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兩千七百四十六章 落花流水看書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肖舜一声吼,犹如平地一声惊雷。
正在院子内打砸的壮汉们,纷纷被这道声音震慑。
与此同时,王麻子抬眼朝着肖舜所在的方位看了过去,语调带着几分戏谑:“嗓门倒是挺洪亮的,看来你小子恢复的不错啊!”
“当家的,你回去,这里的事情我能处理。”
李温婉快步走到肖舜身旁,想要将人往屋子里拽。
使了使劲儿,这在发现眼前的肖舜居然纹丝不动。
见状,她心里可谓是万分焦急。
不久之前,王麻子曾经来过家里一趟,当时陈青牛为了保住家里那块地,跟对方发生了冲突。
后者虽然是个庄稼汉子,身强体壮力大如牛,可惜王麻子狐朋狗友众多,陈青牛一人之力,又岂会是那帮流氓的对手,被打了个死去活来,甚至连脑门都被锄头给来了一下。
李温婉劝说道:“你才恢复没多久,赶紧回屋里去待着!”
显然,她是准备自己来处理今天的事情、
肖舜从来不会站在女人的背后,哪怕他跟眼前的李温婉非亲非故,但也不会放任王麻子等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胡作非为。
他拍了拍李温婉的肩膀,笑道:“没事,我自己能够处理。”
由于丹田无法启用,肖舜一身修为根本无法施展。
饶是如此,他此刻却气势十足,缓缓朝着王麻子等人走去。
看到这里,王麻子咧嘴一笑:“小子,挺有种的呀,是不是上次还没有将你收拾够?”
他在城里有关系,平日在村子里谁都不放在眼里,区区一个庄稼汉子,就跟一只能够随意捏死的蝼蚁一般!
迎着王麻子那轻蔑的目光,肖舜淡淡开口:“从这里滚出去!”
话音刚落,在场众人顿时一愣。
好家伙,这憨货什么时候也学会用这样嚣张的话语了?
王麻子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感觉自己刚才出现了幻听。
陈青牛的好脾气,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平时跟谁都是笑脸相迎,从来就没有红过脸,而且哪家有事儿,他也是第一次帮忙。
因此,王麻子没少欺负这个老实人。
他第一次见到陈青牛发火,还是上次占有陈家背后那块地的时候,双方闹的是非常不愉快。
眼见有人居然敢跟自己过不去,王麻子一气之下拿起锄头就往陈青牛脑门上砸去,几乎要了后者半条命!
瞥了眼站在眼前寸步不让的肖舜,王麻子恼怒道:“你特么刚才说什么?有种的在给老子说一句?”
肖舜板着脸道:“我说让你们滚!”
这下子,王麻子算是清楚了,感情这小子完全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娘的,可恨上次没一锄头将孙子给拍死!
王麻子心里恨恨不已的想着,觉得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
韓禎禎
这时,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拿着要跟粗壮的木棍,神色不善的朝着肖舜走了过去:“你特么个杂种,也敢跟王爷嚣张?”
他嘴里说这话,手上并没有闲着,举起木棍往肖舜身上招呼。
“嗡!”
破空声呼啸而起,肖舜心中一凛。
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实力被封印,体魄也随之变得孱弱,若是硬接这一棍,只怕是要伤筋动骨。
看着那迎面而来的凶器,肖舜脚步向后一退。
虽然实力下降严重,但他身体的本能反应,却并没有随之减弱太多,完美的避开了对手的攻击。
一击不中,壮汉恼羞成怒道:“你特么还敢躲?”
说着,抡圆了就木棍继续砸。
肖舜心想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手里的扫帚打算跟那壮汉较量一番。
“砰!”
扫帚跟木棍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随即断成了两截。
见状,壮汉讥笑一声:“废材果然是废材,就连武器也一样那么废!”
肖舜还从来没有被一个普通人这样嘲笑过,心里也是有些恼怒,只可惜他现在空有一身本领,但却无从施展。
手里的扫帚现在是不能用了,他随手扔在地上,打算赤手空拳跟对方搏斗一场。
“你特么给我去死!”
壮汉怒吼着,又一次将手中的木棍挥落。
就在对方出招的一瞬间,肖舜瞅准时机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随即一击炮拳破空而出。
壮汉此刻空门大开,根本就避不开他这一拳,重重挨了一下。
“咚!”
一声闷响荡开,壮汉只感觉自己被一拳头砸断了几根,疼的是冷汗涔涔。
即便如此,肖舜并没有打算要放过此人,又是一击老拳轰向壮汉面门。
猝不及防之下,后者被打了个正着,脸上顿时鲜血飞溅。
这一幕,让王麻子有些意想不到。
在他看来,今天对那块地势在必得,可谁知道这小子居然如此冥顽不灵,之前脑壳都快要被打爆了,还敢继续跟自己作对!
一念至此,王麻子怒道:“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弄死这混蛋!”
老大发话了,壮汉们不敢有丝毫怠慢,纷纷抄起武器朝着肖舜冲了过去。
一旁的李温婉见状,心里忐忑不安,想要上去帮忙,却又好怕增加肖舜的负担,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她担忧不已之际,肖舜跟壮汉们的战斗已经打响。
小院内,顿时乱象纷呈。
此刻,肖舜以一敌六,气势兀自不减。
面对众多敌人的进攻,他不退反进,整个人锋芒毕露。
毕竟拥有修者的眼力以及见识,哪怕肖舜现在是个普通人,但他战斗本能也绝对普通人能够比拟。
闪转腾挪之间,他愣是让壮汉们连自己的衣角都没有摸到,反而是凭借着对手们出招的奸细,偷袭了好几下。
壮汉见久战不下,脸上的表情也非常的难看。
那么多人打一个重伤未愈的家伙,场面还这样的胶着,此事要是传扬出去,他们的脸面真没地方搁啊!
提取
混乱之中,有人愤愤不已的说了句:“妈的,这小子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了?”
有人回答:“该不会是脑子被打,突然领悟了什么神功吧?”
“去你二大爷的,赶紧将这混蛋收拾了,不然王爷怪罪下来,咱们哥几个全都得去喝西北风!”
话至于此,壮汉们立刻精神一振。
他们如今能够过上好日子,那可全都是王麻子所赐,但今天要是连一个废物都搞不定,对方又咱们可能继续重用自己等人。
在此前提下,一帮壮汉是不敢在多想上面,铆足了劲儿想要将眼前的肖舜大卸八块,以此来获取老大的信任。
想法从来都是美好的,但现实却往往很残酷。
恒沙記
纵然壮汉们重整旗鼓杀来,肖舜竟越战越勇。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于身体的掌控也是更加得心应手。
仅仅十几个回合而已,肖舜便将壮汉打的人仰马翻,一个个就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见状,王麻子瞪圆了眼睛,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强了?
不久之前,他也是带着这帮手下过来找陈青牛,后者之前虽然也极力反抗,可最后被打的都快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这才过去了几天的时间,怎么结局就发生这样巨大的转变?
对此,王麻子是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边,李温婉同样也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肖舜。
不知怎地,她突然感觉站在不远处的人,变得渔鸥写陌生!
他真的是阿牛吗?
这个问题,在李温婉心中飘荡而起,毕竟她认识的那个阿牛,绝对没有现在这样的本事啊!
正当她错愕不已之际,肖舜朝着王麻子喝道:“带着你的人,立刻给我滚!”

引人入胜的小說 上門狂婿-第兩千七百一十七章 神功對至寶熱推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纵然强敌当前,但司徒雄风却依旧不信任其余两个家族的人。
毕竟,他们这些家族之中,本身就存在着竞争关系,谁也不敢保证对方就一定会通力合作。
三人联手对付肖舜的事情,无法达成统一意见。
对此,吴劲敌也是有些无可奈何:“既然如此,那我们唯有先分个输赢在说罢,那家伙也就只有两个人,这边分出胜负,多他们也无所谓!”
陈玄罡咧嘴一笑:“呵呵,正有此意!”
两人先后表态,司徒雄风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缓缓推到了擂台的一边,目光炯炯的扫视着两名对手。
章程见状,顿时觉得有些出乎意料。
驚 世 神 王
“老弟,他们居然没有对咱们动手?”
肖舜只是笑而不语,一动不动的看着那即将大打出手的三人。
说实话,即便那三大高手决定对自己动手,肖舜也不会感觉到任何的压力,作为一名天仙修者,他怎么可能会一帮地仙的身上感受到任何的压迫呢!
大不了就将自己的境界提升一些,提前暴露底牌也就是了。
与此同时,擂台上的战斗彻底打响。
在三人之中,司徒雄风的实力无疑最是强劲,所以吴劲敌与陈玄罡非常有模切的选择了合作,一切对前者发动进攻。
这样的场景,其实早就在司徒雄风的意料之中,见其余两者分别从两个方向对自己冲来,他脸上并无任何的惊慌。
掠到司徒雄风身前,吴劲敌面带歉然道:“司徒兄,对不住了,你的实力要比我们强上一筹,所以唯有先将你解决了,我们才能够心无旁骛的进行决战!”
说罢,他铁拳破空而出,直接轰向司徒雄风面门。
饶是如此,后者却一脸无惧,轻轻抬手一挥。
霎时间,一道气流自他袖口汹涌而出,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吴劲敌猛烈拳罡上。
“砰!”
两股恐怖元气交织在一块儿,荡开一道肉眼可见的涟漪。
當我愛上你
司徒雄风随意一抬手,居然将吴劲敌八成实力的一拳给尽数抵消,甚至还让后者的手骨微微发麻。
即便在这一招上吃了不小的亏,可吴劲敌却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凝重,反倒是随口夸了句:“这便是才俊榜前五的实力么,还真是让人自愧不如啊!”
与此同时,从另一侧发动进攻的陈玄罡也已经擎掌而至。
“嗡!”
身后猛地传来破空之音,司徒雄风剑眉一蹙。
可就在众人以为他要退避三舍时,正主儿却直挺挺的站在原地,似要硬生生接陈玄罡偷袭的一掌。
这一幕,看的众人瞠目结舌。
毕竟那陈玄罡怎么说也是地仙九重的修者,一掌之威不逊奔雷,哪怕司徒雄风艺高人胆大,被结结实实轰了一掌,宝体必然也会受到不少的损伤。
与此同时,众人却赫然发现擂台上一道金光弥漫而起。
那光芒是如此璀璨,看上去就如同骄阳迸发出来的辉光,教人连眼睛都被映照的无法睁开。
“嗯!?”
眼前异变突起,陈玄罡眼睛瞬间迷成了一条缝。
紧接着,他笑道:“呵呵,这便是司徒将的大日神功了吧?听闻此法能够吸收烈日罡气,若是铸成防御,即便是手持神兵利器,也难以击穿!”
司徒将的大日神功,在雍城甚为著名。
毕竟,此乃司徒家笑傲雍城将近万年的绝对底牌。
所以一等家族,之所以高高在上,无疑是因为他们都有着各自的底牌,比如说神通以及法宝一类的东西。
此刻,司徒雄风突然运转大日神功,令众人看的心神摇曳,纷纷忍不住发出惊叹。
然而,陈玄罡却并没有因此而放缓自己进攻的节奏,依旧擎着掌不管不顾的往前冲,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他携带浩瀚元气波动的绵掌,终于印在了大日神功所构筑的一面透明气墙上。
下一刻,众人只感觉耳畔炸响一道惊雷。
“轰隆!”
两人极招相撞,战场中飞沙走石。
看着不远处毫发无损的司徒雄风,陈玄罡眼底的疯狂愈发浓郁,嘴里笑吟吟的说着:“神功果然名不虚传,可想让我望而却步,却也不是那么容易!”
说罢,他从怀里取出一方木盒。
木盒也不知道是何材质,通体漆黑如墨,似乎能过吸收所有的光线,让人根本就看不出清楚上面的纹路。
这时,陈玄罡猛地打开手里的锦盒。
紧接着,一根闪烁着异样光芒的银针从中激射而出。
看着那快速朝着透明气墙刺去的银针,陈璇刚玩味不已道:“司徒兄,今日便看看是你的大日神功防御坚固,还是我陈家暴雨梨花针,是否无坚不摧!”
暴雨梨花针,乃是陈家所掌握的至宝,同样也是神兵榜榜上有名的宝物,排名甚至还在独孤家的玄铁神枪之上。
据说,此阵乃是取自碧波潭内的万年寒冰所铸,即便是最坚固的物体,它也能够轻易破之!
今日这一战,格外的引人注目。
先是司徒雄风施展家族绝学大日神功,将陈玄罡的绵掌阻挡在外,以保自身不损。
而陈玄罡这次也是有备而来,祭出了家族至宝暴雨梨花针,打算用这无往不利的神器,去破掉司徒家号称能够阻挡一切攻击手段的大日神功。
就在众人无比期待之际,暴雨梨花阵终于是射在了大日神功构筑的气墙上。
紧接着,它居然轻而易举的就穿透了进去。
大日神功虽然坚固异常,可暴雨梨花针却能够以点破面,轻松的就突破了那层又元气铸造而成的护体罡气。
突破之后,银针的速度没有丝毫受阻,依旧以一种奇快无比的速度射向司徒雄风的肩头。
可千万被小看那么一枚银针,陈玄罡为了一招制敌,绝对提前在梨花针上灌注了恐怖的元气,若是被头皮而过,即便是司徒雄风这等地仙九重巅峰高手,也一样会出现受伤的情况。
念及于此,陈玄罡畅快不已的笑了起来。
“嘿嘿,司徒兄,你这次看来是大意了啊!”
话音刚落,他耳畔却传来对方轻描淡写的回应声。
“是么?”
“嗯!?”
陈玄罡一愣,随即一动不动的打量着被金色辉光覆盖着的对手,眼中闪过一抹茫然之色。
作为雍城内最为杰出的年轻一辈,那些一流家族的公子哥没少被人拿来比较。
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司徒雄风依旧是除开四大世家传人之外的家族第一人,地位谁也无法撼动。
陈玄罡从小心高气傲,他自然是不愿屈于人下,所以这些年跟独孤漠北一样,时长对司徒雄风发其挑战。
即便如此,他却也从来没有赢过对方一次。
原本,陈玄罡现在即将召开的盛大比赛上,为自己好好证明,可没想到青岗山却是异变突起,从而将他的计划提前,因此提前准备好了家族至宝暴雨梨花针。
但眼下手段频出,他赫然发现对方仍旧面不改色。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陈玄罡不明所以之际,司徒雄风猛地抬起一条胳膊,随即探手朝虚空一抓。
随着他的动作,之前正在飞速前进的暴雨梨花针速度突然变得缓慢了下来,接着超司徒雄风的手中飘去。
就这样,陈家无上之上,竟然落在了司徒雄风手里。
见状,陈玄罡不禁目眦欲裂:“这怎么可能?”
司徒雄风闻言,淡淡开口:“陈兄,这么多年以来,你自信的毛病居然没有一点点的转变,妄想用家族至宝赢我一场,到头来不过是痴人说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