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txt-第1133章:長孫家要自污展示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苑鸳这丫头对李承乾,那是真的好到了没话说。
每每李承乾出现危险时,她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在李承乾身边,并且保护他的安全。
而且对此她从来都不思回报。
李承乾也知道,自己对她有那么些许的恩情。
可这么长时间过来了,饶是有多大的恩情都应该还完了吧?
但她却还如此拼命,对待自己依旧还是这般。
李承乾直看着眼前的苑鸳道:“你这傻丫头,怎么就好似没长脑子一样?”
“难道你就不知道,我的身份早已今非昔比,无需你在替我拼命了么?”
听闻这话,苑鸳抿了抿嘴,随即别过头道:“我也不是为你拼命,就是碰巧遇见了,路见不平而已。”
“好一个路见不平。”
李承乾摇头叹息道:“我之前是见过路见不平,把自己给整受伤的人,但我却也是第一次看见,路见不平差点把自己给整死了的人。”
“你这小丫头啊,该让我怎么说你才好?”
“或者说,非得让我把你绑起来,养在家里,你才甘心?”
闻言,苑鸳撇了撇嘴道:“你也得能绑得住……”
“嘿,你咋听人说话,听不出来侧重点呢?”
李承乾翻了个白眼说道:“我是在说你这丫头,做事的时候不计后果,总是用自己的性命去搏,难道你就不知道自己的命有多珍贵吗?”
“饶是你不想要你的命,我还希望你能多活几天呢。”
“最起码,你能陪我喝酒不是?”
李承乾轻叹口气,随即道:“行了,你好好休息吧。”
“我已经让小初子帮你收拾出来了一间空房,以后你就住东宫,暂时那也不要去了。”
说完,李承乾也不管苑鸳是个什么模样,迈步就往外走。
而望着这家伙离去的背影,苑鸳抿了抿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这家伙些什么好。
是应该说他大男子主义,总是想掌控别人呢?
还是应该说他,对自己是真的好,甚至不惜让外界说他品行不端也要留下自己呢?
不过苑鸳倒也没有多想。
而且她这一次也的确是做出了一个一反常态的事情。
那就是,她真的留下来了,真的留在了东宫。
而对此,李承乾那也是十分的高兴。
毕竟这家伙,终于算是飞累了,也终于算是有些想要安定的意思了。
……
竖日。
朝堂之上。
李世民直听着各地的奏报,而李承乾则是站在堂下怔怔出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李世民固然发现了他的不对劲,但却也没有主动开口问。
也就在李世民听完了各地奏报,想着要不要将那个浑浑噩噩几乎要睡着的家伙给叫醒时。
忽而一名大臣站了出来。
他直朝着李世民道:“臣有事要奏。”
闻言,李世民愣了愣,随即摆手道:“道来!”
那人直满面冷意的说道:“臣参尚书右仆射长孙无忌,品行不端,纵容家眷,侵占民田,害死人命。”
听见这话,议论声亦是铺天盖地的传来。
我的天哪,有人参奏长孙无忌?
而且还是参奏他品行不端?
这也着实让人够惊讶的。
Code Geass 反骨的无惨
要知道,长孙无忌屹立朝堂多年,基本是没有被人参奏过。
除了那次因为世家跟着李承乾吃了瓜落,怕是就只有这次了。
而听见这话,李世民也眯起了双眸。
他直看着出言那大臣道:“凡事可是要讲证据的。”
“臣,自是有证据。”
那大臣伸手入袖口,随后抽出一叠信封,道:“这上面都是受害人的供词,上面所陈述之事,足以证明长孙大人的品行不端。”
听闻这话,李世民亦是紧锁起了双眉。
他直看了眼长孙无忌,发现这家伙竟然没有要出言辩驳的意思。
一时间,李世民也是有些奇怪。
今天这朝堂上,怎么处处都透出着一股诡异的味道呢?
不过当下,李世民还是让周公公将那叠信纸接了过来。
待到李世民看完了信纸之后,那脸色亦是变得如彩虹一般精彩。
从开始的面露狐疑,到满面阴沉,最后又是满脸的愤怒。
最后一张信纸,他干脆都没看完,便猛地一拍桌案,怒喝道:“长孙无忌!”
听闻李世民的呼唤,长孙无忌也是立马双膝跪地:“臣在……”
李世民直将那些个信纸一股脑的甩向长孙无忌,怒道:“对于这上面记载的林林总总,你打算作何解释?”
相比于李世民的愤怒,长孙无忌的表现倒也算是平静。
他直将那些个信纸一一的罗列起来,然后又一一查探过去,随即朝着李世民拱手道:“对此……臣,无话可说。”
因为他自己都知道,那上面记载的东西无一不是真的。
而见到这般景象,李世民亦是重重的沉了口气。
他当下也总算是明白,长孙无忌那日为何会对自己说那番话了。
搞了半天,原来是长孙家出了蛀虫,但是他却不好处理,而是想要自己替他处理啊。
这家伙,竟然把自己当枪使……
一时间,李世民也是真的有些恼了长孙无忌。
“传旨,暂免长孙无忌尚书右仆射官职,回家思过!”
“臣,领旨谢恩……”
“命,大理寺即刻调查长孙家,贪没民田,害死人命一事。”
说着,李世民直看向那出来参奏长孙无忌的大臣,道:“此事就由你来主审。”
“臣,遵旨。”
那人也是没有半点迟疑。
李世民直沉了口气,道:“诸位爱卿,朕今日有些累了,退朝吧。”
说完,李世民直站起身来朝着后宫的方向走去。
见状,在场的大臣们也是赶忙躬身施礼:“臣等,恭送陛下。”
走出朝堂。
李承乾故意放慢脚步与长孙无忌并肩而行。
“舅舅。”
“就算是家族里面出了几个败类,也没必要这般损害自己的利益吧?”
李承乾看了眼长孙无忌道:“毕竟,被罢黜官职,又查封家族,着实是有损声望啊。”
“事实虽如此。”
“但长孙家的确需要被敲打敲打了。”
长孙无忌也看向李承乾,道:“难道,不是吗?”
听见这话,李承乾不由愣了一下。
紧接着,他看向长孙无忌的眼神当中满满的都是无奈:“舅舅啊,您跟谁学不好,为何偏要跟您这不争气的外甥学???”
他当下也是能看得出来。
长孙无忌的这版操作,不是为别的。
除了为了铲除长孙家的那些个败类之外,全都是为了自污……

優秀都市异能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1076章:不得不防熱推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这就是李承乾的自信。
任你展现出多大的野心,我也依旧对你浑然不惧。
因为,我有信心将你捧到云端,就有那个实力将你踩进泥地里。
而曳莽自然能听得懂这话。
此刻,他也只能苦笑道:“殿下的气度,果然不凡啊。”
“这不叫气度不凡。”
“顶多,就是自信到了自负的地步吧。”
李承乾看了曳莽一眼,道:“现在,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我说的话了。”
“如若你真有那个野心,有那个胆量的话。”
“我也愿意给你支持,让你去争取你自己应得的。”
闻言,曳莽直看了李承乾一眼,随即道:“难道,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怕,我会反你?”
“哈哈。”
李承乾仰面笑了一声,随即抬手指着曳莽道:“我喜欢你,尤其喜欢你这个坦诚的个性。”
“有什么说什么。”
“甚至还敢把野心暴露给我看。”
“而支持你这样的人,确实是很危险啊。”
李承乾又低头笑道:“可换而言之,你这样的人才配做我的盟友。”
话说到这,李承乾顿了顿,方才抬头看向曳莽:“曳莽,你说我说的对吗?”
“殿下说的自然是对。”
曳莽微微一笑,道:“只不过,我也想知道,殿下想用什么方式支持我?”
“武器,物资,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李承乾直言不讳道:“甚至,在有需要的时候,我可以领兵进入薛延陀帮助你,你觉得如何?”
如此优厚的条件,那已经是相当不错了,尤其是对于曳莽这样的人来说。
他在薛延陀,那可真是无依无靠的。
不仅薛延陀朝堂上的那些人不待见他,王室的人更不待见他,甚至连他自己的手下也对他的意见很大。
可是曳莽却没有点头,反而还摇头道:“殿下能帮得了我一时,但却帮不了我一世。”
“所以有些事情,我还是想亲力亲为。”
“但当下,若是殿下真的愿意帮助我的话,我还真就有一事相求。”
曳莽直看向李承乾道:“只要殿下能答应我这件事,什么都好说。”
“哦?”
李承乾笑了。
“我也是真没想到,在这种时候你竟然能跟我讲条件。”
我是惡役千金 報個仇不是理所當然嗎
毕竟,李承乾给予对方的条件已经很优渥了。
足以让对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可这家伙竟然还会跟自己谈条件。
不过,李承乾倒也挺好奇,他想要的是什么。
随即,李承乾直开口问道:“既如此,你就说说,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想要殿下的一个兄弟。”
说着话,曳莽直抬手指向了罗定安道:“这位将军,我要带回薛延陀去!”
“他?”
李承乾看了眼罗定安,眼中写满了疑惑:“你要他干嘛?”
“我听说过。”
“殿下的手底下有一支百战之师。”
“队伍的人数虽然不是很多,但却极其精锐,甚至说是以一当百都不为过。”
“我想,哪支队伍应该就是这位将军统领的队伍了。”
曳莽直看着李承乾道:“所以,我想让他去仆骨部帮我训练我的手下,用于与拔灼抗衡……”
闻言,李承乾愣了愣。
随后,他也是仰面大笑出声。
连带着,他身后的罗定安也笑了。
乾字营可不是罗定安训练出来的,那是李承乾训练出来的。
而罗定安本人,充其量就是起到个统帅的作用。
不过,李承乾自然也不会说那些。
他直朝着曳莽道:“可以,但是要有个时间限制。”
“他只能去待一个月,至于你的手下能从他哪里学多少东西,那都全看你自己的造化。”
“而且……”
李承乾眯了眯眼道:“你确定,你的手下都跟你同心同德么?”
之前他可就听说过,曳莽手下的人对他的意见很大,甚至还搞出过叛乱的事端。
而如今,曳莽可是要带着这些人与他的大哥作对,搞不好是要跟整个薛延陀作对。
李承乾是真有些担心,他手底下的那些人,在他还没有准备充分的时候就把他给卖了。
可听闻这话时,曳莽却只轻笑一声。
“早前便听说过,大唐的太子品行不端,长安城多有怨言。”
“甚至之前有传闻说,大唐上一次的叛乱,就是与太子殿下有关。”
曳莽直看着李承乾道:“但殿下手底下的兄弟,不还是唯您马首是瞻吗?”
闻言,李承乾一愣。
他看着曳莽良久之后,才开口道:“行,行啊,你小子果然是个聪明人……”
曳莽的话,其实并不难理解。
无外乎说的就是你李承乾的名声那么差,甚至因为你都闹出过大唐境内两道一同叛乱的事情。
可你李承乾不还是太子,你李承乾的手底下不还是有一帮兄弟追随于您?
当然,这也只是表面意思。
内里的则是他在说,李承乾的名声不好,并不是因为他本人的问题,而是他自己故意为之的。
换而言之,曳莽的名声不好,也是他自己故意为之。
李承乾缓缓站起身,直将手中的弓递到了曳莽的面前。
他道:“我不会在这里待太久,所以我希望你也别让我等太久。”
曳莽也缓缓站起身来。
他接过了李承乾手中的弓道:“殿下放心便好,待您离开之日,你必将能看见成果。”
“好。”
李承乾直看向一旁的罗定安道:“罗定安!”
“末将在!”
罗定安插手出列。
李承乾道:“随着小可汗一起去仆骨部,这一个月内你都归他调遣。”
闻言,罗定安虽然很想拒绝。
但李承乾的命令都下达了,而且还有外人在场,他自然是不能胡乱开口搏李承乾的颜面。
故而,他直插手道:“末将遵命……”
话落,李承乾又看向箫锐,道:“箫锐,送客!”
“是。”
箫锐迈步上前,对着曳莽伸手道:“小可汗,请!”
曳莽则是面朝李承乾施了一礼,道:“臣下,拜别太子殿下。”
紧接着,曳莽便起身,领着罗定安,跟着箫锐一同走向营寨之外。
望着这些个家伙离去的背影,段瓒走到了李承乾的身旁。
他直朝李承乾道:“殿下,这人怕是不可信吧?”
“当然不可信。”
李承乾慢悠悠的说道:“可当下,他是我们能利用的人。”
“旁的不说,他回了薛延陀之后,势必是要与拔灼开战。”
“一旦薛延陀内部出现对立,自然而然是没谁会将目光放在南方了。”
“如此一来,我大唐的北境就安稳了。”
说到这,李承乾忽而眯了眯眼睛,道:“不过你说的也对,有些事情也不得不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