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蜀漢之莊稼漢 txt-第1054章 關將軍的小心思熱推

蜀漢之莊稼漢
小說推薦蜀漢之莊稼漢蜀汉之庄稼汉
“糜郎君说了,眼下魏贼朝野动荡,君臣不和,正是离间之良机,故仍是打算留魏国,以图后计。”
冯君侯一听到妇人这么说,顿时就是微怒:
“胡闹!曹叡都死了,还需要他离间谁?曹叡东巡,司马懿领兵退守洛阳,这个时候的洛阳,定是混乱不堪。”
“若是他借机脱身而走,他人未必会在意和起疑心,没想到他竟是浪费大好良机。”
这些年来,虽然糜照没有送出太多的情报,但大汉的细作能在洛阳如鱼得水,多是拜其建立起来的渠道。
曹叡比历史上提前死亡,与糜照通过各种渠道送出去的各类新奇玩意,有着不小的关系。
而糜照又借着曹叡藏在深宫里的天女之口,挑拨曹叡与司马懿的关系。
关中一战前,曹叡下令司马懿运长安铜人和承露盘至洛阳,更是提前消耗了关中的人力和物力。
再配合大汉在外部巧妙施加压力,逼得魏国提前十数年产生分裂危机。
作为一个潜伏者,糜照已经做得够好了。
可是……
“太贪心了!”
冯君侯又是有些不悦地说了一句。
以魏国现在的局势来看,除非司马懿真能大义凛然,敢为了大局而放下兵权。
否则后面魏国必然会形成洛阳与许昌两个权力中心。
但司马懿能有这样的格局?
嘴炮至尊
一个完整的魏国都挡不住大汉。
更别说已经失去一半土地和人口,仅能保持表面统一,实际已经分裂的魏国。
而且曹叡一死,糜照一直以来所经营的清河公主和天女两条线,就失去了最大的作用。
所以糜照留在魏国,已经没有太大的必要了。
冯君侯来回走了几步,然后坐到椅子上,手指头轻轻地敲着桌案,沉吟了好一会。
现在汉魏两国边境哨卡林立,想要派人去通知糜照立刻从魏国脱身,那就太冒险了,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所以只能是先把这个事情暂且放下。
夜 天子 演員
只是他自己没有亲自回来,却还要冒险派人回来,只为送曹叡已死的消息,未必有些蹊跷。
毕竟曹叡病死的消息,肯定是瞒不住天下的。
自己这边最多晚一些得到消息,并不算太打紧的事情。
想到这里,冯君侯这才看向仍是一直站立的妇人:
“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从来没有派过女子往魏国当细作,你叫什么名字?是如何与糜郎君联系上的?”
虽然早就有猜想,但听到冯君侯亲口承认糜十一郎是他所派,妇人眼睛仍不禁微微瞪大了些。
想起糜十一郎那些手段,还有那些连魏国皇帝都没有见过的东西,皆有可能是出自此人之手。
更别说曹叡、司马懿、清河公主等人,都被此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妇人心里就突然冒出一个句话来:深谋远虑冯鬼王,果然名不虚传!
虽然有过想要尝试一下在洛阳时的手段,但感受到冯鬼王那有如实质,想要探视自己内心的目光。
在祭典上也不想被小瞧的滑川同學
妇人稍稍挣扎了一下,终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回君侯,妾本是华神医门下弟子吴医工药童,自小就跟随吴医工,故随了吴姓,得赐名芍药。”
“后流落寿春,嫁作农妇,曾以药汤在乡里治病,村野愚夫愚妇以为神,故被魏国伪帝召入宫里……”
话未说完,冯君侯就打断了她的话:“你就是那个被曹叡供养于宫里的天女?”
妇人微微一滞,神态有些不太自然:“正是。”
在曹叡那里,自称天女,那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
但不知怎么的,在这个正宗山门子弟的冯君侯面前,她却是觉得有些心虚。
冯君侯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个似乎看不出真实年龄的妇人。
“糜郎君曾传回过你的消息,我亦曾问过华佗门下其他弟子,华佗门下弟子,确实有一个叫吴普的。”
“但华佗已是死了三十年,若你乃是吴普当年的药童,现在少说也是年过四十,可我看你容貌,恐怕连三十都没到。”
“如此看来,我焉知你不是像骗曹叡那般,拿些装神弄鬼的东西来骗我?”
天女眼角微微一跳。
她忽然觉得,这个男人有些讨厌。
一点礼貌也没有,居然直接道破了自己的真实年纪,难道他不知道什么叫委婉吗?
“回君侯,妾确实已年过四十,不过因为平日里养颜有术,故而看起来要比同龄年轻一些。”
“还真有四十啊?”冯君侯顿时更加感兴趣了,“那你平日里是怎么保养的?”
天女一呆:“保养?何谓何养?”
“就是如何养颜的?”
“妾在吴医工门下时,曾学过几个养颜药方,平日里再做些锻体动作,同时配合导气之术,可有常驻容颜之功。”
冯君侯闻言,问道:“可是五禽戏与漆叶青黏散?”
天女点头:“正是。”
冯君侯看到对方承认,脸色却是顿时一沉。
但见他突然一拍案桌,呵斥道:
“你撒谎!你莫是不知,吾麾下亦有华佗门人,五禽戏吾亦常用来锻体。”
“若说它有强身之功可也,但能使人容颜不老,却是不可能!”
“便是漆叶青黏散,华佗门人只言有益身长寿之效,从未言过能够养颜。”
说到这里,冯君侯紧紧盯着对方:
“你究竟是何人,还不从实招来!”
天女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冯鬼王一直就没有相信自己,他一直是在试探自己。
想起方才还和颜悦色,现在突然就翻了脸,她心里自然而然地冒出一句话:
巧言令色冯郎君,果然诚不欺我!
“冯君侯且听清楚了,妾方才所说的,是几个药方,而不仅仅是一个漆叶青黏散。这些药方,有内服,亦有外敷,内外兼用,方有奇效。”
冯君侯冷笑:
“李当之、樊阿、吴普三人,皆是华佗门下得意门生,岂有吴普知晓,而李当之与樊阿不知之理?”
在曹叡面前一向从容不迫的天女,此时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缓自己的语气:
“君侯,若是有些药方不是华神医门下所有呢?”
“什么意思?”
“君侯可知左慈?”
这一回轮到冯君侯吃惊了:
“你居然说自己认识左慈?那我更加不可能相信你了。”
来三国这么多年,冯君侯早已是融入了这个时代。
更别说从一开始,他就假冒山门子弟。
演戏要演全套,为了能演得逼真,他可是没少了解过这个时代的传说人物。
左慈是什么人?
那是和曹人妻谈笑风生十数年的人物,听说曹人妻还曾向他学习过房中术。
曹人妻为了验证左慈所授房中术,曾拿不少宫女婢女乃至娼妓做过试验,听说效果不错。
看在曹人妻二十多个儿子,加上几个女儿,一共三十多个儿女的份上,世人多是宁信其有,不信其无。
但左慈活跃的时候,眼前这个所谓的天女,怕是还没有出生。
等她长大,左慈早就成仙了——如果他在霍山炼成了九转丹的话。
“妾自然不认识左仙长,但妾手头的药方,却是左仙长流传下来的。”
“我不信!”
“君侯!”
天女看到冯某人这般模样,终于忍不住提高了声线:
“吴医工乃广陵人士,而左仙长则是庐江人士,两地相距不远,吴医工曾见过左仙长,难道是什么难以想象之事吗?”
“莫说是驻颜之术,就算是左仙长的房中术,妾亦有所涉猎。”
“妾在离开洛阳时,看到糜郎君略有体亏精虚,还曾给他传了房中专用的锻体之术。”
说到这里,天女又是冷笑一声:
“君侯莫以为妾不知,糜郎君送予妾的那些秘香秘密乃是虎狼之药?”
“若非妾有些许微末之技,以曹叡身体之弱,他恐怕还没用几次,就已经气阳虚脱而亡。”
噫!
你要早说这些话,我不早就明白了么?
阿梅制作出来的秘药和秘香,乃是南中夷族巫医祭师所用,冯君侯好歹也是亲身体验过的。
知道它们配合一起使用,不但能致幻,同时还有强烈的催·情作用。
他还一直在奇怪呢,明明早有消息说,曹叡的身体早些年就已经不太行了。
但据糜照传来的消息说,曹叡偏偏又极喜欢跑去跟眼前这位天女开趴体。
神奇的是,他如此放纵,居然没有得马上风。
原来是有人给他做了调养。
冯君侯又摸了摸下巴:
“很奇怪啊,你明明知道那是虎狼之药,也知道糜郎君没安好心,却没有揭发他,还一边给曹叡用药,一边又帮他调养身体,不觉得矛盾么?”
“不矛盾。”天女没好气道,“因为曹叡好色,非常好色!而且那个时候,他经常心情不好,需要一些强烈的刺激来放松心情。”
说到这里,天女瞟了一眼冯君侯。
曹叡的恶劣心情,有很多时候就是因为冯鬼王引起的。
她甚至有数次听到曹叡说梦话,欲打杀了冯贼……
可见某些人有多么招人恨。
“所以我需要那些秘药来栓住他,但又不能让他因为用了那些药而出事,否则我亦逃不了干系。”
“再说了,那个时候,我与大汉是各取所需,自然不可能完全按大汉的意思行事。”
这么一解释,倒也算合理。
冯君侯再问:“只是,为何你甘愿放弃在魏国的地位来到大汉?”
“若妾再不逃,恐就要陪曹叡赴黄壤矣!曹叡这两年来,已经数次要求妾给他治病,皆被妾糊弄了过去。”
“此次他病重,若是我再推脱,他定会起了疑心,此人最是性急,一旦觉察到不对,妾性命难保。”
“妾设法入宫是为了享人间富贵,可不是为了送命。”
冯君侯失笑:“你倒是坦诚。”
天女坦然道:“在君侯面前,不敢有所欺瞒。”
“在我这里,可没有你想要的人间富贵。”
“无妨,妾听闻,在君侯这里,但有一技之长,即便是妇人,亦可有立身之地。妾不才,自认对医术还是有些心得的。”
看着对面这个女子,冯君侯的眉头轻挑了一下。
对方身上的自信与独立,或许在汉中的妇人身上很是常见。
越巂、凉州等地,也越来越多的妇人有这种特质。
但这是大汉境内纺织业的兴盛带动起来的。
因为妇人进入纺织工坊,就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经济实力。
经济决定上层建筑,这句适用于整个人类社会——不仅是体现在国家上,还会体现在家庭地位上。
软饭硬吃的某些人除外。
而这个天女与那些妇人可不是同一类人,身上居然也有这种特质,倒是有些有趣。
想到这里,冯君侯微微笑了一下:
“你有这种想法,很不错,现在我是真的希望,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你从洛阳出逃过来,这一路上想必也是劳累,我先让人带你下去休息,后面自会有人安排你的去处。”
吴芍药敛袄:“谢过君侯。”
一直守在门口的关将军,看着吴芍药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地走到冯君侯身边:
“阿郎觉得,此女的话有几分可信?”
“应该绝大部分是真的吧。”冯君侯看向关将军,“至少她所说的话,与我们所掌握的情况都能对应起来。”
“而且医术这种东西,不是临时学几天就能学会的,需要下苦功夫。”
“更别说她所学的医术,还是华佗一脉。我们验证不出来,难道樊阿和李当之他们还看不出来?”
“所以如果她是魏国派来的奸细,绝不可能会选这种身份过来潜伏。”
关将军听了冯君侯这番话,缓缓地点了点头,然后又问道:
“那阿郎准备怎么安排她?”
“先把她安排到女卫营吧,如果她的医术确实过关,同时还能通过暗夜营的审核,以后就让她留在女卫营。”
“女卫营那边,早就应该有专职的女医工了,不然有些事情不太方便。”
南乡医学院里的女医工不是没有,但大部分都是走妇幼保健的路线,外科类的很少。
如果吴芍药的到来,能弥补这个空白,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
“好,那我亲自去安排。”
关将军点头。
女卫营可是负责保护府上女眷的,这一点上来说,怎么谨慎都不为过。
冯君侯也没有多想:
“辛苦细君了。”
刚被安顿下来的吴芍药,看着被简单分成外间和里间的小屋子,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无论是谁,被迫从富丽堂皇的皇宫里逃出来,沦落到住这种逼仄的地方,都是会有心理落差的。
只是在冯君侯这等正宗山门弟子面前,自己的那些微末之技,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想要在这里寻得真正的立足之地,哪里有嘴上说得那般容易啊!
就在吴芍药心里有些忐忑自己的前途时,忽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她连忙把自己的思绪收了回来,定神看向门口,发现一个挺拔超逸的年青将军正站在那里。
“原来是关将军,可是有什么吩咐?”
此人可是冯君侯的亲信,不可怠慢了。
关将军略一点头,缓步走了进来。
吴芍药一怔。
然后关将军的下一个动作,更是让她猛然瞪大了眼。
但见关将军转过身,把屋门关上,屋内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关……关将军,这是何意?”
吴芍药的声音里带着一丝颤抖,也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
这么刺激的吗?
这关将军看起来俊朗无双,没想到竟是好这一口?
自己才刚刚从冯君侯那里离开呢,对方居然一刻也等不及,迫不及待地跟了过来。
暴君,别过来 牧野蔷薇
方才还想着怎么在这里立足,现在机会是不是来了?
关将军虽然看不清关将军脸上的神情,但看着对方不断地逼近,吴芍药的呼吸开始加重,心里变得复杂无比:我要不要假意反抗一下呢?
忽然,关将军在她面前停下了脚步,声音冷漠地问道:
“你方才在君侯面前说过,你有驻颜之术,可是实话?”
“啊?”
吴芍药抬起头,好一会没回过神来,就这?
关将军等了半天,没有听到对方回答,有些不耐烦加重了语气:“回答我,是不是实话?”
“是……是的。”
“交出来!”
“啊?”
“还有房中术,房中专用的锻体术,全部交出来。”
“啊?!”
原来竟是个苗而不秀,秀而不实的家伙!
可惜了这一副好皮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