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貧僧不想當影帝 愛下-第582章 許式卡點法鑒賞

貧僧不想當影帝
小說推薦貧僧不想當影帝贫僧不想当影帝
正如刁艳红所想,许臻这段戏在刻意压戏。
在表演过程中,其中一方的气场太过强大,导致对方忘词、失声、情绪失控,类似这样的情况就叫做压戏。
所以,刚刚刁艳红接不上词、转不过情绪,这就是字面意义上的被“压戏”了。
不过当然,许臻压戏不是为了跟刁艳红争锋,而出于角色和剧情的需要。
许臻饰演的沈世河是个高位截瘫的残疾人,天生的身体残疾导致他的性情偏激易怒,极其强势,即便是正常聊天也经常会说出让人下不来台的话,像是一个时刻处于自我保护状态的刺猬。
更何况,这段戏是东东的母亲与他的首次交锋,双方吵得越凶,剧情的张力才越大,观众们对后续二人争夺东东监护权的期待感才越强烈。
许臻刚才这段戏的节奏把控非常讲究。
他看上去一直在打断对方的话头,但实际上并没有。
双方都在原原本本地按照事先商量好的台词对戏,一个字也没有改。
但许臻每次开口,都刚好卡了在对方这句话将念完、未念完的一刹那,节奏卡得死死的;
再加强势的气场、一句高过一句的愤怒情绪、以及越来越快的语速,几方叠加之下,就给对方带来了巨大的压迫感。
许臻为这场戏准备了很长时间,刚刚表演的状态也非常好。
刁艳红没接住,导致这场戏半途而废,说实话他稍微有一点点失望。
不尽兴。
但在失望之余,他忽然又反应过来了一件事:被压戏,是很正常的事情,即便是影帝影后也有可能在准备不够充分的时候被人压戏。
前辈演员在他眼中的光环,像是瞬间黯淡了许多。
这就像是小时候,小孩子总感觉大人什么都懂、什么都会,什么事都能处理好;然而在某一瞬间,从前的那个“小孩子”会蓦然发现:
原来“大人”,也只是普通人。
邪王追妻:爆寵狂妃
“大人”也不是万能的。
自己只要努力,就能做到那些“大人”们做不到的事,在某个领域里达到极致,让所有人对自己俯首称臣。
这一刻,许臻感觉自己像是隐隐打开了一道无形的枷锁,一股自信的力量油然而生。
我是一个演员!
面对任何人,我都没有必要畏惧,可以堂堂正正地说一句:
我懂表演!
……
两人这段戏演崩了之后,刁艳红平复了一下情绪,倒也爽快,直截了当地笑道:“小许这段的处理特别棒。”
“是我没接住,怪我。”
许臻笑笑,也不跟她客气,立即与她复盘了一下这段戏的情绪。
“刁老师,我讲讲我的理解……”
他从轮椅的侧边带里拿出了剧本来,一翻就翻到了这场戏的位置,指着两人刚才断掉的段落,道:“这场戏是东东妈妈的第一次正式出场,所以剧本在这个地方,其实是暗藏着对‘东东妈妈’的人设的。”
刁艳红闻言一愣,问道:“怎么说?”
许臻耐心地道:“首先,东东妈妈当年遗弃了自己的儿子,这件事无论怎么说都是理亏的。”
“刚刚的那个情形,面对沈世河的层层诘问,正常人都会羞愧得无地自容,会心疼自己的儿子,会痛哭流涕,所以刁老师刚才的反应很正常。”
“但是东东妈妈却没有。”
他伸手点着剧本上的台词,道:“她反倒是恼羞成怒了。”
“因为在她的心里,她也是受害者,她被生活所迫,被逼无奈才弃养了儿子,这件事从本质上来说是社会的错,是这该死的命运的错。”
“她之所以想争回儿子的监护权,也不是因为看儿子正在受苦、她心疼,而是想治愈自己的心理创伤。”
“沈世河拿这件事戳她的脊梁骨,她最核心的情绪不是对儿子的愧疚,而是羞恼,她感觉下不来台,她气愤于沈世河骂得这么狠,觉得对方不够体贴善良,所以才会以牙还牙地骂回去。”
许臻对刁艳红道:“能有这种反应的,绝对不是一个心思柔善的人。”
“所以刁老师如果想把这个情绪演到位,首先得明白她的这个思维逻辑才行。”
刁艳红:“……”
她听完许臻的这段剖析,忽然沉默了。
嗯……小许说得很有道理,确实如此……
自己的确是没好好花心思去琢磨,再加上受“某些人”的误导,没把这个角色吃透。
这样想着,刁艳红扭过头去,斜眯着眼看了一眼正在场边看戏的徐瀚。
呵呵,徐瀚老贼……当初没给剧本的时候,就睁着一双牛眼跟我说,东东妈妈是个犯了错误、良心发现的母亲,外柔内刚,坚强善良,人物性格很有层次……
我就知道……
我就知道这老贼这么欢迎我来演这个角色,绝对没安好心!
不远处,徐瀚留意到刁艳红这双斜瞥着他的丹凤眼,心头忽然一凉。
哎……?
刁艳红这个眼神,可以可以,“反派角色”的感觉有了啊!
……
戏都已经接了,而且还是自己上赶着主动接的,刁艳红这会儿再说什么也没用,只能是板着一张脸继续跟许臻讨论人物设定,力争把这个“反派”演好。
刁艳红聊了一会儿,忍不住摇摇头,道:“这段戏我之前有点想岔了。”
“要不是被小许逼出本能反应,我都没想明白东东妈妈是个什么样的人。”
说着,她转头跟场边的导演道:“吴导,麻烦把这段戏押后吧,等我回去好好琢磨琢磨,写写小传再来演。”
一品农门女
“我这几天先演跟东东的对手戏。”
导演吴岩点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
而一旁的许臻听到这话,则低下头去,在轮椅的侧边袋里翻了翻,反手掏出一份文件来,道:“刁老师,我之前写了一份东东妈妈的小传,但是写得比较粗糙,你回头可以参考一下。”
刁艳红:……?!
修真聊天群
她愕然接过这份文件,翻了翻,发现这份文件是正反面打印,小四号字,密密麻麻八页纸。
……这叫粗糙?
而且话说回来,这熊孩子为啥要写我的小传?!!
是料到了我懒、不会写这玩意儿吗?
她既错愕又惊讶地朝许臻那个侧边袋望了望,道:“你这里面装的都是啥?”
这话一出,场边围观的众人顿时笑出了声,弄得刁艳红一脸懵逼。
许臻眨眨眼,歪着身子从两边各拽出厚厚一沓文件来,摊在两人面前的茶几上,憨憨笑道:“就,各种资料,有备无患。”
刁艳红低头翻了翻,越翻越懵。
寒門嬌寵:悠閒小農女
这都啥玩意儿??
《沈世河小传(东东视角)》、《沈世河小传(徐妈妈视角)》、《徐东小传(主观视角)》、《徐东小传(客观视角)》、《游泳教练俞静娴小传(客观视角)》、《社会保障局王科长小传(主观视角)》、《游泳俱乐部经理A小传(主观视角)》……
刁艳红:“……”
服了!
各种意义上的服了!
她本以为许臻刚才能把徐妈妈的台词背得烂熟,已经很变态了,没想到他居然还有两口袋的变态!
刁艳红呆愣半晌,指着茶几上的这些文件,道:“这些我能复印一份吗?我回去刺激一下我家那个懒蛋儿子!”
许臻翻了翻,道:“可以,没问题。”
“别印这个了,不全,回头我让人把全套的电子版给您发过去。”
刁艳红:“……”
这一堆居然只是一部分!
大侄子你震撼我一年你知道吗!!
……
两人简单商议之后,还是把这段戏给从头到尾排练了一遍。
自从刁艳红终于承认了徐妈妈是个反派角色,她表演的质感像是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升。
无论是自我感动式的“鳄鱼眼泪”,还是反唇相讥时的理直气壮,都演得惟妙惟肖,让人恨得咬牙切齿。
不仅如此,刁艳红试着还从许臻那里“偷师”了节奏卡点法,双方开口的时间点都异常刁钻,导致这段戏的紧张气氛进一步升级。
“沈世河我告诉你,东东我是一定会带走的!”
两人谈崩之后,刁艳红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怒道:“你不同意,那咱们就法庭上见!”
说罢,她将沙发上的照片、出生医学证明等物品一股脑地塞进包里,转身便走。
许臻坐在轮椅上,剧烈地喘息着。
直到对方即将走出门口的一刹那,他才忽然吼道:“你这种贱人有什么资格当东东的监护人!”
“就凭我是他妈!”刁艳红这句话,直接卡在了对方说出最后一个字的瞬间。
高分贝的尖锐嗓音,直接将许臻刚刚那句话的余音吞得丁点不剩。
场边,徐瀚、以及导演吴岩等人只觉眼前一亮,忍不住在心下默默叫了声“好”。
漂亮的卡点!
老刁还是有点本事啊,学以致用的速度够快!
这时候,只见刁艳红站在门口,眼眶通红,狠狠盯着许臻的背影,哽咽道:“血浓于水,我再怎么下贱也比你这个废人强!”
“我告诉你,沈世河,你别妄想……”
然而她这话还未说完,始终瑟缩地站在一旁的徐浩宇却忽然走上前来,一把将她推向了门外。
“你出去!”
徐浩宇的脸上带着怒容,叫道:“你走,你出去!”
瞧见这一幕,一旁的徐瀚不禁挑了挑眉。
呀,我儿子可以啊!
学会卡节奏了!
他抱臂而立,下意识地点了点头。
可以可以,非常可以!
虽然吞了老刁几个字,但是在这个位置打断也没问题,情绪已经到位了!
嗯,果然是跟什么人学什么样,小许是真的很会教人啊!
徐瀚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喜色,为儿子的悟性而感到由衷的欣喜。
……
这一刻,片场中的刁艳红被徐浩宇提前打断,则不禁愣了一下。
不过,她的经验何其丰富,不过是少说了几个字而已,很快便就着这个情绪继续演了下去。
徐妈妈跟别人争自己的儿子,亲生儿子反倒站到了对方那边,刚刚嚣张的气焰像是瞬间被人泼了一盆冷水。
刁艳红仰头看着眼前的徐浩宇,伸手抓着他的胳膊,既委屈、又苦涩,哀声道:“东东,是妈妈……”
说话间,她的泪水再次溢出了眼眶,呜咽道:“是妈妈呀,东东……”
但徐浩宇却丝毫也没有被她的眼泪所感动,板着脸,仰头看着斜上方的天花板,再次卡着时间点把她往前一推,叫道:“你出去!”
场边的徐瀚激动了。
刚刚的这一幕,徐浩宇演得相当到位!
无论是情绪、神态,还是出手的时机,都恰到好处。
自家傻儿子在这段戏里虽然没说两句话,但他被夹在刁艳红和许臻之间,却一点也不尴尬,反倒在一些细节上还可圈可点。
巨大的进步啊!
徐瀚正激动着,却听“哎呦”地一声惊叫,只见——身高一米五的刁艳红被一米九的徐浩宇这么使劲一推,没站稳,直接摔了个屁蹲。
徐瀚:“……”
特么老子的皮带,在哪里!
……
几人将明天要拍的戏认真演练了好几遍,包括灯光、摄影、走位等等,全部排练妥当之后,才终于散场。
临走前,刁艳红从许臻那儿借了纸笔,飞快地记下了一些要点,打算晚上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务必要在正式拍摄的时候把这段戏演好,努力扳回一城。
她心下略微有一点点不爽。
不甘心!
个小崽子,老娘还演不过你了?看我明天怎么给你好好上一课!
刁艳红正在奋笔疾书,忽然瞧见许臻走向了自己不远处的一个胖子,似乎正笑着跟他聊着什么。
她见许臻如此重视这个陌生人,下意识地多看了一眼。
这是哪路人马?资方代表?还是哪个自己不认识的圈内新秀?
刁艳红正猜测着,一阵夜风吹过,凑巧将对方的声音清晰地带到了她的耳中。
只听那胖子道:“刚才那个凶巴巴的大妈很厉害啊!明明很正常的台词,却念得婊里婊气,这反派演得绝了,简直本色出演!”
刁艳红:……?
短短一句话,她只觉胸中像是被人点燃了一捆二踢脚,“砰”地就炸了。
这时候,只听许臻道:“不是,这个角色就是这么设定的,刁老师是演得好才会给你这种感觉。”
那胖子道:“是啊,我也是说她演得好呢!”
“哎,大众真的是深受烂剧荼毒,这大妈这么会演戏,演技差不多都能赶上许总了,居然都没什么名气!华夏有多少好演员被埋没了啊!”
刁艳红:“……”
被埋没?
没名气?
演技差不多都能赶上许臻了?!
——泥马老娘我纵横演艺圈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个村口撒尿和泥巴呢!
我特么左手一只金鸡、右手一朵金玉兰,双剑合璧把你打出屎来你信不信?!
你死定了小子,你死定了!!

精华玄幻小說 貧僧不想當影帝 線上看-第531章 凡爾賽大賞展示

貧僧不想當影帝
小說推薦貧僧不想當影帝贫僧不想当影帝
事实证明,邓布利多并不是许臻这段配音的最后一个角色。
片刻后,画面中又出现了第八个角色:海格。
三分多钟的配音,许臻共节选了电影中的三个片段,涉及到了影片中的八个主要角色。
这三个片段本来是节目组提供给他备选的。
许臻原本还想着低调点、只配一段即可。
但这时为谋求晋级,他索性不低调了,直接跟节目组沟通——把这三段一勺烩了吧!
由于自身嗓音条件的限制,八个角色,他并不是所有角色都能配到完美。
但许臻敢说,其中任何一个的还原度都至少在90%以上。
把一两个角色模仿好,这就只是普通配音达人的水平;但要是能把每一个都模仿得对味,这带给观众的震撼,可就成几何级数飙升了。
“是在放原声吧?不要拿原声来骗我啊!”
观众席上,无数观众忍不住惊呼连连,求证般地向四下问道:“冷面老师配的是哪个角色?哪个是他配的?”
“我的天,全是一个人吗?!”
“啊我的多比!多比是一个自由的精灵啊!这一波回忆杀!”
“斯内普教授啊啊啊,这个简直了,我赌两包辣条,这个绝对是原声!!”
“我不信,除非你站到我眼前来配!我要亲眼看见声音从你的嗓子里出来!”
“啊啊啊啊我控制不住我的膝盖,它自己往下跪!!!”
“为什么没法发弹幕?我想把‘卧槽’打在大屏幕上!”
“……”
……
一段声演结束,演播大厅里的喧哗声经久不息。
小農民大明星 在鄉下
这些观众们可能也看过一些配音达人秀,但从来没见过有人秀成这样。
奶爸的逍遙人生
这几乎是凭一己之力把《哈利波特》给连锅端了!
而且每一个都配得特色鲜明、闭着眼睛都能听出来是哪个角色。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们明明早就知道了许臻的选择,但此时亲耳听完,依旧感觉自己被炸得外酥里嫩。
主持人扭头看着“冷面杀手”的剪影,明知道这个剪影后面坐着的是一个小字辈的年轻人,但他的眼中却不由自主地带上了几分敬意,诚恳地道:“‘冷面’老师,请你告诉我们一下,刚才这个片段里都有哪些角色是由你来配的?”
许臻瘫坐在沙发上,优哉游哉地道:“所有。”
主持人故作惊讶地道:“所有?这一共是多少角色?”
他按照人物的出场顺序依次数了一遍,道:“哈利,多比,斯内普,伏地魔……”
“八个!”
主持人伸手比划着“八”,满脸震撼地道:“刚刚,‘冷面’老师的这段配音作品里居然涉及到了八个角色!”
“这开创了《声声入耳》这档节目单次最多角色配音的记录了!”
“而且每一个的质量都相当之高!”
“啪啪啪啪!!!”
这话一出,现场的观众们立即对他报以了热烈的掌声。
大屏幕上,“冷面杀手”面对满场的掌声,既没有故作谦虚、也没有傲慢得意,而是懒洋洋地冲观众席拱了拱手,惹得众人一阵发笑。
片刻后,等掌声平息下来,主持人继续问道:“‘冷面’老师,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模仿声音的技巧吗?”
“你是怎么做到把每个角色都模仿得这么像的?”
录音室里,“冷面杀手”许臻拿着话筒,语气平淡地道:“抬举了,其实不是每一个都特别像,主要是在角色选择上投机取巧了。”
“因为我选的这些角色,彼此之间的区别非常大,所以难度比较低。”
而主持人听到这番话,却呆了一呆,半晌才道:“‘冷面’老师,我不太懂你刚才这句话里的因果逻辑。”
“为什么区别大,所以难度低?”
“正常来说,应该是跨度越大越难吧?”
“非也,非也,”大屏幕上的剪影伸出一根手指来摇了摇,道,“正因为区别大,所以,我其实不需要学的那么像,你们就能很轻易地分辨出谁是谁。”
他说着,从旁边的茶几上举起了一个杯子,道:“这就好比是,桌子上有三个杯子,里面装的分别是可乐,果汁,和牛奶,你闭着眼睛喝一口,立马就能分辨出哪个是哪个。”
“但是,如果杯子里装的是三种不同品牌的可乐呢?这个想要区分就很难了。”
“配音的道理也是一样的。”
主持人:“……”
他哽住了片刻,才道:“听你说的好像有些道理,但我还是感觉很难。”
不过好在,“冷面杀手”说完这番话之后,紧接着又认真讲解了一下配音方面的技巧。
模仿声音,需要从口音、咬字、送气、发音位置等几个方向去模仿。
比方说邓布利多校长,他的发音部位比较靠后,需要找准那个声带摩擦的位置;
比方说,分院帽的声音非常厚,那么在送气上就要厚一些,丹田发音,引起胸腔的共鸣;
再比方说,每个角色都有着自己鲜明的性格特征,有些人着急,有些人粗暴,有些人小心翼翼,有些人傲慢无礼。
“我喜欢‘声演’这个词,”许臻坐在沙发上,神态轻松地道,“因为配音也是表演的重要组成部分。”
“它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技术性工作,演员在配音的时候,是需要为角色注入灵魂的。”
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将叠放的双腿换了个位置,道:“比方说‘冷面杀手’的灵魂,就是平时的时候慵懒颓废,但到了关键时刻……”
说话间,他深吸一口气,忽然毫无征兆地拔高了音调,厉声叫道:“一击必杀!”
“唔……”
观众们被他突如其来的气场变化震惊到了,平复片刻后,只觉心头一阵酸爽,忍不住大声叫好。
众人就着这个话题简单聊了一阵,由于许臻给出的仿音技巧干货满满、十分实用,就连猜评团的成员都听得津津有味,没有急着去猜测他的身份。
我本廢柴
这会儿,对于“冷面杀手”,众人已经在心中勾勒出了一个大致的轮廓:
中年帅叔,气度雍容,学识渊博,跟柳永青和徐瀚都有交情,是个实力超群但声名不显的前辈演员。
片刻后,主持人道:“那么这一轮的配音至此便结束了,马上要开始我们第二轮的投票环节。”
萬裏晴川
“你最喜欢哪个声音?请拿起手边的……”
主持人正说着,却听一个声音打断道:“等一下!”
大屏幕上,李明远的剪影握着话筒,极其无奈地道:“还有我呢!我还没配呢!”
主持人:“……”
完球!
咋还有人呢!
话说……这一轮都已经配了10个角色了,居然还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