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海蘭薩領主 起點-859.爭吵讀書

海蘭薩領主
小說推薦海蘭薩領主海兰萨领主
接到了军部对棘刺山脉以北丘陵山地与因弗卡吉尔森林领土申请的复议,众议院决定在七月二十一号公开评审。
这件事已经在威尔克斯城传得沸沸扬扬,几乎是一.夜间就搅得满城风雨。
兽潮平熄后的威尔克斯城,生活逐渐回归到平淡之中,现在城里的居民们忽然有了这样一个谈资,上至威尔克斯城的达官显贵,下至街头巷尾的商贩,都要根据这个话题聊几句。
据说正因为双方都很有背景,所以这件事才僵持在这儿,搞得领土管理局四名官员因这件事丢了饭碗。
不过这几位领土管理局的官员也纷纷站出来,表达自己的委屈。
明明是按章办事,自己有没做错什么,却偏偏因此丢了工作,成了这个事件的第一批替罪羊。
另外,失业是小,面子是大!
大家都是在威尔克斯城里的贵族,以后在贵族圈子里还怎么混啊!
……
一面是拥有军队背景的贵族领主,据说卢瑟军团这次在兽潮前进入白林位面驻防,就是有些刷军功升爵,兼之开拓一片领地的打算。
而这件事也得到了卢瑟侯爵的支持,要不然卢瑟军团早就在塔拉帕敢维和呢!
据说当初多丹镇的镇长有挡路嫌疑,就被人家一脚踢回了威尔克斯城。
现在被魔法师抢先申领了领地,这口气换谁也不可能就这样咽下去。
……
另一面是拥有魔法工会和炼金工会背景的魔法师贵族,这位克里斯托弗魔法师,据说还是威尔克斯炼金公会常务理事,并且在魔法工会这边也算是享有盛名。
他一直以来都深居简出,很少有人在威尔克斯城见到他,不过却是有很多人都买到过他炼制的魔法金属。
克里斯托弗魔法师对熔炼赤铜和元素转换,拥有着非常独到的见解。
他的学生遍布威尔克斯城的魔法界,现在几乎城里的所有魔法师都在声援克里斯托弗魔法师。
双方都有点名气又都是贵族,谁都不肯将这一片领地让出去。
如今闹到众议院的议会上去,双方都在对复议做准备。
商人玛拉科姆有些不明白:克里斯托弗魔法师不是一位炼金师吗?苏尔达克身后那位大炼金师,在这种情况下难道还不站出来平息争纷吗?
……
早晨的阳光从东侧的玻璃窗照进来,苏尔达克躺在空荡荡的大床上,有点想念远在沃尔村的娜塔莎。
虽然这间旅馆有侍女暖床服务,但是苏尔达克可没准备胡来。
他租下来的是一间双卧室的套间,尼卡和萨弥拉住在隔壁,外面还有个带露台的客厅。
威尔克斯城的物价并不算高,旅馆里这样房间每天只要8枚银币,而且还带四人份的早餐,假如中餐和晚餐也要在旅馆里吃的话,还要再加上两枚银镚儿。
这里距军部不算太远,步行五分钟大概就可以抵达。
苏尔达克头有点昏昏沉沉的,想起昨晚跟随切斯特大剑士去参加一场舞会,切斯特大剑士带着他在舞会上认识了不少贵族,也因此他喝得有点多,这会儿脑袋还有些疼……
这时候,门外响起了尼卡的敲门声,苏尔达克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对门口喊道:“进来……”
“大人,用餐时间到了。”尼卡站在门口,对房间里的苏尔达克说了句。
她没有走进苏尔达克的房间,苏尔达克从来都不需要她的帮忙,哪怕是穿皮甲这种繁琐事情,也能自己搞定,并且还做得很好。
苏尔达克答应了一声:
“马上就来……”
下床之后,走到洗漱间,就在洗手盆旁边简单的洗了洗脸,便匆匆将皮甲套在身上。
旅馆侍者已经将早餐车推进房间里,白面包,煎蛋,薄火腿和青豆装在一个盘子里,摆盘是非常的不错。
萨弥拉穿着露脐紧身背心从露台上走回来,看她湿漉漉的碎发,显然是刚刚进行了晨练。
作为一名二转强者,萨弥拉非常自律,每天早晨和傍晚都要进行至少一小时的锻炼,二转以后,她浅红色眼眸里的凌厉减少许多,整个人看上去更加内敛。
半精灵拥有着人类少女无法达到的纤细腰肢,让人永远都想象不到她拥有怎样的爆发力……
当初没把那位克里斯托弗一箭射死,现在她有点后悔了。
……
苏尔达克来到军部,与切斯特大剑士和邓斯坦伯爵汇合。
邓斯坦伯爵乘坐魔法篷车姗姗来迟,他是军部外联官员,出身于威尔克斯城里的老牌贵族家庭,四十多岁的年纪就双眼凹陷,眼袋很明显,脚步也有些虚浮。
不过为人说话很幽默风趣儿,对威尔克斯城里的贵族圈非常熟悉,也认识很多朋友。
马车刚刚在路边停下来,邓斯坦伯爵就已经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对等在军部门口的切斯特大剑士笑着说道:“就说让你昨晚也在我那边的客房住下来,我什么都已经安排好了,没想到居然还是让你溜走了。”
極品全能小農民
切斯特大剑士嘿嘿一笑,也不辩解,敏捷地登上车厢,苏尔达克紧随其后。
至于萨弥拉和尼卡,只能坐进后面那辆魔法篷车里。
三人带着一队随从乘坐魔法篷车来到威尔克斯城众议院大门前。
众议院距军部并不远,等到三人从魔法篷车里走下来,才发现这时候已经有很多贵族等在众议院门口,看样子他们也是来众议院旁听复议的。
很多贵族与邓斯坦伯爵很熟,见到邓斯坦伯爵从马车上走下来,纷纷凑过来打招呼。
这些贵族大部分在白林位面都拥有一些领地,威尔克斯城的贵族圈子就那么大,平时大家在一起举行各种活动,贵族们手里掌握着威尔克斯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财富,总是能把自己的生活搞的丰富多彩。
“听没听说比利伯爵昨晚死在了麦克莱伦夫人的肚皮上……”
“真的?麦克莱伦不是刚刚晋升子爵吗?我就说他从哪里积攒那么功绩嘛,原来是走情夫路线啊!”
“要我说,麦克莱伦夫人还真是……啧啧。”
“……”
贵族们凑在一起,喜欢聊的东西也都是新鲜而离奇的事。
不过随后几句话,邓斯坦伯爵就将话题带到了正轨,大家谈论起这次的领土之争,对魔法师这种强盗行径十分愤慨,过来旁听复议,也是想知道众议院对这件事怎么处理。
远处广场上的钟楼响起悠扬的钟声,众议院门口的大铁门终于缓缓打开,两队卫兵手里握着长戟,从里面走出来。
众人有说有笑地走进了众议院。
威尔克斯城的众议院是座椭圆形建筑,建筑中间的天井很大,一楼中间是个足有篮球场那么大的大厅,中间高高的台子上摆着十三个席位。
中间的演说台看起来很宽敞,四周围绕演说台分布了许多椅子。
这些贵族们进入大厅,便纷纷在最外围的椅子上坐下来。
切斯特大剑士拉着苏尔达克等在台下,邓斯坦伯爵就在两人身边,小声解释众议院复议的流程。
没多久就,就看到有三位魔法师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不过这些魔法师都是生面孔,苏尔达克没看到那位克里斯托弗魔法师。
魔法师们穿着黑色长袍,将面孔藏在帽兜里面,三人呈品字形走到台子的另外一侧。
随后又有不少的贵族陆陆续续走进众议院,一群身穿金丝白袍的议员们鱼贯走上中间的台子。
邓斯坦伯爵站在切斯特大剑士和苏尔达克两人中间,指着台子中间的那位白发老者,小声地说道:“那位就是众议院的科恩伯格议长大人,他在威尔克斯城霸占议长这个位置,已经有十五年了,前段时间听说他得了哮喘,大家都在赌他什么时候能把位置让出去。”
“没想到活到现在,还是好好地……”
邓斯坦伯爵小声嘀咕。
那位议长说话的时候有些喘,看得出身体一定是相当糟糕。
“各位,关于因弗卡吉尔森林的领土归属权复议现在正式开始,下面我来确认复议申请方和被控方人员到齐没有……”他说得很慢,但声音却十分清晰。
等苏尔达克走上台子,才发现台子中央好像镶嵌了扩音魔法水晶。
“申请方——军部。”
“我们在!”邓斯坦伯爵大声回答。
议长看了邓斯坦伯爵一眼,显然是认识他的。
“被控方——克里斯托弗魔法师。”
“克里斯托弗老师正在进行一场至关重要的魔法提炼,所以他全权委托我们替他出席复议。”最中间的那位魔法师将头上的帽兜掀起来,顿时露出了一幅年轻的面孔。
台下的贵族们传过来一片惊呼,这位魔法师也太不把众议院当回事儿了。
科恩伯格议长连头都没有抬,就宣布因弗卡吉尔森林汇领土审批复议开始……
事实上,这就是在众议院将这件事完整的演示一遍,然后大家就引经据典地对这件事对与错进行评判。
随后作为复议申请方的军部对这件事进行阐述。
邓斯坦伯爵整理了一下衣服,直接站到前台来,对着台下听审的贵族们说道:
“事情的经过一目了然,看上去很简单,军部在向众议院提交的领土行政复议上,认为领土管理局的批复并没有太大纰漏,一切都是按章办事,但是唯一问题点就是这种未开发区域,实际上并不能算是格林帝国领土。”
说到这儿,邓斯坦伯爵微微停顿了一下。
台下响起稀疏的掌声,不过马上就恢复平静。
“所以,克里斯托弗魔法师申请一块不是帝国领土的土地。”他继续说道。
随后邓斯坦伯爵走到领土管理局成员面前,对他们点了点头说:
“这件事,克里斯托弗魔法师在出发点上就做错了,魔法师贵族只是单纯贵族,并不能算是贵族领主,没有开拓未知区域的能力,是他们故意淡化这部分信息,误导了土地管理局做出审批。”
走回到台前,邓斯坦伯爵对着台上十三位议员说道:
“军部对因弗卡吉尔森林这块领土的态度十分坚决,既然棘刺山脉北部这片区域是当地驻军率领骑兵营开辟出来的,在进行433土地分配前,魔法工会没理由占据这块领土。”
“魔法师贵族们所能申领的领土,必须是军方在未知区域的开拓之后,贵族领主们选择自己应获领地之后,剩余的土地将会交付帝国和贝纳行省的领土管理局,这些没主的土地才能进行分配。”
他转身看着对面三位年轻魔法师,对他们认真地说道:
“当然,最后我要说的是,我们军部也不介意魔法工会选择一块未知区域,带上一群魔法师去与那里的土著和魔兽作战,为格林帝国开疆拓土。”
他的眼中饱含蔑视……
对面的魔法师们顿时气得涨红了脸,不过他们十分熟悉复议的流程,在议长还没有表示他们可以说话之前,他们就必须保持沉默。
科恩伯格议长抬头看了看邓斯坦伯爵,见他表示已经说完了。
“被控方,下面由你们发言,注意控制好发言时间。”科恩伯格议长说道。
“科恩伯格议长,在座各位,我代表克里斯托弗魔法师在这里发现,众所周知,魔法师选择领地一直就是这样,我们选择还没有被贵族领主占据的土地,这样获得的土地几乎都是最贫瘠的土地,而且有些土地划分还极为零散,有时候需要七拼八凑才能整合出一块领地……”
年轻魔法师们准备得也非常充分,魔法师一方自然是不愿总是捡贵族领主们选后剩下的。
“按照格林帝国魔法师贵族领土法典七十九页第二条所陈述,魔法师有权利申请未开拓地区领土,三个月内必须对为开拓领土进行开拓……”
贵族领主们对魔法师贵族的领土法典不熟悉,没想到还有这种条款。
科恩伯格议长转身看了一眼身后那名专门负责整理法律条款的议员,那位议员对他微微点头。
这时候,切斯特大剑士忍不住站起来向科恩伯格议长质问道:“说如果军方在占领一片未知区域之前,能否提前申请该区域土地为贵族领地?”
议长大人便对切斯特大剑士说:“按照格林帝国法律,军队不可以将未知区域划入自己的领土……”
切斯特大剑士继续质问道:
“如果一队骑兵在某个位面上开拓未知领土,而一群魔法师不要脸的在其背后盯着,只要领地快要开拓完成,他们就提起将这片领土申请下来,那岂不是说贵族领主们永远都拿不到最优质的领土?”
切斯特大剑士这样一喊,听审席上的贵族们马上反应过来,这些魔法师还真是可以这样做……
听审席上贵族们立刻纷纷大喊道:
“这些魔法师们就是这么的不要脸!”
“他们只是运气好,觉醒了魔法池而已,其实都是一群乡巴佬儿臭鸡蛋……”
陪审团的魔法师们则是表示不服,朝着那些贵族大喊道:
“我们遵守格林帝国法典,这是帝国赋予我们的特权。”
“我们能有什么错,贵族本身就是特权阶层,面对平民的时候,你们这些贵族领主还不是一个德行……”
双方争吵声,简直要把众议院的棚顶捅破。
“安静!安静!”
科恩伯格议长用金质小锤重重的敲了敲桌上的小钟。
这场因弗卡吉尔森林领土复议就在争吵中不欢而散,而最后的结论也没有确定下来……
苏尔达克还要留在威尔克斯城,等待众议院第二次复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