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言情小說 溯源仙蹟 南有道-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只出一拳相伴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少年自认为已经看透了对方,眼前这个家伙怎么看都不像是自己认识的人。
可他却也想到了一种可能,也许对方只是一拥有了自己那位兄弟的记忆。
将石碑收起来,这玩意可是宝贝,是额外的惊喜,可不能被人偷走了,而且这东西可不简单,也不能交给其他人保管,甚至鹦鹉都不行。
其实对于这一点,鹦鹉还是很不错的,根本没有对于少年提到过任何关于石碑的消息。
源尘还想夸赞鹦鹉一下,结果根本没有发现对方的身影。
这一次,少年警惕了起来,究竟是什么时候,鹦鹉消失的。
从什么时候起,自己这么疏忽了,竟然连身边伙伴不见都没什么感觉了。
“力量是恢复了,可恢复的也仅仅只是利用而已,我的感知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如果这样下去的话,很容易被人利用。”
源尘试图寻找鹦鹉,可是对方并非是刻意隐藏起来,而是真的失去了踪迹。
红发少年看到原本激动的少年,突然又变得神经兮兮起来,活像是一个疯子。
这就是作为旁观者的视角看到的真相,可是记忆提醒他,眼前这个疯少年其实是自己的好兄弟,他是唯一可以值得相信的人,要无条件的帮助他。
红发少年总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记忆出了一些问题,眼前这个少年,真的还有帮助的可能吗?
海貓鳴泣之時EP4
“我有些明白了。”
源尘在不复存在的山洞里来回踱步,嘴中念念有词,手里拿着早已收起来的石碑,不时将目光投向红发少年,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被这目光看到的时候,他都有心肝发颤的感觉,自己这位好兄弟,不会想对自己干什么出格的事情吧?
刚刚对方的那一拳头,他可是看到了,那力量绝对不是他能够抵挡住的,如果要是给自己来这么一拳,恐怕钱都还没有碰到他身上人就已经没了。
爆寵紈絝妃:邪王,脫! 小說
“有舍才有得,这次便宜你小子了。”源尘摇头,最终咬着牙疆石碑扔到了红发少年手中。
这玩意儿是个好东西,但是因为它太好了,反而对现在的他没什么用。
少年是有一些收集宝物存起来的想法,哪怕他用不到,也不想把东西给别人,但现在看来是不行的了,当他发现连系统的打开都出现雪花的时候,她便知道了这个在不归路尽头形成的石碑,恐怕是没有办法代入真实世界的,相反,这玩意儿与真实世界格格不入。
最强的系统 新丰
“我还需要在真实事件争渡,绝不能够凭借外物。”
假如拿到了这东西,恢复了战力,却没有相应的感知能力,那就是一把武器,随时都可以被人影响控制,这决然不是少年想要得到的结果,他也绝不会让自己处于这种无法控制的境地。
况且拿着这玩意儿也实在太容易被察觉了,到时候他走到哪里都是最闪亮的仔,那不是在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有问题。
这个世界等级体系太过复杂,很难取得真正的统一,但是溯源科技内部还是有属于自己的体系的。
但这样的体系,少年也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主要还是他的实力太弱了,目前只学了一些基础的东西,也模模糊糊知道最强大的存在,可能就是创世级别的强者,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把水晶棺里的女人还有冰盒子里的家伙定义为创世级。
也许这其中有所出入,但是绝不会太过巨大。
当然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很轻易的就能碾死他。
“东西你拿着吧!或许在你手里比在我手里还要有用的多。”源尘面色平静,将东西扔出去的那一刻,少年又看到了肩膀上的鹦鹉,这只鹦鹉之前似乎也对于自己的消失十分的不解,她怎么突然就回到家里去了?这种传送实在没有什么根据,就像是他死过一次了。
但是又怎么可能呢?谁能如此悄无声息的杀掉它?
“姑奶奶好像死了一次,小子你知道原因吗?还有就是,为何我死了之后有一段时间没有办法联系上你?这也太奇怪了,难道还有复活的时间限制吗?”
鹦鹉毕竟是那个地方的生物,对于死亡早已司空见惯,甚至对于死后会不会有冷却时间都相当了解,正是因为这种了解,才会让她产生疑惑,不应该啊!以她现在的等级,怎么也不至于复活冷却时间这么长吧?
“小鬼,该不是你屏蔽我了吧?我可告诉你,我是你的灵宠,即便你不和我签订契约,那也是默认的灵宠,你单方面是没有办法拒绝的,如果我想出现在你的身边,只要没有什么特别的干扰,我随时都可以出现。”
鹦鹉给了少年一个信息,那就是无论他出现在哪里,只要是没有强者屏蔽,那就可以随时随地出现。
如果再加上这无限复活的能力,恐怕即便是有人想要拒绝收这个灵宠,都要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承受住这种无止境的骚扰。
“真可怕,这就是舔狗的最高境界吗?”源尘发现,自从这只鹦鹉想要和自己签订契约之后,就变得特别的急迫,难道这还有时间限制不成?
“再等等,我还有事情要交代完。”源尘看向红发少年。
“我大概知道你是一个什么东西了,但是这其中还有一些我不明白的地方,但那些问题你恐怕也回答不了,这段时间你就跟着我吧,可以充当我的打手,等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一会带上你,但是出去之后,我们可能会分开,但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找到我,正如你一眼便能认出我是我。”
红发少年有些愣神,什么就你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东西?
即便是眼前这个白发少年,如此编排自己,可自己就是没办法恨对方,突然他就觉得自己好贱,但他仍然点头同意了。
而且很快之前的一些不好的念头都消失了,转而很开心的接受了对方的要求。
这一点源尘也想到了,毕竟他是真的知道眼前这红发少年是什么东西了。
但是不归路真的这么神奇吗?只是走了一遭而已,难道就能让人强大到这种程度?
虽然他也从这条路的尽头吸收了一些不明物质,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实体度从22跳到了25。
但是不至于有这么有用才是。
源尘并不知道,刚刚的那一拳,把不归路上仅存的神性粒子给打散了。
现在有的只是一些没有意义的东西,如果不是情况允许的话,少年恐怕连最后的一点神性粒子都看不到了。
“不见得是一件坏事。”源尘现在还不行实体度太高,他能够感觉到随着实体度的增长,他与庆小纯的灵魂越发的契合了,也许到最后,少年会完全以对方的身份出现,到了那时候,很难说清楚他是谁了,究竟是源尘还是庆小纯?
正是因为这种顾虑,少年才不想让实体度提升的太快,她还想要从一些细节之中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需要时间,而不是等到找到了,却已经来不及了。
世界上可没有那么多的后悔药,有些路一旦走上去,便没了归途。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之前这里的山洞呢?”鹦鹉,感觉自己一定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她记得自己还没有死的时候,好像看到了山洞的存在,但是现在好像又没发现山洞。
原本她还以为转移了地方,但现在外面的环境和之前是一样的,这也就代表着之前的山洞是消失了。
“这是如何做到的?”
突然间,鹦鹉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之前它记忆还有些模糊,现在终于想起了所有死前的记忆,他好像是被少年的拳风给杀死的。
是由于自己距离的太近了,好像还被镜片打中了,正是因为这种情况之下,他才死的这么突然,要不然的话,还没那么容易出意外。
立場互換的兄妹
“小子,我是不是眼睛坏掉了,我怎么看到天空中好像漏了个洞?那不会也是你打的吧?”鹦鹉有些难以置信,这可比之前红发少年跟那帮人打斗强太多了,就算这两方人马打破了地面,也没办法捅破天,再怎么打也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但是少年这一拳,着实有些狠了,竟然连天空结界都破掉了,这是要将整个世界打沉的节奏。
“既然都已经有了这样的实力,为何不直接把这个世界给毁掉?这对你来说应该是很轻松的事情啊!”
源尘却是摇头:“这种提升十分的危险。”
“你还怕危险,这不是你的目的吗?既然有了实现目的的能力,为何不去做呢?”
“我不是怕我危险,我是怕你们危险,虽然那东西可以提升我的能力,却容易令我失控,如果我要是被人诱导了,很容易出现打偏的情况,到时候就不好收场了。”
源尘很清楚,第一次打出这样的拳头,其实已经适应了很多人的注意力,而且关注的都是强者。
或许他们还没能找到这里,如果他继续出手的话,很轻易的就成为坐标,将一些不轨之徒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