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天天中獎》-第279章 停車整頓展示

天天中獎
小說推薦天天中獎天天中奖
田野策划的节目很降智,一群弱智加脑残嘻嘻哈哈的逗乐子,当年二十岁的时候,看这种节目感觉很喜乐开怀,可到了三十岁,再看这种节目就有点受不了。
现在更受不了。
孙倩也客串了节目,在里面扮演了一个高冷御姐角色。
别说,虽然节目挺降智,但这角色选的确实不烂。
孙倩这女人端庄起来确实是女神中的女神,再说原本就是阔太太,虽然如今落魄,但有些东西早就养成了,甚至都不用演,只要找回当年的孙倩,就能扮好这个角色。
节目排练了半个多小时。
孙倩偶尔会看向台下的观众席。
江帆坐在前排,和身边的田野有说有笑,目光很平静。
田野一直在观察他脸色,虽然江帆掩饰的比较好,没表露出喜恶,但偶尔看到一些脑残的桥断时还是会忍不住皱眉,田野看在眼里,心里就忐忑起来。
这节目他也不喜欢,不要说七零后,八零后都不看这节目。
但没办法,九零后的小年轻喜欢啊!
原以为江老板就算和其他九零后不一样,但也不会反感这类节目。
现在看来,却是想岔了。
江老板显然不太喜欢这类节目。
田野心里就有点儿打鼓,可别被一刀给砍了。
好在江帆没有毙掉,虽然排练结束后离开时只给了‘有点思意’的四字评价,但没直接毙掉就是好事,田野总算把一颗悬着的心给放回了肚里。
大老板还是比较开明的。
就算不喜欢,但没确掉就是好事。
江帆今天没叫司机,自己开车过来的,而且开的还不是他自己的车,开着曹光前几天才刚买的特斯拉来的,车不大,但停车方便。被一大堆人送到楼下,刚坐进驾驶室,手机嘀嗒一声,微信又有新消息,打开看了下,竟然是孙倩发的:能搭个顺风车吗?
这个……
搭车到是可以。
江帆扭头吩咐窗外:“去叫一下孙倩,我跟她一路,问一下她走不走!”
田野答应一声,不用他吩咐,旁边的艺人经纪部负责人已经飞奔而去。
没等多久,孙倩快步跑过来,跟田野等人打声招呼,上了副驾驶。
双子传媒的一干管理层眼神有异,到不是怀疑江老板跟这女人有一腿。
而是心里告诫自己,这女人最好不要招惹。
都知道这女人是大老板旧识,听说在四季花园时是邻居,只是毕竟耳听为虚,现在亲眼看到这女人搭老板的顺风车,瞬间坐实了传闻,立刻划到了另类行列。
车窗升起,特斯拉很快驶离。
江帆扭头瞥了一眼,说:“你那个角色扮的挺不错。”
孙倩幽幽地道:“都是生活所迫,对我来说可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
江帆说道:“现在不也挺好的吗?”
孙倩叹了口气:“如果还有别的选择,谁愿意抛头露面,可没办法,男人靠不住,我只能自己养自己,还得感谢你,今年公司给的资源挺多,收入还不错。”
江帆否认:“那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不用谢我。”
孙倩呵呵两声,问:“去我那坐会?”
江帆思考了下,摇摇头:“算了,改天再说!”
孙倩幽幽叹息:“嫌我脏?”
江帆扭头瞅了两眼,这女人今天穿的挺正经,满满的成熟御姐范,和之前的性感撩人又是一种不同的风格,同样有致命诱惑,说:“嫌你生过孩子!”
孙倩:“……”
真想跳窗而走。
也太伤自尊了。
老娘就算生过孩子,也比那些没发育全的小姑娘强。
什么眼神。
要不是车还在行驶,孙倩真想下车走人。
要不是还要靠抖音吃饭,孙倩真想糊他一脸花露水。
一路无话。
到了世纪公园东门,孙倩就主动下车了。
江帆开车回家,跟两个小秘视了一会频,也睡觉了。
次日上午。
江帆去了一趟区里,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
刚在办公桌后坐下,齐亮进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大红请柬。
江帆瞧见,随口问了句:“齐总和廖老师要喜结连理了?”
齐亮笑着点头,道:“都三十六了,不能再拖了,再拖就老了。”
江帆有点意外,却不怎么惊讶,也笑了:“行啊,这可是好事,定到啥时候了?”
齐亮坐到对面,将请柬放桌子上,说道“定在教师节,江总没安排吧?”
江帆拍拍椅子扶手,说:“回头问下秘书吧,有安排也得推掉,得喝你的喜酒。”
齐亮心里就挺愉快,坐了一会留下请柬起身走了。
江帆心里琢磨,都快奔四的人了,再不结婚就真老了。
还有个杨甲琛,比齐亮还大一岁,不知道老杨打算什么时候娶婆娘。
车子房子都有,也不知道拖着不结婚干嘛呢!
琢磨一阵,叫秘书进来问了一下行程,教师节当天的计划全部取消。
张婷一一应下,刚刚齐亮也给她送了个请柬,没想到刚上班就得随分子。
还是给高管随分子,还不知道随多少才合适。
回头得打听下,多了心疼,少了不行,真是头疼。
下午上班,跟办公室的秘书们打听了一下随分子钱的事情,结果又听到一个关于蓝海资本的消息。
蓝海资本一直十分低调,虽然都在一个屋檐之下,但跟抖音科技没什么业务往来,可随着两边人员的私下接触,一些消息才慢慢的流传开来。
毕竟都在一起,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接触是不可能的。
张婷来了一个多月,只知道B栋的蓝海资本也是老板控制的一家公司,但具体干什么的却不清楚,直到最近才听到个消息,蓝海资本是一家金融类投资公司。
不就是私募资本嘛!
张婷也曾是金融从业者,第一反应是觉的不可思议。
玩资本的,怎么会来搞互联网。
这实在让人想不通。
行业也存在鄙视链,不管世人再怎么诟病万恶的资本家,也不能否认资本是处于这个鄙视链最顶端的事实,好多巨头企业发展到最后,也不可避免的进入了资本市场。
互联网虽然很吸引眼球,但这个新兴行业只是表面光鲜。
有实力运作资本的,谁会冒着巨大的风险跑来搞互联网。
毕竟创业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每年死掉的互联网公司不知有多少。
可江老板不但搞了,而且还搞的风声水起。
所以张婷觉的有点不可思议。
而更不可思议的是,听说蓝海资本的规模超百亿,以前竟然从来没听说过。
上百亿的私幕资本,即使算不上行业巨头,即使再怎么低调,也不可能低调到让一个金融从业者没听过的地步,所以张婷很好奇,蓝海资本竟究在运作什么业务。
晚上下班回家,陈育峰今天来的挺早,正在做饭。
张婷洗了把脸,去厨房帮忙,聊了几句问:“老公,你知道蓝海资本吗?”
陈育峰道:“不知道,干嘛的?”
张婷哦了一声,说:“听说是专门做二级市场的,就在我们旁边的楼上办公,是我们老板控制的一家私募资本,我听公司的同事说规模上百亿了,以前竟然没听说过。”
陈育峰也惊讶:“上百亿的私募资本规模不小了,怎么会没听过?”
张婷说道:“所以我也挺纳闷,听说蓝海资本的人不多,跟我们公司没业务往来,平时也不怎么接触,不过听说那边的员工收入挺高,基本上人人有车,而且还都是BBA。”
陈育峰心思动了下,问:“蓝海资本在国内跟哪家券商合作?”
张婷说道:“不是太清楚,回头我问问吧!”
陈育峰挺上心:“我都没听过,肯定不是跟我们公司合作的,上百亿的规模,每年的交易量得有多大,亲爱的你真是我的福星,可得帮我拉个客户。”
张婷却不乐观:“你别高兴的太早,这种事我说不上话。”
圖靈命道
陈育峰点点头:“不急,你才过去没多久,慢慢来,以后总有机会。”
张婷嗯了一声,道:“我下周五要去京城出差!”
陈育峰愣了下:“还是跟你们老板?”
张婷点头:“那个锤子手机被我们老板给收了,以后估计要经常去京城。”
陈育峰哦了声,这才回从深城回来没几天,就又要出差,心里多少有点不太舒服,强忍着没表现出来,说:“这事我好像听过,但没怎么关注,没想到收购锤子的是你们老板。”
张婷说道:“我们老板还准备搞系统和芯片的研发,最近又在……”
本来想说最近又在东管准备收购一个代工厂,那厂子规模不小,少说得三十个亿,可话到嘴边又反应过来,搞芯片和系统没啥好保密的,好多手机厂商都喊过口号。
但收购代工厂这种事不能随便乱说,那家拟收购的代工厂是某上市公司的子公司,目前还在谈判之中,并没有尘埃落定,这要是走漏了消息,乐子就大了。
上市公司甩卖资产,这是什么节奏?
泄漏这种消息,是要担法律责任的。
所以还是不说为好,特别男友又是金融从业人员,就更要注意。
否则万一泄漏消息,那责任可不是自己能承担的起的。
到不是不相信男友,而是以防万一,所以还是不说好。
陈育峰问:“最近又在什么?”
张婷说道:“也没什么,一个不太确定的消息,就不说了。”
陈育峰哦了声,就没再追问。
只是心里有了病根,睡觉的时候还在戳江老板的小人。
年纪轻轻有手有脚,出个差还要带秘书,特么的没人伺候会死人啊!
这些万恶的资本家,太不是东西了!
可只要一想到女友的老板比自己和女友还要小,陈育峰就深受打击。
觉也睡不着了。
还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转眼到了周末。
不知从何时起,江帆的概念里已经没了节假日,对他来说,不想去公司坐班,哪天都是周末,只要不偷懒,周末的时间也属于自己,总有事情在等他。
上午应酬。
下午应酬。
晚上还有应酬。
江帆不想去了,去找贾明亮吃饭。
到了店里,惊讶发现竟然关门停业了。
店里还亮着灯,但门却从里面锁上了。
江帆那个纳闷,站在门口给贾明亮打电话:“老贾哪呢?”
贾明亮有气无力的:“店里呢!”
江帆问道:“咋了,怎么关门停业了?”
贾明亮很惊讶:“你过来了吗?”
江帆嗯了一声:“就在你们店门口呢!”
“你等等!”
贾明亮说了声,江帆就听到蹬蹬蹬跑下楼的声音。
接着电话挂了,海悦天府的门从里边打开,贾明亮钻了出来。
“啥情况?”
江帆惊讶的不得了:“好好的怎么就关门了?”
贾明亮道:“进来说吧!”
江帆点了点头,跟着他钻了进去。
店里空荡荡的,二十多个店员坐了几桌一边吃饭一边闲聊,沈莹莹也在吃饭,只是有点没精打彩,闷闷不乐的,脸上全是忧愁和不开心。
贾明亮领着江帆到桌前坐下,问:“你来吃饭?”
江帆嗯了一声,问:“到底啥情况?”
贾明亮却没说,先让大师傅去弄几个菜,等沈莹莹过来给江帆泡了杯茶,才叹着气说了原委:“最近有几个混蛋经常过来吃饭,每次来都会调笑莹莹两句,平时我也就忍了,可前几天那几个王八蛋实在有点过分,我就说了句不太好听的,结果第二天就有人来检查,然后挑了一堆毛病,直接给下了暂停营业整改的通知!”
“还有这种事?”
江帆那个惊讶,忍不住瞥了眼坐在一边,一脸郁闷的沈莹莹。
心想老话都说红颜祸水,说的还真没错。
不过老贾也太深不住气,沈莹莹虽然挺漂亮,但还不至于让人明目张胆横刀夺爱,最多有些比较下作的品花花两句,但干这一行的,有时候该忍就得忍。
老贾这也算是为自己的冲冠一怒付出了代价。
沈莹莹一脸不开心:“那几个人太讨厌了。”
江帆心想这也不怪老贾冲冠一怒,谁都有年轻的时候。
换了自己,多半也会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