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嘉佑嬉事 愛下-第二百七十五章 樂氏稱帝(2)熱推

嘉佑嬉事
小說推薦嘉佑嬉事嘉佑嬉事
镐京东南一万两千里,大湖之滨,是为乐州。
当然,十九年前,乐州还不叫乐州。
但是自从乐氏成了太后,乐武成了大将军,乐氏阖族成了大胤顶级的外戚贵门之后,这里就成了乐州,而乐州城,也逐渐演变成了周边六州的核心。
乐州,有着畸形的繁华。
在镐京,很多东西都沿袭规制,遵守各种礼法规仪,达官贵人的府邸占地多少,门户朝哪边开,什么地方该建造什么东西,大街上的军用驰道、官用驰道、民用驰道和日常百姓出行街道的划分等等,都有严苛的规定。
甚至,在武胤坊和鲲鹏坊,还有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四大坊,连青楼的数量都被严格的限制。
而乐州嘛……
乐州城核心位置,一座高达十八层的酒楼‘天人居’的三楼,卢仚坐在靠窗的一张大桌旁,一脸呆萌的看着外面的大街。
就他视野所及之处,短短三里长的大街两侧,有九家青楼、八家赌场、四座大浴场……
大街上人来人往,人头汹涌,人头的密度起码是镐京城的三倍以上,很多地方马车和行人拥挤在一起,相互叫骂咆哮,堵得一塌糊涂。
大白天的,青楼都开门营业,好些姑娘在门前搭建的高台上蹦蹦跳跳,嬉笑打闹,不经意间就流露出了万种风情、千丈春光。
于是,好些大白天就精血上头的汉子,无论是公子少爷,还是贩夫走卒,就拥挤在一起,朝着高台上的姑娘笑骂叫嚣,越发弄得整条大街乌烟瘴气,拥堵不堪。
刚刚进城的卢仚还没看尽这条街道的风土人情,路边的高楼顶上,几名大白天穿着灰色夜行衣,脸上蒙着面纱的汉子已经犹如跳蚤一样蹦跳着飞掠而过。
大街上,一群体型颇有乐武风范,一个个肚皮溜圆,奔跑的时候胸口、肚皮上的肥肉乱颤的捕头,拎着各色刀剑,气喘吁吁的在大街上跟着狂奔。
一边跑,这些捕头一边声嘶力竭的尖叫着:“抓贼,抓贼啊……抓飞贼啊……一个一千贯,一千贯啊……明码悬赏,这次,我们不吃回扣!”
卢仚的脸剧烈的抽搐着。
这话,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了?
‘这次不吃回扣’?
也就是说,以前帮乐州城的官府衙门抓人,赏金还是要被克扣一层的喽?
‘咣当’一声巨响,天人居斜对面的一座‘醉涟漪’酒楼,顶楼的窗子被轰碎,七八条魁梧身影窜了出来,挥动着兵器朝着前面蹦跳飞逃的人影追了上去。
一边追,这几条魁梧人影还在大吼:“官爷,这次不吃回扣啊……说好喽!”
前面奔跑的汉子武道修为很是不错,步伐轻盈,速度很快,踩在屋瓦上也是轻盈如跳蚤,一片瓦片都没踏破。
而后面这群见义勇为的江湖人士,他们的战力如何不清楚。
但是他们的轻身提纵的法门嘛……卢仚看得极其之尴尬,实在是犹如一群狗熊在屋顶上蹦跶,所过之处,一脚踏碎一大片屋瓦,引得沿街各色店铺的老板齐声破口大骂。
“长见识了!”卢仚夹了一条鸡腿,塞给了蹲在身边的大黄。
他又夹了一颗卤蛋,顺手塞进袖子里,翠蛇张开嘴,麻溜的一口将卤蛋吞了下去。
蹲在桌子上的兔狲很不客气的,一爪子抓起了一块汤汁淋漓的白水炖肥牛肉,三口两口的吃得无比欢快。
早就吃饱喝足的大鹦鹉趴在窗框上,看着那群追追打打的汉子,突然冷笑了一声:“一群傻鸟。”
除了体积过于庞大,动作过于迟缓的鳄龟留在了镐京镇宅,卢仚身边的五位大爷,这次带出来了四位。
都是水月禅林的朗月禅师给的好差事,让他近距离的观察‘天外邪魔’!
这差事,怎么说呢?
卢仚摸了摸自己的面颊,‘呵呵’一笑。
差事不怎么样,但是好处真心不坏——如今卢仚的模样,分明是一条身高一丈,身形魁梧,长得豪气外溢的虬髯大汉。
乡间轻曲 醛石
这是朗月禅师赠送的一颗‘梦幻泡影珠’的神奇功效,这颗宝珠炼化后,就自然和卢仚身体相合,可以随着他的心意,变幻外形,遮掩气息,称得上是妙用无穷。
大吃大喝了一顿,等到兔狲都撑得趴在桌子上懒得动弹了,卢仚这才朝站在一旁,时不时朝他瞅一眼的小二招了招手。
小二急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看了看蹲在卢仚身边,却几乎和寻常人一般高的大黄,又是恭敬,又是惧怕的朝卢仚行了一礼:“爷,有什么吩咐?”
卢仚掏出一个小银锭子丢给了小二:“这是,赏你的……看你这提心吊胆的模样,大黄它,不咬人!”
卢仚轻轻拍了拍大黄的脑袋,大黄一低头,吐了一块舔得溜光的骨头出来。
小二很是尴尬的笑着:“是小的不对……也是爷的这头神兽,端的品相非凡,乐州城好些公子来我们天人居,也有带着心爱宠物的……只是,小的见识浅,真没见过这般魁梧高大的!”
大黄转过头,很人性化的朝小二点了点头。
唔,夸奖爷魁梧高大、英俊非凡,可见你这小二,是个有眼力的。
卢仚笑着,摆了摆手,丢开这些闲话,他轻咳了一声:“小二,我想问问,我想在乐州置办一些产业,啧,也不知道,哪里才是最好的地段?”
这小二都是地里鬼,一听卢仚打探这个,又刚刚拿了卢仚赏钱,顿时兴致就上来了。
他‘啪啪啪’的,就将乐州城各处地段的优劣特点,一五一十的向卢仚描述了一遍。
卢仚听得认真,小二所说,他全都记在了心里。
实在是,这乐州城,乃至周边六个被乐家全盘掌控的州,大胤朝堂算是完全失控。
六个州,包括下辖的所有郡、府、县、镇、村等等,一个守宫监的秘谍都没有,一处守宫监的据点都无,卢仚想要打探消息,都找不到门路。
乐氏做了十九年太后,乐武做了十九年大将军,这乐州城,包括周边的六个州,所有朝廷方面的力量,早就被清洗得干干净净。
胤垣和鱼长乐,又怎会冒着触怒太后和大将军的风险,在这六州之地安插耳目?
所以,这里就是一片空白。
卢仚被支派来了这里,也只能向这些市井小鬼来打探消息了。
小二说得痛快。
这乐州城,整个城池都极其繁华,坊市之间,也没有明显的上下之分,无论你走到哪里,所见的,都是极度的富贵风流、极度的享乐奢靡。
但是硬要说最好的地段,毫无疑问,越是靠近乐府的坊市,地价就越贵,住户的层级就越高。
御史大夫 小说
尤其是乐州城的城主府,即乐氏在乐州的权力中心,以及城主府后面的乐府,还有乐府东面依托‘清平山’、‘清平湖’而建的‘清平乐苑’,那周边的‘清平坊’,就是乐州城最富贵的地段。
大批乐氏族人,以及乐州的文武官员,乐氏的姻亲家族等,都居住在那一块。
“但是呢,爷,不要怪小的多嘴。”小二眨巴眨巴眼睛,压低了声音:“那清平坊,除非您有乐氏的关系,否则……乐州城这么大,哪里不是好地段?您就没必要往那边凑!”
卢仚好奇的看着小二:“哦?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小二就笑了笑,不吭声了。
任怨 小说
卢仚掏出了一个小金锭子,在小二面前晃了晃。
小二也只是摇头,向后退了两步:“乐州城大得很,到处都是好地段。您是外来的,想要置办产业啊,什么‘浣纱坊’、‘拜月坊’、‘沉鱼坊’,尽是一等一的好地段。无论是宅子还是铺子,或者其他的产业,应有尽有。”
“小的多嘴了,看您气度不凡,想来也是有见识的人物……您,自个斟酌就是!”
小二这里正说着,外面,突然有‘咣咣’的铜锣声传来。
卢仚回头望了一眼,就看到几个身穿红衣的衙役,抬着一面三尺直径的大铜锣招摇过市,一边走,一边用力的敲击着铜锣。
“奉大将军令,清平坊城主府,发榜招贤啦!”
“但凡有一技之长者,只要愿意效忠大将军的,尽可去揭榜应征。”
“奉大将军令,清平坊城主府,发榜招贤啦!”
“诸位英雄好汉,四方豪杰,有见识的贤达俊彦,清平坊城主府,发榜招贤哪!”
这一队儿衙役刚刚过去没多久,后面就有一队顶盔束甲的士兵,押着两架木板车慢悠悠的行了过来。
木板车上,一颗颗人头血淋淋的极其刺眼。
大街上,行人纷纷避让,一个个惊恐莫名的看着那些堆得整整齐齐的人头。
“这是怎么了?”有人在人群中询问。
“嚇,大将军,杀奸臣了呗!”有人高声的回应。
“奸臣?哪里来的奸臣?”马上有人接话。
“镐京来的奸臣呗……天子无道,昏庸,想要盘剥我们乐州百姓,派了一群贪赃枉法的混账,来我们乐州折腾,想要鱼肉百姓呢。”
“幸好我们乐州有大将军坐镇……大将军一怒之下,直接下令将那昏君派来的奸臣统统斩杀,啧啧……”
卢仚看着那些人头,默然不语。
胤熇派来的,清算、盘点乐氏六州领地的官员,全完了!
卢仚从镐京出发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血神老人救出乐武,带着他们返回乐州,胤熇派出的这些官的下场不会很好。
但是没想到,乐武下手这么绝,直接斩尽杀绝,还将人头拿来游街示众!
“清平坊啊,好地段啊!”卢仚‘呵’的笑了一声,将一大块金子丢在了酒桌上,背着手慢悠悠的往楼下走去。
大黄、兔狲一溜烟的跟上。
大鹦鹉则是一拍翅膀,‘唰’的一下直冲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