,苍生无数,成道大罗者不过三千虚数。”
“及至太易,甚至不满二十之数。”
“每一个,都是我的道友,都是洪荒最宝贵的珍宝。”
“为了道路之争,便生死相向……我本心是不愿的。”
“所以,你们投降罢。”
太一有着几分超越阵营的格局。
“先活着,再言其他……你们如今的路,不适合时代,但未来或许未必,有那么一线统治时代的希望。”
“留着有用之身,多少也能有点将来的念想。”
东皇平静而语。
“咳!”
鲜血模糊了轩辕的双眸,他半边身子残碎了,太极图都护不住他,血液止不住的流淌,可他却没有多少在意,“我可不想接受被施舍的苟活……”
“跪着生?这从来不在我的选项中。”
“我要站着。”
“人族要站着。”
“人道……更要站着。”
生活系游戏
“哪怕是站着死……但还是要站着。”
“因为我怕啊……我怕这一跪下去,以后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所以……”
“太一!”
“你也不用说什么了。”
“有本事的,就来彻底杀了我们,埋葬下我们!”
“对了。”
“事后记得,给我们高一些的评价,权当是尊重曾经的对手。”
轩辕咳血说道。
“……”东皇转身看着他,微微颔首,“好。”
“我会记得的……毕竟尊重敌人,也是尊重自己。”
“你们若太过不堪,那战胜你们的我们,又有什么值得夸耀的?”
“我不仅尊重你们,我还要夸赞你们的骨气……只有这样,天庭的胜利才会更加的闪耀!”
太一眸光清亮,睿智无比,“这是最简单的道理,我自是晓得。”
“哈哈哈……”轩辕笑着,笑声越来响亮,“很好!”
“太一!”
“你比你的兄长,可是出色不少!”
“你若比帝俊先盘古,我还是乐见其成的。”
仙 帝
“你在挑拨我们的兄弟关系?”东皇却不喜了,“我兄弟间的事情,何须你这外人来饶舌?”
他步履前行,步步紧逼,崩塌了无穷混沌,都在炸开,那景象比开天辟地还要可怕,万物泯灭,混沌焚烧。
“我说真的,你怎么就不信呢?”轩辕笑道,摇了摇头,却也不再就此争论什么,只是重整旗鼓,与炎帝并肩,拿命去血拼征战,挡下东皇的脚步。
两位人皇,将希望寄托在无数的同胞子民身上。
这不仅是他们的战争。
更是无数人族,乃至于是天下苍生的战争!
希望的火种虽然在飘摇,但尚未熄灭!
果不其然。
鸟师的顺遂是一时的。
很快,他们便遇到了对手。
在火师危急、防线节节告破的关头,有援兵到了!
九黎氏出击!
蚩尤统领着八十一个氏族,成为了最坚定的防线。
而在他旁边,还有一个愤愤不平的小姑娘,圆睁双目,很凶。
“岂有此理!”
“敢偷我的家?!”
“敢撬我的墙角?!”
“帝俊……重华……你活腻了!”
这赫然是女娃。
她统领灵山巫部,与蚩尤兵合一处,要挡住鸟师进击的脚步,使人族的境况得到缓解。
而在一旁,则是一个面色祥和的僧人,微笑不语的站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