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武命 txt-第二百四十五章 傳言猛於虎分享

諸天武命
小說推薦諸天武命诸天武命
吴东挺无语的,没想到闲人这么多。
不过既然有人连直接喊话的方式都用出来了,那他就大发慈悲的‘顺应民意’好了。
很快,消失了差不多一个冬季的传言,又再次在中原腹地流传。
这一次,中招的又是佛门……
吴东放出的传言,这次就不是针对某个人和群体,而是直接针对武功而来。
佛门作为眼下的白道盟主,自然免不了受到一番评点。
吴东直言不讳表示,眼下的主流武道,虽说是以内功真气为主,实际上却是相当注重心灵境界的修为。
佛门在这上头,拥有极大的优势。
这才是佛门一流高手数量众多,而且超一流高手也不在少数的主要原因。
但佛门也有问题,那就是胡风太盛。
佛门本身不是中原教派,于南北朝最混乱的时候进来。
伴随一家家异族建立的国家,胡风浓郁的佛门受到了大力扶持,佛门跟着迅速崛起并且成为了整个中原,声势最为惊人的教派。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经历了‘二武灭佛’,但用不着很久就能彻底恢复过来,并且势力更上一层楼。
传言在这里,着重介绍了一番‘二武灭佛’的背景以及缘由,还有两位武号皇帝最后的下场。
果然不出所料,传言一出引起一片轩然大波。
这下,就是一些知道内情的世家豪强子弟,都忍不住参与了激烈的讨论之中。
“佛门还真是厉害啊,竟然逼得两位颇有作为的皇帝,不得不和他们抢夺人口以及财税!”
“嘿嘿,你们也不想想,若是大家都去当和尚了,那朝廷和官府还能找谁收税?”
“没钱,朝廷就得彻底崩溃!”
“朝廷要是崩溃了,皇帝还能有好?”
“可惜,这两位敢于灭佛的皇帝,不还是死得莫名其妙,下场也不怎么样么?”
“尤其是后面那位,要不是他灭佛提振了前朝的国力,怕是文帝想要搞出‘开皇之治’,可没那么容易!”
“你怎么不说,若非那位死得早,文帝根本就没有当皇帝的机会,大隋也就不复存在了!”
“嗯,我好想记得,文帝小时候好像就是在佛寺长大的?”
“丝,你不提醒的话,我还差点忘了这茬,文帝最后灭了前朝,莫非还有这桩因果存在?”
“……”
这一波传言,可把佛门高层惊得不轻。
若是被舆论坐实了某些事情,以后佛门还怎么得到皇家的信任?
该死的幕后宵小!
作为佛门代表,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慧恨得咬牙切齿。
她这才过了一个冬天的安生日子,结果刚到初春,那隐藏幕后的宵小又来这么一手,简直可恶。
只是,想要这样劲爆的传言消失,就算佛门全力出手都做不到。
也就在这时,陇右军事贵族集团的佼佼者,楚公杨素后人,礼部尚书杨玄感叛乱。
一时轰动天下,暂时性的将有关佛门的传言压制下去。
杨玄感叛乱虽然早在一干大势力的预料之中,只是谁都没有料到,陇右军事贵族集团推出来的竟然是这位。
那可是杨玄感,杨素的嫡系后代,陇右军事贵族集团的扛旗人物之一。
其名头之响亮,可比什么独孤盛,什么宇文化及要大得多了。
应该说,比起陇右军事贵族集团代表家族之一的杨家,所谓的四大门阀算个屁。
只是,将杨玄感这位扛旗人物推出来,这手笔是不是太大了点?
可不管如何,杨玄感叛乱,真的是把整个天下给惊住了。
主要就是,杨玄感乃是陇右军事贵族集团的代表人物之一,而杨广和这位其实出自一个家族不同支脉。
最关键的是,当初隋文帝杨坚能够推翻前朝,建立大隋,主要就是得到了陇右军事贵族集团的支持,才能办到。
也就是说,杨广能够坐稳皇帝宝座的最大支持力量,其实就是陇右军事贵族集团。
可现在看来,两家分道扬镳了。
这意味着什么,许多聪明人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大隋,要变天了!
接下来,就看杨广如何应对这次危机吧。
应对得好,自然一切好说,杨广的皇帝位置虽然受到了挑衅,却还不至于出现摇摇欲坠的状况。
可若是杨广应对失当,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准备开启新的天下争霸模式吧。
这些,本来都是一些大佬秘而不宣的心思。
只是,隐藏幕后的吴东,可不管这些是不是大佬们的默契,直接就将里头的门道,以传言的方式传开了。
这一下,整个天下都跟着震了一震!
凡是听过传言的存在,不管是高官显贵还是寻常百姓,又或者中底层将校以及官员,全都被震撼到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大隋才刚刚经历了开皇盛世,转眼竟然就到了快要改朝换代的时候。
这变化,未免也太过迅猛,太过突然了吧?
本来想要质疑传言内容的,只是吴东放出的传言有理有据,基本上都说到点子上。
只要对于大隋的情况稍有了解的存在,就知晓他说的都是事实。
可这,就更叫人心生不安了。
“你们说,传言里的内容,都是真的么?”
电鳗的美少女攻略
“我估摸着差不离,实在没想到,杨广这么能折腾,大隋眼看着就要到危急存亡关头了!”
“没这么夸张吧,大隋的实力那么强,杨广手里还掌握有百万大军呢,怎么可能说完蛋就完蛋的?”
“传言里不是说得很清楚么,杨广和陇右军事贵族集团闹翻了,失去了最大的支持力量!”
“而山,东士族,向来和关西军事贵族尿不到一个壶里!”
“杨广此时是两边不靠,正是最危险的时候!”
“当然了,正如传言所说那般,文帝给杨广留下了丰厚的遗产,只要运用得当还是能够化解危机的!”
“怕就怕,杨广这厮不过就是扶不起的阿斗不过表面光鲜,自己乱了方寸和阵脚!”
“怕是那些关西军事集团大佬,此时恨得咬牙切齿吧,但凡杨广听到了传言,就不会轻易胡乱折腾的!”
这些议论声音确实很有道理,只是架不住杨广真心会作啊。
也不知道究竟怎么回事,杨广知晓了杨玄感叛乱后,一下子变得惊慌失措起来。
根本就没有理会身边大将的劝阻,执意要尽快率领隋军主力,返回关内平定叛乱。
于是,刚刚和高句丽军队开打的隋军,顾不得其他直接匆匆撤退,结果又造成了人为的大崩溃。
高句丽军队只是稍稍用力,就将百万隋军主力打崩。
这样的结果传回中原,整个天下都懵逼了。
杨广这厮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外头的传言那么迅猛,难道他一点都没有听到?
都这么明显的提醒了,就差直接上手耳提面命,结果还是造成了百万隋军大崩溃的惨状。
绝大部分隋军将士,不是死在和高句丽人的拼杀中,而是被活活折腾饿死或者踩踏而死。
尽管杨广手里,还掌握着三十万左右的心腹隋军,可不管是谁都对其彻底失望了。
吴东闻讯,第一时间放出传言。
直斥杨广就是个废物点心,看来之前的所谓灭陈之功,就是杨素等大将的功劳,杨广白白占了大便宜。
真以为隋军将士都是大白菜,随随便便就能召集数量更多的啊?
滥用民力到了如此疯狂的地步,就是始皇帝都比不上吧。
不用说,杨广已经将大隋最后的希望都折腾没了。
除非他立即退位滚蛋,换上一位英明神武的主,不然大隋江山完蛋也就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样的可能性,算得上微乎其微。
接下来,就是四大门阀表演的时候了,若说最有希望取大隋而代之的,就是这四家。
当然,他们得度过杨广可能的疯狂打压再说。
“混蛋!”“可恶!”“王八蛋!”“疯子!”
这是四大门阀家主,听到传言之后的第一反应。
不过后来,他们干脆当做没有听闻过一般,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当然私底下的防备却是加深了好几个层次。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在整个天下,都因为杨广的骚操作,而变得动荡不安的时候,竟然有人暗地里模仿吴东的举措,放出了一跳相当劲爆的传言。
传言的内容十分简单,就是杨广指挥百万隋军准备围攻高句丽的时候,以慈航静斋为首的白道诸多高手,却是悄然出动将暗中保护杨广安全的阴葵派一干人等惊走。
吴东闻讯,立即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不得不对佛门的手段,道一声佩服。
难怪杨广在关键时刻惊慌失措乱了方寸,原来是身边最得力的护卫被逼走,本身的安全得不到保障,可能还受到了高句丽宗师强者的直接威胁,这才做出了那个看似荒唐的决策。
啧,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若真是如此的话,吴东就得好好给佛门上一上眼药了,尼玛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点,竟然来了这么一下阴狠的,吴东想想都感觉不寒而栗……

精品言情小說 諸天武命-第二百二十章 投名狀和自強推薦

諸天武命
小說推薦諸天武命诸天武命
“你还想怎样,杀个血流成河不成?”
徐世绩白眼一翻,没好气道:“省省吧,眼下这样不好么?”
说着,将缴获物资账册递给单雄信,好笑道:“你看看,按照你的方式,能缴获到这么多物资钱粮么?”
单雄信有些讪讪然,接过账册随手翻了几页,忍不住惊呼出声:“缴获这么多?”
“现在知晓,吴东头领的厉害了吧!”
徐世绩慢慢收敛脸上笑意,郑重其事道:“以后,仗就要这么打,才算大胜!”
单雄信闻言满脸黑线,心道说得好听,他也得有吴东头领的神力再说啊。
只是,两人的好心情,被接下来吴东的骚操作,给弄得七上八下好不震惊。
打下一个规模不小的庄园,接下来如何彻底掌控,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不是派兵驻守弹压,就能解决某些麻烦的。
吴东此时,也已经习惯了世家豪强的惊人影响力,不去除干净以后庄园难有安稳日子。
想想就知晓,若是庄园原主人,某位地方上鼎鼎大名的地方豪强,振臂一呼又许下某些好处,庄园里此时乖顺的佃户和隐户,会不会陡然间反叛?
就算不是全部倒戈相向,起码也会有大半如此。
吴东要做的,就是彻底消弭这种可能。
好在,他在这方面还是很有经验的……
当徐世绩和单雄信拿着缴获账目,兴匆匆赶到吴东跟前时,被眼前发生的一幕幕给震撼到了。
只见庄园宽阔的场地,四周围满了人。
看他们的穿着和气色,明显都是庄园的佃户和隐户。
此时,一排穿着比较精细的管事,还有护卫跪在地上,身子瑟瑟发抖不敢抬头,像是害怕什么洪水猛兽般。
一位衣着破烂单薄的老汉,此时一脸狰狞指着其中一位管事破口大骂:“这个畜生,看我家女儿长得清秀,就上门硬抢!”
“我那可怜的闺女,被这个畜生硬生生折磨死,抢人的时候还将我大儿打成重伤,不久后也跟着去了!”
“你这个畜生,老汉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听到如此凄厉控诉,徐世绩和单雄信顿时红了眼睛,看向那瑟瑟发抖却作恶多端的管事,恨不得亲自上前了结了他。
只是接下来,一位位受到欺压,承授各种人祸的庄园佃户和隐户出面控诉,讲述的一桩桩一件件,无不是血泪史和残酷史。
周围佃户和隐户一个个情绪激愤,就跟即将爆发的火山般惊人。
徐世绩和单雄信听得目瞪口呆,心头又是怒火又是冰凉,感觉好不酸爽。
他们自认见多识广,也见识过人世间的丑恶。
豪門狂情:愛妻,不要跑
可此时,他们确实感觉自己刷新了人性之恶的烈度和疯狂。
之前,他们见到的所谓世道黑暗,在一干控诉的佃户和隐户的遭遇跟前,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管是佃户还是隐户,他们以及他们家人的生死,就掌握在跪成一排的管事和护卫手里。
这些管事和护卫,做贱人的手段那真是五花八门残酷又血腥。
说一句,在他们眼里人命如草介,一点都不为过。
甚至,只要庄园原主人家族不倒,这些管事和护卫的后人,依旧能够仗势欺人。
而庄园里的佃户和隐户,世世代代都将成为人下人,和家人的生死不由自己掌控的可怜虫。
单雄信毕竟是江湖豪侠出身,哪里听得了这些人间惨事?
若非吴东就在身边,怕是早就忍不住心头怒火,冲将出去将那些跪在地上,披着人皮的恶魔全部灭杀,才肯消了心头火气。
徐世绩想得更多,也观察得更加仔细。
很明显,眼前这一波绝对是吴东头领的手笔,就是不知道究竟为何如此?
成 大 瓊 華 月
这些悲声,甚至泣血控诉的佃户和隐户确实悲惨,直接挥刀杀了罪恶满满的管事和护卫就是,实在没必要多此一举。
可当他敏锐察觉周围的气氛不对,围观佃户和隐户,那一张张感同身受的狰狞面孔,还有眼中几乎喷涌而出的熊熊怒焰,不由心底一寒,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抓不住要点。
可接下来,吴东吩咐每一位控诉的佃户和隐户手里塞一把刀,任由他们满脸狰狞疯狂将那一排管事和护卫砍成肉糜的时候,心中顿时恍然大悟。
这是,让这些佃户和隐户,交投名状啊!
只是,看着那一群疯狂,甚至有些嘶歇底里的佃户和隐户,徐世绩说不出的心头一片阴冷。
天下 第 一 小說
似乎,吴东头领好像放出了一头洪荒猛兽,绝对不是自己眼下看起来这么简单。
可不管如何,这对瓦岗都是好事一件。
交了投名状,这些疯狂的佃户和隐户,以后就只能跟着吴东头领和瓦岗一起干了。
以他对世家豪强中人的了解,绝对不会宽恕这些佃户和隐户的。
一旦抓住,不是直接杀掉就是更加残酷的刑罚折磨致死。
而周围被调动情绪,同样上前狠狠拳打脚踢,发泄心中多年憋屈的佃户和隐户,也逃脱不了这样的命运。
狠,真是狠啊!
如此一来,这处新拿下的庄园,就全都是自己人了。
只要对这些佃户和隐户稍稍好一些,给他们一些甜头,那就是坚定的自己人了,以后管理起来轻松简单得多。
甚至为了家人和自己的身家性命,此时这些疯狂的佃户和隐户,绝对是吴东头领和瓦岗最坚定的支持者。
就算有瓦岗军队战败投降,他们都不可能轻易投诚的。
厉害啊……
徐世绩眼睛发亮,看向立于一旁的吴东,满满都是敬佩和说不清道不明的畏惧。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和他的猜测差不多。
一干狠狠发泄一通的佃户和隐户,在吴东的亲自主持下,按照家庭和人口直接分派了田地。
当然不是将田地无条件赠予,而是只给了这些佃户和隐户耕种权,每年按照规定上缴三成半的田地收成。
这事,顿时引来所有佃户和隐户一阵剧烈骚动,既而便是响彻云霄的欢呼雀跃。
吴东说得很明白,不可能白白给他们分田地的。
不过,若是他们自己还有余力的话,可以开垦无主荒地。开头三年不用缴纳任何收成,第四年就按照两成的收成缴纳税赋。
当然,给出了这么好的条件,瓦岗军也不是没有要求。
就是隶属于庄园的所有成员,都必须听从留守人马的安排。
农忙时耕种田地,农闲时期组织起来兴修水利,完善基础道路之类的活计,还有最重要的军事训练。不过都是由瓦岗军发放粮食或者银钱补贴,不会让他们像服官府劳役一般白白出粮出力。
这样的要求,自然得到了在场所有佃户和隐户的认可。
就是部分依附于庄园的自耕农,也都同意了这样的条件。只要吴东所部瓦岗军能够保护他们的田地和收成,给谁缴纳税赋都一样。
事情看似圆满,不过吴东一行依旧在这处新拿下的庄园,留下了足足半个月有余。
徐世绩和单雄信两人,不管心中是何想法,每天都屁颠屁颠跟在吴东身后,看他如何处理事务,顺便也帮忙做一些事情。
统计新拿下庄园的人口户籍,还有了解并且调整辖地村子的人员构成,然后就是兴建各种基础学堂。
对于在每一个村子,兴建基础学堂之事,徐世绩是不太赞同的,觉得没必要如此。
农户么,安安分分种地纳粮就好,没必要知道得太多。
“嘿,这些农户才是咱们瓦岗最坚定的支持者,也算得上咱们所部人马的根基所在了!”
吴东淡然开口,神色平静不起波澜:“他们的能力和实力提升了,瓦岗和咱们所部人马,才能迅猛提升战斗力!”
“可是如此行事,实在和主流不合,怕是会遭致非议的!”
徐世绩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始终认为世家豪强才是主流,只要得到他们的支持和认可,瓦岗实力膨胀不在话下。
“若是连这么点事情他们都看不过眼,那也管得太宽了吧?”
战国大召唤 小说
吴东倒是没有生气,而是郑而重之缓声道:“说那些还是太早了,眼下咱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提升瓦岗实力!”
说到这里,轻笑道:“不然的话,那些眼高于顶的世家豪强,怕是连眼角都不会留意咱们吧?”
徐世绩哑然,虽然觉得吴东的所作所为,好像还另藏深意,可他根本就看不出来,只得点头表示认同。
然后,他又听到了吴东在学堂开建时,跟一票参与建筑的农户青壮说的话。
“你们以往只能受欺负,甚至连反抗都做不到,那是因为你们不够强!”
“想要变强,或者说不让子孙后代再遭你们所受的罪,那就咬紧牙关让他们上学,不仅学习世家豪强子弟才能学的书本知识,还能学习拳脚武艺强身健体!”
“只要自身强大了,子孙后代也跟着强大了,以后就不用担心旁人能够抢走你们现在拥有的一切,道理很简单就看你们下不下得了决心了……”