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死神之攪弄風雲 線上看-第四百八十五章 活下去纔有未來閲讀

死神之攪弄風雲
小說推薦死神之攪弄風雲死神之搅弄风云
“没想到,从虚圈到尸魂界走的也是断界啊。”一护看着周围相对熟悉的场景不由感慨,他还以为又要经历一次来时的,在黑暗中寻找出口呢。
“在你印象中不会虚圈距离尸魂界远比距离现世要远吧,一护。”宏江笑着打趣道:“要知道,四方流魂街边缘地区才是虚入侵的高发地段,入侵现世的那些数量根本比不了的,不然我们死神哪怕再多一倍都要累死。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虚圈距离尸魂界可能要比距离现世更近哦。”
当然,虚圈、现世以及尸魂界完全是三个世界就是了,也不存在距离一说,只不过它们之间有些是靠断界相连,有的则是更不稳定的破碎空间。
“不用管这家伙的无聊问题了。”石田扶了扶眼镜,不再搭理一旁愤愤不满的一护,反正有卯之花队长跟着治疗他,他很快就会安静下来的。
“抓紧时间跟我们讲一讲,接下来需要我们怎么做吧。”
宏江点点头,“言归正传,你们这些人中绝对没见过蓝染解放镜花水月,或者换个说法,绝对没见过镜花水月这把刀的人都是哪些人?”
井上、茶渡、石田连同银城等人都举起手来,月岛看着身边再一次奋不顾身投入险境的银城,无奈地叹了口气候也是把手举起来了。
他们这些在现世被宏江找到并威胁的人,连蓝染都才见过一面,又怎么会见过所谓的镜花水月呢。
一护先是把手举起来,然后又犹犹豫豫地落了下去,他也不敢肯定,双极之丘上他到底算不算见过镜花水月的解放。
“一护,你把手放下吧。”宏江给了他答案,然后继续道:“虽然双极之丘上蓝染大概率没有特意对你始解,但镜花水月到底如何才算始解我们都不知道。”
“当然了,你大概率应该是安全的,但对你的安排在别的地方,还希望你能谅解,你和其他人可能第一时间不能并肩作战。”
一护点点头,他似乎已经学会信任自己的同伴了,就像这次的行动,只有他一个甚至只有蝶冢一个,面对五选一、六选一这样的设计,都是无力的。
宏江对着一护微微一笑以表歉意,然后扫视了一圈其他人继续道:“确实没法保证一护没有被镜花水月影响,所以,这次我能依赖的只有诸位,你们要做的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
制作人「試著戴了戒指」
“简单点,我们需要相信彼此,然后一起去迎击蓝染,可也正因为对手是他,所以这件事才不简单,一护想必对此深有体会。”
成为视野焦点的一护苦着脸点点头:“没错,那是种难以言表的压力,当时或许并没多让人绝望,可事后每一次回想,都会觉得自己没死真是件幸运的事。”
没错,这就是蓝染,面对他时他总会给你一种他游刃有余的样子,你的成功或许只是他想看到的,你的失败才应该是注定的。
即便是宏江,面对蓝染也绝非想表面看上去那样平静,或许,这里面压力最大的其实是他才对,有句话叫做不知者无畏,很多时候就是因为了解的太多,所以才心生敬畏。
邪王嗜宠:神医狂妃
“面对那个男人,你不能倒下,因为你无法去赌博这一次他只是想让你倒下还是想让你彻底告别这个世界。”宏江严肃地重申道:“虽然有井上在,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太多的容错,诸位要明白最基本的一点,这个敌人并非是单靠勇气就能解决的。”
秒杀 萧潜
安岚 小说
众人的脸色也凝重起来,卯之花看着这一支堪称‘青年军’的队伍,他们的领袖其实在死神中也脱离不了小鬼的称呼,但就是这一支青年军,其实才是阻拦在敌人和世界间的最后一道屏障,而她除了现在还能帮忙治疗一下外,等会就会陷入毫无作用的状态,让人唏嘘。
茶渡握了握拳头,他是极少会感受到压力的存在,但此时此刻,他承认还未面对敌人,那无形的压力就让他有些喘不过气了。
他问出所有人都想问,而且是最关键的一个问题:“那我们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战胜他呢,蝶冢先生?”
如何战胜蓝染,这貌似已经上升到一个近乎哲学性的问题了,宏江、浦原乃至很多人都无数次问自己这个问题,可真的有答案吗?他们也不确定。
“茶渡,还有大家,我希望在面对蓝染前大家都要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我们可能并无法‘战胜’他。”
“喂喂喂,蝶冢老师,别这么给大家泼冷水啊!”恋次咋咋呼呼地叫嚷道,然后被宏江一个眼神把后面的话给逼回。
“我应该说过,根据我和浦原的推测,如果蓝染真的选择和崩玉融合,那么他大概率会继承崩玉无法毁灭的特性。”
宏江回过头问了众人一个问题:“面对一个无法毁灭、无法杀死的对手,又何谈去战胜呢?”
众人沉默,只有石田貌似想到了什么:“这种时候,就应该给‘战胜’换个定义?”
宏江颇为赞赏地点了点头,没想到以彻底消灭虚著称的灭却师,却是最早跳出战胜等于击杀这个思维定式的。
我的男神是水果
“严格意义上将,我们需要面对的是两个对手,也就是崩玉和蓝染。”宏江伸出两根手指,“对崩玉我们要认清无法战胜这个事实,要做的其实和以前一样,就是将它封印。”
众人点了点头,宏江继续道:“而面对蓝染,我更希望大家收起战胜之心,甚至要心怀一种慈悲,只有这样,才不会不留余力地进攻,也才能更好的进攻。”
“这绝不是一场一蹴而就的战斗,而是需要大家像是做着无用功,一点点去改变,也说不准什么时候,才能水滴石穿,云开见月!”
“不要想着自己的牺牲能给敌人带来什么困扰,这对崩玉、对蓝染都是不存在的问题,首先应该想的是如何活下去!”
“诸位,活下去才有未来,才能看到未来!”宏江测过身无比镇重地说道:“这就是这场战斗,你们需要牢牢记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